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Love and Condoms-Chapter 8

作者:evenbakkas

原文➡️Love and Condoms

前章➡️Chapter 7



Summary                                               

他嘟哝了一句“混蛋”,爬下梯子,小心地跟在Even身后走出了房间,蓬松的被子披在身上,把他裹成了玉米卷饼。

 

Isak成功地避开了正在厨房里忙活的Even妈妈,闪进了卫生间,Even在他身后关上了门。             


Isak当初是为什么要跟这个该死的混蛋在一起的?



Notes:                                                   

1.作者坚定Evak不动摇(我也一样



Chapter 7  别特么这么肉麻



Lørdag 9:24 15/10/16   (2016.10.15 星期六早上9:24) 

 

Isak醒来的时候头发乱糟糟的,内裤里面黏黏糊糊的,他低头看了一眼,不小心呻吟了一声,肯定被Even听见了,他正靠着墙坐着,头跟天花板离得很近。Even正在一张纸上涂鸦,至少Isak是这么觉得的,然后他感觉到Isak在旁边的动静。他低头看着Isak,Isak正试图重新钻回被子里面去。


两人都没有说话,Isak知道Even正在看他,不管他怎么尝试都无法适应皮肤因此带来的刺痛感,于是他躺在被子下面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只露出了眼睛。Even挑了挑眉,满脸疑惑地看着他,Isak终于决定赶紧面对,速战速决。

 

“我能,额,”他说道,声音有些颤抖,“我能去洗个澡吗?”

 

他看见Even的嘴角翘了起来,然后他从Isak的身上收回视线,注意力回到了他的画上。

 

“为什么?”

 

“我只是…觉得有点脏。”

 

“哦。”

 

“嗯,”Isak有点尴尬地小声说,“Uh, 现在几点了?”

 

Even说,“9点左右。”

 

“该死。你的家长——?”

 

“妈妈在厨房里。”

 

“哦。”

 

“她不会介意你在这里洗澡的,Isak。”

 

Even没有掩饰自己的笑意,Isak一下子坐了起来。

 

“她知道我在这?”Isak惊讶地喊出声。

 

Even晃了晃脑袋,“Uh, yeah? 她当然知道。”

 

“我是说,…知道我在这过夜了。”

 

“是的。”

 

“她不介意吗?”Isak觉得他的声音正在发抖。

 

“Baby, 你介意吗?”Even反问道,把画放在了一边,身体撑在了Isak的上方。

 

Isak看着Even,他的手臂撑在他的身侧,Isak的心脏又开始愚蠢地加速,让他本来就不安的感觉更糟了。

 

“你知道我一点点都不介意的,Even,只是…” Isak抬起手摸着Even光|裸的胸口,叹了口气, “抱歉,我很不擅长跟家长打交道。我自己的家长基本缺席了我的生活,所以我真不知道应该这么做。”

 

Even握住他的手,捏了捏。

 

“我向你保证一切都会没事的。Okay?”

 

Isak重重地呼吸了几次,然后说,“Okay.”

 

“现在,我是跟你一起去洗澡,还是…?”

 

Even低着头看着他,微笑着问,Isak翻了个白眼把他推了下去。

 

他忘记他内裤里的意外了,直到掀开的被子完全暴露了他,Even一被推下去就又爬了上来,然后他注意到了。他愣了一会。

 

“Hmm…”他开口道,脸上坏坏地笑着,“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想洗澡。”

 

“闭嘴。”Isak呻吟着,捂住了脸。

 

“春|梦吗,Isak?Really?”

 

“都是你的错。”Isak抗议道,双手举在空中噘着嘴。

 

Even哼了一下,“哦,是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的男朋友这么他妈的帅的话我也没办法啊。”

 

Isak又噘了噘嘴,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脸红了。

 

Even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捏了捏Isak的鼻子说,“你真可爱。”

 

听着Even的话Isak内心都要化了,不过他不会跟Even承认这个的。如果他一直这样语气中带着嘲讽的话。

 

“别用可爱形容我!”Isak喊道,Even咯咯的笑了起来,他的脸离得非常近。

 

Isak知道Even正在撩他,他没法忍受Even脸上洋洋自得的表情了,他的手伸到脑后,拽出了自己的枕头,把它捂在了Even的脸上。

 

