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Love and Condoms-Chapter 2

作者:evenbakkas

原文➡️ Love and Condoms

前章➡️ Chapter 1



Summary:

“你他妈在笑什么?!”Isak愤怒地叫喊着,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因为我就知道。”Even回答,脸上还挂着满满的笑意。


“知道什么?”


Even站在Isak面前,一字一句地说。


“你喜欢我。”


What?



Notes:

1.这篇文里Isak的室友只有Eskild,没有Linn和Noora。他是Hartvig Nissen的一年级学生,Even是Elvebakken的二年级。


2.Isak是最典型的那种深柜,内心恐同。他非常在乎朋友们对他的看法,而他的朋友则没有那么在乎他的性取向。这一点跟第三季的设定差不多。


Chapter 2  真相


Isak一听见前门关上的声音,就从自己的房间冲进了走廊。


“这是你他妈要的安|全套!”Isak喊着,把那个盒子朝Eskild扔去。


Eskild赶紧低下腰,盒子从他的头顶飞过。


“谢谢你,my grumpy gay son!”


“ I’m not gay!”

    



                —————————————


2016.5.28 星期六上午11:57


eskild:

 

(11:57) halla isak

 

我跟昨晚在这过夜的那个男的出去了

 

家务清单贴在冰箱上了

 

(11:58) 别又装没看见

 


isak:

 

(12:09) 你他妈在说什么

 


eskild: 

 

(12:10) wow,你不是一般都要睡到下午2点以后才起的来吗

 

家务活是我们之前说好了的

 


isak:

 

(12:21) fuck off

 

好吧

 


eskild:

 

(12:21) good

 

(12:22) 我不在家的时候别惹麻烦

 


isak:

 

(12:23) 麻烦?!

 


eskild:

 

(12:25) 我昨晚回家的时候你好像又耍脾气了

 

我估计是出了什么事吧

 


isak:

 

(12:33) 我不想谈这个

 


eskild:

 

(12:33) 你确定?

 


isak:

 

(12:34) 我没事

 

bye eskild

 


eskild:

 

(12:35) bye 小暴脾气


Isak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把手机扔到了床头柜上。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不过Eskild已经成功地在四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让他又开始心烦意乱,还剥夺了他自由的星期六要他做家务。为什么又要听这个混蛋的话?


Oh, right。就因为他的爸爸抛弃了他,而他的妈妈连现在是几几年都不知道。That’s why。


Eskild说得没错,现在还不到下午两点。Isak今天的起床时间很不同寻常,他的大脑慢慢地清醒了过来,突然意识到自己是怎么在12:09分的时候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的。


也许跟他在不到18个小时前遇到的那个高个金发男孩有一点点关系。


还有,他黏黏糊糊的内裤,他现在一动腿就感觉得到。Jesus Christ。


上一次梦遗还是在Isak13岁的时候。之后,他的本能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性|幻想。他从没有随心所欲过,虽然他无法控制住自己做梦的内容,但他的内心里一直在本能抗拒着做梦的时候挖掘自己的性|幻想。谁知道会挖出啥。


那么,为什么现在,毫无防备的,他做着Even的嘴唇|包裹着他的老二的梦醒来?


Again, Jesus Christ.


这没有一点道理啊。事实上,自从昨天在超市里Even顶着那个愚蠢的发型朝他走来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对Isak来说都没有道理。那个关于安|全套的对话,Even当时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举动,挨得那么近,近到Isak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还有他柔软的嘴唇沿着他的脖子擦过…


Nope。这事从没发生过,这不是真的。整件事情都是幻想出来的。反正他以后又不会再见到Even,以后不去那家超市就是了。他现在就可以停止想这些事情。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Isak对自己重复了一遍。


结束了,但在心里某个角落,似乎预感到一切才刚刚开始。


                 —————————————


星期六下午15:28


jonas:

 

(15:28) how’s isakyaki

 


isak:

 

(15:31) eskild’s 正在逼我做家务抵偿房租

 

所以呵呵我很好 :)

 


jonas:

 

(15:36) 真糟糕

 

那你今晚还来吗?

 


isak:

 

(15:36) 今晚?

 


jonas:

 

(15:38) 派对啊?

 

别跟我说你忘了

 

(15:46) isak

 


isak:

 

(15:49) 放松点 jonas

 

谁的派对?

 


jonas:

 

(15:51) 一个Elvebakken二年级的

 

听说他的派对超级棒

 


isak:

 

(15:54) 我们认识他吗?


