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Love and Condoms-Chapter 3

作者:evenbakkas

原文➡️ Love and Condoms

前章➡️ Chapter 2



Summary:

“拜托,我不至于做了什么事情让你那么讨厌我吧?”


Isak瑟缩了一下。对,他说的没错,但是,他什么也没做,这就是原因。


“你他妈怎么会在这里?”



Notes:

1.请注意时间跨度


2.作者不知道挪威学校秋季的具体开学日期,只知道是八月中旬,所以随便选了个日子,(8月22号),然后评论里说2016年真的是这一天,作者歪打正着蒙对了😂


3.Okay okay okay,这篇文Evak的第一次确实Isak是戴套的那一个,我知道!!!拜托不要在评论里提醒我了,我还是希望一章的评论下面尽量讨论本章的内容可以吗...没说的夸夸我也行啊…这么高产真的没人夸吗😣好不容易有个评论兴奋地点开却看见赤裸裸的剧透心真是拔凉拔凉的,我也已经在评论里说过到时候会在那一章前面预警的,接受不了的仙女注意避雷就行了。至于为什么第一次让Isak当top作者有自己的理由,我也觉得很有道理,理解了就不难接受了啊…(对不起发了这么多牢骚,但真的别再提Even当bottom了,跟这几章的内容也没太大关系)太剧透的评论我已经删了,如果没有看见那些评论的现在却不小心被我剧透了真的抱歉,爱您💚


Chapter 3   我想我喜欢他


Mandag 9:00 22/8/16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早上9点)


Isak现在正式是尼森的二年级学生了。


开学的第一天总是很艰难,因为这意味着一天的生活要开始于早上九点而不是下午两点了,这一点很让人恼怒。Isak从来都不喜欢第一天。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天是最难过的。


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今天对Isak来说却很奇幻。他现在是二年级了,而不是一年级。他不再受家庭关系的困扰。Eskild那里还是有点麻烦,不过Isak能忍得过去。他有理由相信这一学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而且经历过上一学年那个该死的事故后,Isak已经迫不及待地准备好改变了。


整个暑假Isak都像一个正常的青少年那样到处参加派对。他跟朋友们见面,在某个人家里参加预趴,然后疯玩到忘记自己叫什么。一次派对上,他还试着像圣诞老人那样钻到烟囱里去。每次酒醒的时候,他都很高兴Jonas是他最好的朋友。没有他Isak估计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他甚至尝试着约会过一段时间。一个叫Sara的女孩看起来很合适,他追了她快两个月。六月初的时候他们开始约会,关系从学校放假持续到八月开学前。 

 

这段感情的时间点也许跟那个在趴体楼上卫生间里让他失控的男孩有一点点关系,但Isak自己也不确定。他只是想做什么就立即去做。如果现在跟Sara约会是正确的选择的话,Isak就去做了。


唯一的问题是Sara太过投入了。她很喜欢他。Isak也不是不喜欢她,但对她没有特殊的喜爱。他们亲吻、拥抱、做其他情侣会做的事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感觉。说老实话,他们甚至都没有上过床,但Isak绝对不会把这告诉Jonas、Magnus或者Mahdi。就让他们一直以为Isak是情场高手吧。毕竟这就是他的标签。

 

不,Isak从来没有想过Even。即使想了,Isak也永远不会承认。那个晚上Isak的感觉是错误的,他不应该有那样的感受,对他来说不仅仅只是一次紧张的高潮那样子。除此之外不应该有别的。

 

但有。不过,不行,Isak从没有想过这个。

 

因为如果他想了,Even的手留在他屁股上的感觉就会让人很难受。


他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到Even了。他的朋友都没有问过那晚的事,他们可能喝得太蒙记不清了。Isak也没有再去过那家超市。每次Eskild要他去买东西或者新室友Noora要拉他一起去公寓采购的时候他都会找个借口拒绝。Isak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被人那样掌控一次了。


七月份的时候Noora搬进了这间公寓。她跟Isak在一个年级。显然,她跟Jonas的前女友Eva是好朋友,不过Isak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也许在学校的时候见过几次,不过想记住一张你不是很感兴趣的脸对Isak来说还是有点难度的。


公寓里还搬来了另外一个室友,Linn。不过她是搬回来住的。Isak听说Linn在他之前就跟Eskild当过室友。不过这都无所谓,房租当然是越少越好。他并不在乎是谁住在这里,只要周末的时候能静静地呆在房间里没人来打扰他就行。