如果Isak知道这样会引发枕头战的话,他一定会三思的。

 

不过看见Even遭受意外袭击时的惊讶脸还是很值得的。

 

Even哼了一声,拿起自己的枕头,两人打了起来,后来Even抓住他的臀部挠他痒痒,Isak笑得肚子疼,眼泪都流出来了。

 

最后Even终于放过了Isak,然后他爬下梯子,站在下面叫Isak的名字。

 

“来吧,咱们现在去洗你想要的澡吧。”他说道,眨了眨眼,走出了卧室,Isak突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他嘟哝了一句“混蛋”,爬下梯子,小心地跟在Even身后走出了房间,蓬松的被子披在身上,把他裹成了玉米卷饼。

 

Isak成功地避开了正在厨房里忙活的Even妈妈,闪进了卫生间,Even在他身后关上了门。             


Isak当初是为什么要跟这个该死的混蛋在一起的?

 



                 ————————————




Lørdag 10:18   (星期六上午10:18)

 

“该死的,Even。”Isak呻|吟着,手里抓着Even湿漉漉的头发,水流正冲刷着他的身体。


Even轻轻哼了一声,缓缓地把他含得很深,Isak快被自己的耐心和快感折磨死了。

 

他咬住自己的指节免得叫出声,因为浴室瓷砖是有回声的,声音会像通过麦克风一样传到走廊、厨房或者卧室里去。


本来他还可以忍住的,直到Even突然加快了节奏,而且还噎住了几次,Isak傻傻地低头看Even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四肢发软,Even正努力地抬着头透过睫毛看他,水流落在他的脸上。

 

“Holy fuck.”

 

他看起来太他妈的像个天使了,Isak还没准备好这一切。一点都没准备好。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画面了——当然他也不想忘记——这把他推到了边缘,他开始干Even的嘴巴,最后射|在了他的喉咙里。

 

他靠在瓷砖上稳住自己,Even慢慢地站了起来,转过头把脸上清理干净。他弄完后,转过身搂住了Isak的背,把他拉近,在他嘴唇上随意地吻了一下。

 

“好了,”他一边亲一边说,“你又有可以做梦的素材了。”

 

Even又冲他坏坏地笑了一下,Isak开心地把他的脸推开,翻了个白眼。Isak有那么一秒估计自己的眼珠都要翻到脑袋后面去了。

 

两个人笑着,Even用手指摩挲着Isak的脸,Isak满足地闭上了眼。

 

“准备好见我妈妈了吗?”Even亲吻着他的脸颊问。

 

Isak睁开了眼,“只有你妈妈吗?你的——?”

 

“出差了,”Even打断了他。Isak点点头,两人相视而笑,然后Even关掉了淋浴。 




               ————————————




Lørdag 10:47    (星期六上午10:47)

 

两人一起走进了厨房,Even走在前面。他们的手牵在一起,Even几乎是拖着Isak穿过走廊的,看见Even的妈妈后Isak就害羞地把手松开了。

 

她正在忙着煮咖啡,Even清了清喉咙,她立刻就转过了身,看见了他们。

 

她一开始脸上有一些困惑,不过看见他们两人后表情立刻就柔和了下来。她只是稍微瞥了一眼Even,然后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Isak身上,Isak被她盯着看得想缩成一团。

 

她的眼神温柔,却又包含着很多东西,Isak不是很确定那代表着什么。他很高兴她至少不是像想把他赶出去的样子,毕竟他昨天跟她的儿子在卧室里酱酱酿酿了一整晚,还有天知道她刚刚听见了什么声音没。

 

想到这里Isak浑身都冰凉了起来,他的脸估计又红了。Isak真的很厌倦自己这么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感了,这点要感谢Even。

 

Even的妈妈绕过餐桌走了过来,拥抱了他。

 

“Isak Valtersen!”她在Isak耳边说,“真不敢相信终于见到你真人了!”

