【中翻】Would You Mind Closing The Bedroom Door?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作者:allyasavedtheday

原文链接➡️Would You Mind Closing The Bedroom Door? 

授权截图➡️点这里

Summary     

男孩被厨房门槛绊了一下,看见Even后他睁大了眼睛。“Oh fuck——抱歉!Eva没说还有人在家。”


啊。


怪不得她昨晚熬夜了。Even确实无法挑剔她的品味——男孩长得很漂亮。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卷发搭在额前,有米开朗基罗也无法雕刻出的完美的颧骨,以及Even平生见过的最精致的上唇,像丘比特的弓箭一样。而且他还没有穿上衣。哦刚刚提到这一点了吗?有一个绝美的男孩正没穿上衣地站在他的厨房里,脸上还有枕头印,但Even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他显然是Eva的一夜情对象。


Fuck.


Notes:           

1.标题来自DNCE的Toothbrush,文中角色属于Julie Andem


2.要考试了,期末完再回来❤️


Even正坐在早餐吧台前,小口地喝着咖啡,试图让自己足够清醒起来,能够好好地做顿早餐,然后Eva突然冲进了厨房。她身上的套衫皱巴巴的,肩上书包拉链大敞着,她的发髻可真乱啊,Even心想。


他挑挑眉毛,将咖啡杯放在柜台上。“熬夜了?”


她喉咙里发出类似呻吟的低吼,一把拉开冰箱门,往里面瞅了一眼然后又把门摔上,转身在水果碗里选了个苹果。“是的。我他妈现在宿醉得厉害。” 她哀嚎着,沙哑的声音证实了她的说法。“我上课要迟到了,大概——”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脸都皱成了一团。“——五分钟前我就应该走的。上完课回来!”


Even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前门就已经被摔上了。他无奈地笑了笑;和Eva当室友的经历真是相当丰富多彩。


他从板凳上站起身,暗自庆幸自己周五没有课,现在他已经足够清醒到可以做饭了。他把要用的食材一样样拿出来在柜台上摆好,然后突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一个天使走进了厨房。


或者说,是一个男孩,但Even看见他出现在厨房门口的一瞬间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男孩被厨房门槛绊了一下,看见Even后他睁大了眼睛。“Oh fuck——抱歉!Eva没说还有人在家。”


啊。


怪不得她昨晚熬夜了。Even确实无法挑剔她的品味——男孩长得很漂亮。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卷发搭在额前,有米开朗基罗也无法雕刻出的完美的颧骨,以及Even平生见过的最精致的上唇,像丘比特的弓箭一样。而且他还没有穿上衣。哦刚刚提到这一点了吗?有一个绝美的男孩正没穿上衣地站在他的厨房里,脸上还有枕头印,但Even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他显然是Eva的一夜情对象。


Fuck.


“没事,”他说着,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地给了站在他面前的漂亮男孩一个迷人的微笑,“我正准备做早餐,要来一点吗?”


男孩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然后摇了摇头。“哦不用了。我——我现在就可以走。不用麻烦什么的。”


Even挥手打断了他。“一点也不麻烦…?”他停下,期待地看着男孩。


“Isak。”他有些含糊地说道,挺直了背,Even忍不住微笑了起来。老天,他真可爱。


“嗯,一点也不麻烦,Isak,”他重复了一遍,Isak的名字滑过舌尖时他的腹部窜过一阵暖流。“我总是会多做些食物的。顺便说一句,我叫Even。”


Isak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小心地往前一步走进了厨房。


“而且Eva说你们昨晚熬夜了,所以这样正好。”Even加了一句,为自己的不动声色叫好。


Isak听见Eva的名字时似乎放松了一些,他摇着头笑了起来。“是啊,老天,我都不知道我们昨晚到底几点睡的。”


Even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但他估计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狰狞。他清了清喉咙。“吃炒蛋可以吗?”


Isak点点头,脸上认真的表情可爱极了,Even的膝盖忍不住软了一下。不可以。别想了。他是Eva的。


Isak喃喃地说了句什么他要去把衬衫穿上,他离开后Even把气撒在了无辜的鸡蛋上面,狠狠地在碗里使劲搅拌。Eva至少应该提一下这位她昨晚成功带回家的帅哥。也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Isak很快就回到了厨房,穿着显然是前一天晚上的衬衫,如果Even没有搞错的话他好像还把头发梳整齐了。Even很努力地保持自己脸上的微笑,他不知道自己成功了没有。


“坐下吧,”他说着,冲着早餐吧台点点头。“马上就好了。你喝咖啡还是...哦,喝水吧?你现在有多宿醉?”