不过多了两个女孩搬进来也多了一些不方便。首先Eskild没法再用多余的那个卧室当瑜伽房了,所以他现在开始在客厅里做瑜伽,其次公寓里只有三个房间,却有四个人。房租虽然可以被分担,但他得多花钱买降噪耳机,以挡住Noora凌晨两点打电话的声音。

 

除此以外,他的生活跟以前一样。没有参加派对的时候他就窝在卧室里看Narcos,或者不幸地听着Eskild在墙的另一边上他的某个新炮友。Isak一直长期跟Eskild抱怨这个,Eskild总是一句话就让他闭了嘴,“你不能阻止一个艺术家用颜料作画” ,这他妈的什么鬼意思。

 

这是新的一学年。也许Isak目前对自己的生活还不是很满意,不过他已经决心在这一年结束的时候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他有这种预感。

 

Mandag 12:32    (星期一中午12:32)


现在是午饭时间,不出意外的糟。食物寡淡无味,菜单上也没有多少选择。 午餐就是午餐,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虽然Isak很希望改变一下。


不过跟男孩们一起吃午饭,每天都会有不同。Magnus总是会把他展现出来的愚蠢和无知刷新到新高度。Isak不知道这样的人每天早上是怎么成功把衣服穿上的。


在跟着男孩们敷衍地笑了几轮后,Isak告辞去了卫生间。他实在受不了Magnus大谈特谈他的猫科动物幻想了。

 

这是新的一年,但感觉却没有太大的改变。至少,没有像Isak希望的那样改变。他喜欢跟男孩们坐在一起吃午餐,在学校院子里聊天,互相抱怨他们的课。这样很放松,Isak也喜欢这样。他习惯了这些,或者,说服了自己习惯这些。他告诉自己之后的日子也会这样。也许,他很开心。他很开心。

 

是这样吗?

 

这很重要吗?

 

Isak坐在厕所里沉思着。他面对事情的解决办法是,如果他不去想,这件事就不是真的,或者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Even的事不就是这样解决的吗?

 

他拉上裤子拉链往隔间外走的时候听见外面有人拧开了水龙头。他漫不经心地走到那个正在洗手的男孩旁边,开始洗自己的手。一切平淡无奇。


直到,Isak在镜子里扫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男孩,然后他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

 

Holy shit. 

 

Holy fucking hell.


那个金发男孩转过脸走过来的时候他还在咳嗽,然后他开始轻轻地拍他的背。等他终于止住咳嗽之后,男孩直起腰,冲他微笑。

 

Isak一辈子也不会忘掉的笑容。

 

“Halla, Isak!” 男孩说, “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男孩眨了眨眼。

 

是Even。


超市的那个Even,楼上卫生间的那个Even。“我要把你困在墙角”的那个Even,“这些安|全套可以给你最棒的高|潮”的那个Even。Isak站在那里。“不,过去几个月我完全没有想念过你”的那个Isak,“我一直拒绝相信你的存在”的那个Isak。那个Even,那个Isak,站在这间厕所里。

 

当Isak决定这将会是全新的一年的时候,他不是指“嘿,让超市的那个Even回到我的生活中来吧”。不,他想的是能够安心的生活,准备探索“全新”的自己。可是这该死的命运还有这该死的安排。

 

“你知道的,上一次我看见你的时候,你还会说话。” Even得意地坏笑着, 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寂静。

 

Isak翻了个白眼。呵呵,他们现在站在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改变过一样。Even的坏笑,Isak的白眼。好像这不是几个月之后的偶然重逢。 好像完全没有Isak甚至完全理解不了的尴尬。

 

就像上个春天的那个尽职尽责的超市工作人员一样,他没有把Isak的沉默当做想让他赶紧他妈离开的暗示。不,对Even来说,沉默就是邀请。


“拜托,我不至于做了什么事情让你那么讨厌我吧?”


Isak瑟缩了一下。对,他说的没错,但是,他什么也没做,这就是原因。


“你他妈怎么会在这里?”Isak终于找回了说话的声音。


Even耸耸肩,“我转学了。”

 

“啥?”