 

“妈妈,我之前不是给你看过他的照片吗。”Even说着翻了个白眼,仍然站在离Isak还有几步远的地方。

 

Even并不经常这样说话,Isak突然预感到他跟他妈妈之间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想到这里Isak觉得胸口像是被撞了一下——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忘掉了这个想法,他附和着轻轻地哼了一声,Even的妈妈走回了桌子的另一边,Isak保持着微笑。

 

Isak注意到Even的妈妈又看了Even一眼,然后又把注意力转向了他。 Isak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她有着跟Even一样深邃的湛蓝眼眸,那种似乎可以看穿你灵魂的眼睛。Isak还是很紧张,脖子后面汗如雨下,不过她眼里的神采让他稍稍放松了一点点。

 

当他看见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的早餐时,他意识到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被对待过,这比他自己的父母要好多了。要不是Isak在跟她的儿子约会的话,他可能会希望她能领养他。因为她能给他做一桌新鲜的好吃的。

这个想法让Isak注意到了Even跟他妈妈的另一个共同点:他们的厨艺。他想起前几天Even在厨房里稍微露了一手就征服了他的室友。Isak有时晚上失眠的时候还会忍不住想想酸奶油的用处。

 

Even的妈妈示意他们在桌边坐下,Isak看着面前的一桌已经开始想流口水了。

 

有煎饼、华夫饼、鸡蛋还有培根——她几乎什么都做了一点,Isak觉得很惊讶。也许他们家里每周六都这么做,如果是这样的话,Isak要嫉妒死了。他在自己公寓里都是吃普通的烤土司或者随便什么家里有的可以快速解决的食物,有时他就只有饿着,直到可以吃中饭的时候。

 

他这样当然很不健康,但别人也不能怪他,因为他没有人管。至少,没有人当面说过他。

 

Even的妈妈先给他盛了食物,因为他是客人,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觉得自己像个王子一样被招待了。她每次跟Isak讲话的时候Even都会在旁边微笑,时不时地在桌子底下捏捏他的手,Isak被坐在这张桌子上的人这样喜爱还觉得有点不适应。他们没必要这样对他,他只是在跟她的儿子约会而已,但他现在却感觉是他们很重要的什么人一样。

 

她问了他关于学校、兴趣爱好还有大学计划之类的问题——都是些人们会问的普通问题——Isak尽了他最大的努力好好回答。她似乎对他说的所有话都很满意,因为她一直在点头,他很确定她赞同他说的话。他开始感觉自己被一个家庭接纳,像一个很孤独的小孩终于被大家邀请一起玩游戏了,虽然游戏本身没有什么意义,但光这个接纳的举动对他来说却是全世界。他也许以后会慢慢习惯这种感觉,现在他内心的一部分非常渴望能留住这种感觉,而另一部分又有些抗拒,因为他不想再受伤了。他的父母过去让他失望,如果再失去一次他就得再垮掉一次。

 

早餐吃完后(Isak吃了很多很多煎饼)他们两人一起帮忙清理桌子,还自愿去洗碗,但Even的妈妈坚持要他们“赶紧去玩吧”、“你们老了的时候有的是盘子洗” ,Isak知道跟她争这个没有意义,如果她跟Even一样,下定决心了的是无法改变的,

 

Even亲了一下她的脸,Isak道了谢,然后Even牵起了他的手把他带回了房间,接下来的一天他们都躺在床上,偶尔为一些很愚蠢的事情吵一吵,肯定是Even的错,当然也有可能是Isak的。争吵最后都变成了亲吻,所以其实谁对谁错一点也不重要,如果Even一直这样攻城略地地亲吻他的话,他也会反击回去,直到唇干舌燥,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会央求更多。当Even的舌头舔|进来的时候,他总会央求更多。




               ————————————




Onsdag 16:35 19/10/16   (2016.10.19  星期三下午16:35)

 


Isak坐在Kaffebrenneriet明亮的窗前,这是一家位于奥斯陆市中心的连锁咖啡店。他跟Even约定下课后在这里见面,他小口地喝着苦苦的黑咖啡,漫无目的地玩着手机。他并不喜欢咖啡,但考虑到他以前也不喜欢男的,但他为Even改变了,所以他也想试试咖啡,以为会有一样的效果。不过他还是觉得苦得要命,而且温度烫的他已经开始流汗了,所以他估计自己可能是真的不会喜欢咖啡。

 

又喝了一口。没错,真的不喜欢。

 

Even出现的时候Isak觉得像等了一辈子那么长时间,其实只过了15分钟。Even站在窗户前敲了敲,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Isak眼睛都快被闪瞎了,不过他还是试着回了一个同样灿烂的微笑,最后Even终于放过了他,从窗前离开,往大门那里走了进来。