Isak僵硬地咳嗽了一下,好像在试图掩饰自己的笑声,然后他说,“喝咖啡就可以了。”


Even点点头,用铲子拨弄了一下煎锅里的鸡蛋,以免糊了,然后从壁橱里拿出一个马克杯。他把还剩半壶的咖啡和杯子一起放在了餐吧上,又拿出一盒牛奶和糖。“请便。”


Isak放下抱在胸前的手臂,拿过咖啡壶和杯子,Even差点看呆了,直到他开始倒牛奶的时候才想起移开视线。“我想我还没有宿醉成那样,”Isak倒完咖啡后说道,“我只是觉得有些累。Eva把我折腾得几乎一整晚没睡。”


Even握着煎锅把柄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锅里的炒蛋飞到墙上去了。该死的,他应该就此打住。显然Eva已经捷足先登了。


好吧,计划改变。Isak可以在这里吃早餐,然后他会离开,Eva回来之后Even得听着她长篇大论地吹嘘他们昨晚完美的性|爱,同时压抑住自己想狠狠地讨厌她的情绪。


几分钟后他在两个盘子里盛上了鸡蛋,放在吧台上,然后在Isak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那么Isak,平常你早上九点半不从Eva的房间里跌跌撞撞地走出来的时候你会干什么呢?”Even故意调皮地歪着脑袋问,看见Isak的脸红了,他本来还有些得意,直到他突然想起来他是为什么脸红。呵呵真棒。


“额,我是学生物化学的。”Isak吃着鸡蛋,回答道。


天啊,他还很聪明。Eva有意识到她昨晚特么的中大奖了吗?Even在心里默默哀怨自己的命运,然后Isak问道,“你呢?”


Even侧脸看了他一眼,然后微笑着说,“传媒电影。”


Isak挑了挑眉毛,牵起嘴角扯出一个坏坏的笑。“现在是时候说我该走了,因为我无法跟一个艺术生一起吃早餐吗?”


Even愣了一下,然后毫不设防地大笑了起来,暂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Shit, shit, shit,他太讨人喜欢了。该死的。


“小心点,”他警告道,但还在笑,完全掩饰不住自己声音里的喜爱。“过几年等你发现什么新细胞之后,没准是我来拍你的科学纪录片,我保证会用镜头找准你所有的坏角度的。”不,你完美得360度无死角。


Isak大笑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盘中吃了一半的鸡蛋。“然后就会有批评说你是个很烂的导演了。”过了一会儿他小声地说道,脸上还挂着一道害羞的红晕,使他看起来如此诱人。


“说的没错。”Even严肃地点点头。“也许我会改拍电影,讲述一对不幸的情侣因为各自对科学和艺术的热爱而无法在一起的故事。”


Isak皱了皱鼻子,眯着眼睛看着他。“听起来像是在抄袭罗密欧与朱丽叶”


Even开怀大笑起来——他能马上跟这个男孩结婚吗?“我永远也不会抄袭我最喜欢的导演的最好作品的。”


“莎士比亚吗?”Isak问道,看起来有些困惑。他又皱了皱鼻子,哦不要。


“是Baz Luhrmann?”Even开心地说道。但Isak表情一片空白。“小李子那一版的?”他又尝试了一下,但Isak完全不像是知道他在说什么的样子。


哇哦,他还是得有些缺点的。


“Fy faen, 好吧。等会我们一起看。你今天没有课,对吧?”


Isak摇摇头,看起来正在想些什么。该死的,这样做是不是太明显了?“我本来早上九点有课的,”Isak过了一会儿承认道。“不过,好吧。反正也已经错过了。”


“所以你没有别的安排了?”Even这次故作轻松地问道。仿佛邀请自己室友的一夜情对象一起看场电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Isak又摇摇头,脸上慢慢浮现出微笑。“我想,在外过夜后的第二天就应该用来看电影。”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Even懒得再收敛自己满脸的笑容了。“说的没错。”