 

“怎么?你一点也不想我吗?” Even挑逗地问道,试图把手搂到Isak肩膀上来,脸上又是那个愚蠢的该死的微笑。Isak一把把他的手甩开,无视自己皮肤上已经开始蔓延开来的敏感刺痛。Fuck。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Isak冷冷地说。


“实际上我有,” Even开口道 ,“我回答了,Isak,你只是太震惊了没有注意到而已。”

 

“无所谓。那你他妈为什么要转学?谁他妈会在最后一年转学?”

 

Isak的大脑一片混乱。Even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会这样。Isak总是会变得过分投入和激动,他特么困惑得不行,大半时间都甚至不知自己正身处何地。

 

Even又耸耸肩,“也许我只是想尝试一点新事物。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新的开始。

 

真有趣,今天早些时候从他跨进尼森大门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这样想了。

 

只不过,现在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谁会想让一个活生生的黑历史整天在自己学校的走道里晃悠?Isak不想。他绝对不想。

 

“你之前是不知道我在这里上学吗?!” Isak有点恼了。恼他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Isak也在这里的巧合而感到不适,他看起来似乎还越来越有兴趣了。

 

“不知道,”他回答说,身体往前倾了一点, “但我现在知道了,所以转学越来越让人激动了。”

 

“Yeah? 为什么?”

 

Even没有回答,他默默地走上前来,伸手拨开了Isak连帽衫的帽子,露出了他的脖子,然后用手指开始沿着Isak脖子上的血管来回抚摸。

 

几个月前,在那个楼上的卫生间里,他在同样的地方用嘴唇和牙齿留下了痕迹。


这个小小的举动足以让Isak溃不成军,所有的那些记忆和感觉一股脑的全回来了,轻易打碎了Isak心里好不容易建起的那道防线。要不是Isak如此擅长伪装、隐瞒自己的情感的话,他可能已经哭出来了。Isak也他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他闭上了眼睛,Even没有说话。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Even已经离开了,又变成了他独自一人。Isak本来也可以拔腿就走的,如果不是他的胸口闷得他特么都无法呼吸的话。

   


                 ———————————— 


 

 

Mandag 12:56 5/9/16  (2016年9月5号 星期一中午12:56)

 

Even似乎无处不在。不管是Isak下课走出教室,或者走过学校前的空地,还是跟储物柜纠缠不休的时候,Even就出现了。有时出现在他的身旁,有时只是远远的站着,但Isak的雷达立刻就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他在那里。

 

即使他不在的时候,他也占据着Isak的大脑。Isak逃避不了,不管他多努力地想摆脱。该死的,他真的很他妈的很努力了。但让你分心之人就在这里,怎可以做到分心?

 

Even的所作所为也没有让他的日子好过一点。他的动作都很不起眼—— 当他知道Isak在看他的时候,他会舔过嘴唇,手指穿过自己的头发,故意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碰到他的肩膀。整整两个星期,Isak得到的只有Even经典的“Halla, Isak”,说完他就会走,矜持而完美的撩人。Isak开始意识到自己正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自己渴望Even。他想要更多。


当Even开始抓住一切机会暗示Isak他也想要他的时候,情况变得更糟。有时他会径直走到他的储物柜旁跟他说,“God, Isak, you're so fucking beautiful”,然后不等Isak的回应就转身离开。Isak心里有时也会暗自庆幸Even这样就不会看见他挣扎着眨眼,努力不要脸红的囧样。Even越撩,Isak越渴望得到他。恶性循环。


最该死的部分是Even知道。Oh,他特么肯定知道。Isak不傻,显然Even希望Isak是那个迈出下一步的人。这取决于Isak,看他想让这件事怎么发展。而Isak想否认,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想否认,拒绝承认他对Even的感觉是柏拉图以外的东西,不过这真的很艰难,尤其是当事人在食堂的另一边咬着嘴唇看向你的时候。令他沮丧的是,夜里Isak独自一人时,他的老二也他妈硬得要命。


Isak内心的一部分很气自己没有跟Even保持距离,气自己没有继续像以前一样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不然这样事情没准就他妈的会容易许多。他为什么他妈的非要决心让新的一年彻底改变来着?

 

Isak不想这样。他不应该忍受这样的折磨。他希望能回到以前那样简单的日子中去。

 

但同时,Isak也不确定,自己的生活真的简单过吗?