 

他今天看起来心情非常好,Isak不需要问,因为只要Even开心的话他全身都会感到很温暖。而且这种温度过后不会尝起来跟咖啡一样是苦的。

 

Isak还是有点不习惯公众场合的亲热,Even尊重他的想法,只是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Isak正要开口,突然注意到Even似乎很急切地要说什么,于是他让他先说,想听听是什么让无聊的一天过去后Even的情绪还这么高涨的。

 

“我们去约会吧!” Even语气很夸张地说,脸上挂着同样的微笑。

 

Isak以为自己听错了,也许他被Even帅气的脸庞弄昏了头,但Even刚才问的不可能是他以为的话吧?对吗?

 

“什么?”Isak说,额头都皱了起来。

 

“约会。”

 

“约会?”

 

Even的笑容消失了一些,他叹了口气,“是的,Isak,一个约会,这是一个名词,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跟你解释一下这个词的释义。”

 

Isak无视了Even有点刻薄的语气,把视线从Even脸上移开,看向了窗外,他坐在吵闹的咖啡店里,试图弄明白现在的情况。

 

“但是为什么呀?”他终于问道。 


Even有点难以置信地摇摇头,回答道,“我想带我的男朋友出去吃顿好的、送他束花有什么错吗?”

 

Isak差点忘记了呼吸,他的脚趾头因为Even的话兴奋地蜷曲了起来,但他也有些紧张。

 

“这样的话,我想就没有惊喜了吧。”Isak面无表情地说,想装的酷一点,表现得不那么躁动一点。至少是现在。

 

“什么?”Even惊讶地说,好像被冒犯了一样,“当然不可能。我的计划可比吃饭和送花要有意思多了。”

 

Isak笑了起来,这是他今天第一个真心的微笑,于是他决定跟Even开个小玩笑。

 

“好吧,抱歉,只是鉴于你当初通过安全|套来跟我自我介绍,让我相信这个还有点难。”Isak说道,冲Even挑了挑眉毛。

 

“Hey, 我也可以浪漫一点,但几个月前的小Isak Valtersen估计要兴奋得吐出来了。”

 

Even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Isak听到这话又翻了个白眼,Even提到了他的过去,现在想想似乎是上辈子的事了。

 

Isak挑衅地问道,“那现在的Isak Valtersen呢?”

 

“现在的Isak Valtersen是我的男朋友,”Even说,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膝盖,Isak全身都因为这一点的触碰激动了起来,“也就是说如果他想吐的话,他得自己舔干净还要假装他很享受一样。”

 

Isak被Even的夸张的表情逗乐了,他们站得很近,近得Isak觉得自己的呼吸从他身上还可以反弹回来。

 

“你烂爆了。(也可以翻译成你会吸)。”Isak说。

 

“你说的没错,宝贝。”Even说道,又开始挑他的眉毛。

 

“我为什么要跟你纠缠在一起啊?”

 

“因为你爱我。”

 

Even理所当然地说,然后他拿过Isak的杯子喝了一口,好像他已经自然地越过了那条隐形的线:“买你自己的饮料”和“嘿我们来像那些肉麻的电影里演的那样一起腻歪一下吧”。

 

老实说只要Even想,Isak愿意给他全世界的咖啡。当然这个他只会在心里悄悄地想一下。别特么这么肉麻。

 

“但我的爱现在每分每秒都在减少。”Isak噎了一会儿才气冲冲地说,但他知道自己现在心里很满足一点也不生气,他觉得自己在Even面前像他妈一面透明的窗户一样,Even一眼就可以看穿他满溢的爱慕之情,不管他想装得有多“chill”。

 

“Ouch.” Even坏笑着说,“如果你没有这么脸红的话我可能还会把你的话当真呢。”

 

“Fuck off!”

 

Isak推了他一把,Even微笑了一下,站起身往门口走去,Isak只好又跟了上去。Even环住他的肩膀在他的额角吻了一下,他突然忘记了他们在公众场合,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Isak差点眨了下眼都没注意到。但Even确实在外面亲了他一下,这个温度直达他的心底,对他来说那么真实。Even也是一面窗,现在他脸上如此真诚的微笑告诉Isak,他没有猜错,一点也没有。



——————TBC——————


评论(17)
热度(144)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