*


Even一边调试着DVD放映机,一边告诉Isak他会如何对Baz Luhrmann的大师杰作感到震惊,他转过头说话的时候,看见Isak正将手臂抱在胸前。他突然意识到Isak身上只穿着昨晚的薄衬衫,家里也没有开暖气。


“该死的,你很冷吗?”Even站起身问道。


Isak赶紧挥挥手。“我没事。我可以把昨天的外套穿上…”他没有接着说下去,转头朝Eva的卧室看了看。Even一想到他会回到那个房间去就觉得很难受。


“没事的,”他突然开口说,Isak赶紧转头看他。“我可以借你一件套衫。”


在Isak开口拒绝之前,Even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一把抓起他看见的第一件不是很脏的套衫。他回到客厅后发现Isak还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他刚刚消失的地方。


“给。”他轻轻地说着,走过去把衣服递给他。


Isak小声地说了声“Takk”,Even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僵硬地转过身回到DVD机旁。他刚才干了什么?这是纯洁的。他们现在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纯洁的。


放好碟片后他回到沙发旁,小心地坐得离Isak远一点——但要说实话的话,其实还是过于近了。


影片开始大概十分钟后他就放弃了观看,转而看向Isak。这部电影他已经看了无数遍了;但是看到Isak的反应可能就只有这一次机会,而Even不想错过。Isak时而嘲弄,时而翻白眼,时而困惑地皱着眉头,Even完全被他的样子迷住了。后来Isak完全被电影吸引了,专注的样子让Even胸腔里的心脏疯狂地跳动了起来。


该死的,他想了解他。他认识他不到三个小时,但他现在已经可以感受到身体里搅动的情感。Eva是怎么做到头都不回地把这个男孩留在她床上的,Even想不明白。


因为现在,看着Isak穿着他的套衫,金发软软地搭在额前,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Even永远也不会想让他离开。


电影结束后Isak狠狠地揉搓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强烈要求Even解释一下他是怎么做到看这么悲剧结尾的电影的。


“爱情故事就应该以悲剧结尾!”Even解释道,这话他跟Mikael说过无数遍,现在又原封不动地重复了出来。“不然算不上伟大!”


“我不这样认为,”Isak淡淡地否认,Even挑起眉毛,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得到你想要的结局,这才是伟大。”


Even把头靠在沙发垫上,视线与Isak的交汇。他知道现在自己脸上的微笑一定很温柔,但他不知道怎么控制住自己。“也许你应该去当导演。”


Isak的表情突然羞怯起来,他轻轻地摇摇头,Even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俯身上前。“Nah,我会用科学证明我的理论是正确的。”


Even笑了,气氛轻松了起来。


他忍不住又往Isak身边挪了一些,靠得离他近了一点。


*


接下来的时间里Even发现Isak是世界上最容易聊天的人。


他们之间的谈话几乎没有尴尬的停顿,Isak每说点什么Even就觉得自己无可救药地多喜欢他一点。他越来越难以记起Isak出现在他公寓里的真正原因,当钥匙的声音在锁孔里响起时,Even几乎完全忘记了。


Isak似乎也一样,因为他突然睁大了眼睛。


Even是背对着门坐的,但他可以听见Eva走进屋时停顿了一下。


“Isak!”她的声音很惊讶。“我没想到你还在这里。”


该死的。估计Eva希望她回家的时候Isak已经走了。虽然Even想象不出为什么。


“额是的,我在跟Even聊天。”Isak说道,让人惊讶的是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一夜情对象捉住他正在跟她的室友疑似调情。


Eva走进了Even的视线里,她在旁边的扶手椅上坐下。她朝Isak点点头,快速地瞟了一眼Even,然后移开了视线。该死的,她现在一定开始怀疑了。


“我没有想到你会见到他。”她有些漫不经心地说。


Isak耸耸肩。“他给我做了早餐。”


Eva挑起了眉毛,似乎很会意地看了一眼Even。“哦是吗?他很擅长那个。”


Fuck.


Isak只是点点头,Even不知道是这个谈话让他脸红了还是当前的处境。


“不过我很惊讶经过昨晚后你居然还起得来。”Eva继续说。老天啊,她为什么这么恨Even?“一般出去玩一晚上后你不都要至少昏死24个小时吗?”


等等。他们之前也认识吗?


Eva昨晚不是随随便便地找了一个?


他们一直在约会,只是Even不知道?