 

这样一想,比起其它的,Even的事也不是那么意外了。他的妈妈一半时间都有精神问题,他的爸爸特么的就那样一走了之了,也许他对Even这点道不明的情感也算不上世界末日。

 

也许,因为Even变得有一点点gay也不是那么糟的事情。

 

也许,意识到自己喜欢Even是命运想弥补他不幸生活的另一种方式。也许,这算…什么...gay apology?

 

也许,Isak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 




Fredag 13:21 9/9/16   (2016年9月9号 星期五 13:21)

 

Isak受不了了。那时刻紧绷的性|张力,还有当Isak以为Even没在看他的时候转眼过去却不小心交汇的视线,没错,他确实在看,每当他跟Even哪怕有最微小的接触时,他的心跳总会他妈的愚蠢地漏一拍。Isak受够了他的挑逗,受够了自我厌恶和否认自己的感情。他不想再当那种人了。


他在走廊里碰见了Even,然后把他推进了旁边的教室,在身后关上了门,Even靠着课桌看着他。


“在生物教室里乱|搞有点太寒酸了吧,你不觉得吗?”Even说着,沾沾自喜地冲Isak眨眨眼。

 

“你都在一个卫生间里让我|射|过了,you ass。” Isak讥讽着挤进了Even双|腿之间。

 

“My ass? No, baby,” Even环住他的腰,用手捏着他的屁股,“Your ass.”

 

Isak轻轻哼了一声,让Even的手在他的牛仔裤边缘游移,他把Even推着坐上了课桌,然后把Even拉近,双手探|索他的身体。

 

两人之间的空气逐渐升温,Even也许对在学校教室里乱|搞、“互相帮助”没有意见,但Isak把他弄进教室不是为了这个。

 

“Even——”Isak开口道,因为Even手掌在他臀部上的压力而咽了口口水,“——我一直在想五月派对的那个晚上。”


“Mmm,” Even只发出了这一点声音,他的嘴唇正忙着在Isak脖子上扫来扫去。他冰冷的嘴唇和火热的舌头交织在一起的感觉让Isak忍不住颤抖。

 

“关于…关于你说的那些话…”

 

Even显然没有在听,只是专心在用舌头舔Isak的脖子,Isak虽然非常,非常享受,但他真的很需要Even的注意。现在。

 

“Even, 等等。” 他说着,轻轻把Even推开了一点。Even有点困惑地退后,脸上写满了疑惑。就像那种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越界了的表情。Isak真的很想抚慰他脸上那种伤心困惑的小狗狗的样子。

 

“你还记得你说我们当时在卫生间里的那些事情是...真相吗?”

 

Even点点头,“你可以直接说我给了你一个手|活,Isak。”

 

不知道为什么,Isak突然被这句话弄得很害羞,好像他俩刚才不是差点就要在教室中央dry hump起来一样。(就是摩擦摩擦,穿着裤子的那种,油管里第一次就是这个)

 

“好吧。就那个。Well,我一直在想…也许, 你是对的。”

 

Even有点愣住了,他睁大眼睛,不像在看他的样子,眼睛却没有移开。Isak注意到他脸上开始出现微笑的弧角。

 

不过,这沉默让人难以忍受。Even似乎还在神游,Isak还在他妈的等他说点什么。

 

“你说点什么。” Isak央求着,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绝望。Shit。

 

Isak一说完,Even的脸立刻绽成了一朵花,他的视线因为Isak的坦白似乎直达了他灵魂深处,不可能似乎变成了可能。

 

也许,是这样的。

 

Even跳下桌子去拥抱Isak,Isak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弄得一个趔趄,还有一点困惑,因为他从来没有,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谁给他的拥抱。但是Even的拥抱给他的感觉,让Isak很确定今天剩下的他妈的所有时间他都可以继续抱下去,如果不结束的话。

 

Even分开了这个拥抱,好捧住他的脸亲吻他,Isak觉得这像是第一次跟人亲吻。真正的亲吻。

 

因为是的,他以前也跟女孩乱搞过。是的,他勾搭过的女孩手指头都数不过来。但是,不,他从来没有吻过他真正喜欢的人。而Isak现在很确定他很喜欢Even。至少喜欢到足以允许Even吻他的地步。


铃声马上就要响起了,但还剩下的几分钟还是他们的。他们一秒也没有浪费,Even中途只打断了一次亲吻勉强说出一句话,


What took you so fucking long?!



  ————TBC————



评论(51)
热度(191)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