 

jonas:

 

(15:55) 不知道不过谁他妈在乎这个

 

有免费啤酒就行了

 


isak:

 

(15:59) 好的我会去的



                —————————————



现在是周六晚上,Isak正在自己的衣柜里东翻西找,试图找一件干净衣服穿,至少不脏不皱不臭的。Isak不是那种爱干净的人,他喜欢住在自己的小垃圾堆里,这让他觉得很舒适。他今天做了一天的清洁让公寓达到了Eskild的标准,不过他的房间还是自己的。这间卧室是公寓里Isak唯一尽情放飞了自我的地方。


唯一不好的就是他的柜子,乱得他妈一塌糊涂,找件干净衣服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可以花上整整20分钟在衣服堆里去找他需要的那一件。有的时候还会偶然翻出好几个月都没见过的衣服。


Isak专心致志地在柜子里找他需要的东西,以至于没有听见有人敲卧室门和门打开的声音。


直到Eskild开口讲话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Isak可以听出他已经很生气了。


“Isak,你为什么老在你该死的柜子里面?”他喊道。


Isak稍微回头看了一眼Eskild,然后继续转过去找衣服。


“Fuck off, Eskild!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爱干净的!”


Eskild叹了口气,“你要是同意让我帮你整理…”


“不用,我不需要我的衣服按袖长、颜色和季节放好。”


Isak翻了个白眼,Eskild耸耸肩。他们之间总是这样,Eskild总想充当那个“guru”的角色,而Isak总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们互相嫌弃死对方了,不过却平安无事。Isak也无法想象和其他人当室友是什么样的。


“你到底在找什么?”Eskild问着,一屁股坐在了Isak的床上。


“衣服。”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Isak,问你为什么找?”


“我,额,我今晚要跟Jonas他们去一个Bakka的派对。”


“Oi, Bakka的派对!那你最好带上安|全套啊,到时候没准会很疯狂呢。”Eskild说。


Isak咽了口口水,觉得自己开始出汗了。安全套这个想法让他想起了周五晚上的那个小插曲,他必须得忘掉。必需得忘掉。


“安|全套 ? ! 你特么是怎么知道的 ? !” Isak有点惊讶地问道。

 

“Hey, 我当年在Bakka的派对上也疯狂过 !”

 

“Yeah, 但你不是gay吗?”

 

“你好单纯,Isak,真的。”



               —————————————



在花了一整个周六做家务和试图忘掉Even后,Isak很需要这个派对。真的,真的很需要。他迫切地希望喝个烂醉,然后把一切抛在脑后。星期五的事情只是他跟一个陌生人的小插曲,一个他甚至都不会再见到的陌生人。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反正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他可以继续喝他的酒,继续他以前的生活,继续勾搭妹子。Nothing’s changed。


Isak跟另外三个男孩坐有轨电车去那个二年级的家,他们谈论着勾搭妹子和今晚希望见到的女孩,酒精、毒品和性。他们四个人现在生活的重心。


他们到达的时候,人已经多得开始在外面开派对了。Isak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多人的派对,他很高兴终于可以隐藏在人群之中灌醉自己。忘掉一切。


Isak不知道这是谁的家,不过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派对了。反正他只是想来这里把自己灌醉的。酒是谁的不关他的事。


他们四个人一进去就拿了啤酒,然后决定一起去后院,那里的音乐没有这么吵。在那里他们可以尽情地一边喝酒一边讨论怎么勾搭妹子,就像他们参加的每个派对那样。Isak大部分时候都保持沉默,只是偶尔插几句话。勾搭妹子对他来说很容易----因为他不在乎。他从来不会担心或者紧张什么的。派对上不就是这样的吗?习以为常。 


“你看见我们进来时候的那个金发小妞了吗?她还不错。”Magnus说。 


“兄弟你还不够那个段位!”Mahdi一盆冷水浇下来。 


“The fuck!为什么所有的女孩都在我的段位之外?”Magnus绝望地问。 


“因为她们都是活人,”Jonas在旁边会心一击,Magnus打了他一下。 


Isak翻了个白眼。要是以前他肯定会加入他们,取笑Magnus有多饥|渴,但今晚,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有那个心情。他的思绪在别处,想着别的事。想着某个人。 


Fuck。Isak需要更多的酒。他已经喝完了一瓶,可他妈远远还不够。 


“Shit, 我要再去拿一瓶啤酒,你们需要帮带吗?”