过去几周Eva有几天晚上没有回家,但Even以为她只是在几个女生家过夜了。


天啊,更糟了。


Isak轻轻地笑出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今天情况特殊。”他小声说道。


Even听到这句话后抬起了头,发现Isak正在看他。Even冲他微笑了一下,接下来几秒他满眼都是Isak眼里的小星星,然后Eva清了清喉咙,Even突然感到一阵内疚。


他现在特么的在做什么?


他强迫自己看着Eva的眼睛,却发现她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他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头。“好吧!”她宣布道,站起身。“我要去睡觉了,现在还醉着呢。你要留下来吃晚饭吗,Issy?”


Isak又看了看Even,Even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但Isak接下来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当然。”


“很好,”她说着,朝他俩挥了挥手,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待会儿再聊,小伙子们。”


说完,她消失在了房门里,在身后关上了门。


Even狠狠地咽了口口水,抵了一下Isak的胳膊,Isak看向他,他冲Eva的卧室点点头。“你不想跟她一起去吗?”


Isak笑了,但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不过Eva睡觉的时候不适合有人陪在身边。”


Even努力地挤出笑容,但是笑得相当勉强。一整个下午的内疚感袭来,他现在都不敢看向Isak的眼睛。他只是——他需要知道他俩有多认真,也许这样他可以说服自己彻底死心。“额,你跟Eva认识多长时间了?”


Isak呼出一口气,仰头枕在沙发靠背上。“从我们大概,14岁起?”


Even内心一阵绞痛。他们小时候就认识?!


“真好。”他违心地说,努力地想找点别的话。之前的聊天很轻松,可现在空气里却是满满的尴尬,Even只想逃回自己的房间。


“她是个很不错的约人搭档。”Isak笑着说——等等,他们是open relationship吗?


“Eva跟你搭档约女生?”他有些怀疑地问。


Isak眨眨眼,有些惊讶地转头看向Even。“哦,不是的。我喜欢男生。”


等等,什么?!


“你喜欢男生?”Even傻乎乎地跟着重复了一遍。


“没错?”Isak的声音突然不确定了起来,他的身体往后靠了一点。“有什么问题吗?”


Even睁大了眼睛,赶紧摇了摇头。“什么?没有!我是双性恋。我只是——你昨晚没有和Eva睡觉吗?”他问到最后突然不确定了,声音小了下来。


Isak的表情只能用惊骇来形容。“啥?”


“你昨晚没有和Eva睡觉吗?”Even又问了一遍。他的头现在有点晕;现在特么的什么情况?


Isak皱了皱鼻子,狠狠地摇摇头。“我为什么要跟Eva睡觉?如果我跟Eva睡觉的话我干嘛还要整个大早上的坐在这里跟你调情?”


Even的大脑一瞬间短路了。


从Isak脸上受惊的表情来看他是一不小心说漏嘴了。“我的意思是…”


Even回过神,脸上忍不住缓缓地绽开微笑。“你在跟我调情?”


Isak手在空中挥舞着,仿佛试图从空气中扯出答案,他慌张而生气地说,“是你在跟我调情!”


“没错。”Even笑着附和道。也许他根本不用为此感到内疚了!希望就在眼前。


Isak闭上了嘴巴,显然没有料到Even这么轻松地就承认了。“哦,”他说。“好吧。”


Even咬住了脸颊内侧,点点头。“好吧。”


Isak直钩钩地盯着他,表情有些敬畏——还有些不敢相信的惊讶。Even完全没法收敛自己脸上得意的笑容。


“如果我们不带Eva一起吃晚餐的话你会有多内疚?”


“嗯…”Isak慢慢地说。“考虑到她在这里住了两个月,却完全没有想到告诉我她有一个这么辣的室友,我一点也不会内疚。”


Even忍不住笑成一朵花,挑了挑眉毛。“你觉得我很辣?”


Isak脸颊上出现了一层可爱的粉红色,该死的,Even现在就想吻他。


但是不行,他要一步步慢慢来。他站起身,朝Isak伸出手。“一起出去走走,然后吃个饭?”


Isak点点头,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他牵住了Even的手,让他把自己拉起来。


*


第二天早晨换成Even跌跌撞撞地走进Isak的厨房,打断了他正在做早餐的室友。


不同的是Isak的手臂正缠在他的腰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美好的早晨。


*FIN



评论(32)
热度(354)
  1. 胖桃不胖Colorful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真的好可爱!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