“Jesus fuck, Isak! 我们才刚来没几分钟呢!”


“随便你们。你们太弱了。”


Isak站起身走开,准备去房子里再找点啤酒。这很不容易,因为到处都挤满了人,一层一层的人墙迷宫。等他走到厨房的时候,已经被推搡了三次,被亲了一次,还避开了好几次呕吐物,他不想数了。真他妈是一团槽。 


“Even!”他听见一个女孩在厨房门口喊着。他呆住了。 


Fucking shit。这不可能啊?这不可能。 


lsak不想转身。他想接下来一整晚就站在这里,面对壁橱,不要再想起那个让他在超市中央硬|了的男孩。他真他妈不想听见这个名字被念出来。他的大脑已经念了千千万万遍了。 


等Isak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厨房站了好长时间了,他终于攒够了足够的勇气回到他的朋友身边去。不过,他一转过墙角走进客厅,就看见了房间另一边的一头熟悉的金发,还有熟悉的眼睛,熟悉的嘴唇,熟悉的身影。真的是他,是他。


Even。 


超市里的那个Even,那个教了他关于安|全套的有意思的事的Even,那个把他撩得浑身燥热,心烦意乱,一回家就迫不及待地释放了自己的Even。那个Even。


Even没有注意到Isak,他正很专心地跟一个女孩在说话,Isak估计是之前叫他名字的那个女孩。不过感谢老天,如果Even认出了他,Isak真他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可能会立刻把Jonas、Magnus和Mahdi抛在脑后,然后一路全速逃回自己的公寓。他不在乎有多远。


Isak成功地躲躲闪闪地逃回了朋友身边,当然一路上还得避开呕吐物。男孩们还在原地,还在谈论女孩,依然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像往常一样。


“你他妈去哪了? 离开了快20分钟了。” Jonas问道。

 

Isak脸都皱成了一团, “Uh, 人太多了。这地方跟他妈迷宫一样。”

 

“碰到什么漂亮的女孩没?”Magnus问。

 

“没有,不过到处都是呕吐物还有…”

 

Even.


“…一些很饥|渴的小妞。”

 

“Oi, 听起来是Magnus的菜!” Mahdi开玩笑道。

 

“Fuck off !”


Isak在男孩中间坐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是个大趴体, 是他参加过的最大型之一, Even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里发现他。他甚至可能都不记得他了。Isak希望是这样最好。他的一切想法都是建立在以后不会再见到Even的基础上的。这只是命运跟他开的一个无聊的玩笑。也许,如果他闭上眼睛,他会被传送回他自己的公寓,然后一切安好。他就安全了。

 

Isak闭上了眼睛。不过再睁开的时候,他没有回到自己的公寓里。

 

Oh, 不。Isak再睁开眼睛时,他看见Even正朝他走来,眼睛看着他。他突然比在超市的时候还要慌张。Fuck。

 

“Isak, 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Even走到男孩们旁边开口了。Isak保持着沉默。


其他三个人在Even和Isak之间看来看去, 显然十分困惑。 见Isak一句话都没有回应,他们更疑惑了。

 

“The fuck? Isak你认识他吗?” Mahdi问道。


“不——”

 

“没错!哦,Isak和我,我们是老朋友了。” Even打断了他的话,冲Isak眨了眨眼,然后注意力重新落回Mahdi身上。What the fuck?!

 

“Uh, 他之前从没有提过你…” Jonas说。

 

“Yeah,他有点害羞,对吧?Hey——“ Even看着Isak,脸上坏笑着,“——Isak,那些安|全套好用吗?”

 

What. the. Fuck.

 

这不是真的。Even不在这里,我也不在这里,没有人在这里。这一定是我大脑自己想象出来的,对吧?这也太不现实了。

 

Isak今晚第二次呆住了。他可以感觉到脊背上一阵发凉。男孩们都在看他,眼睛在Isak和Even之间扫来扫去。 Jonas, Magnus, Mahdi。

 

“安|全套?” Mahdi问道,他有点惊讶地眯着眼看着Isak。

 

Isak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大脑现在一片空白。他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落个这种境地。哪个混蛋男的会问另一个男人关于安|全套的事?!

 

Oh, right。Even做得出来。

 

他怎么他妈的问得出口。What the fuck。


“我…我要去上厕所。” Isak飞快地说,逃离了这张桌子。Even还在他妈的冲他微笑。

 

Isak逃去了卫生间,他在里面不安地踱来踱去,手指拉扯着自己的头发。他简直他妈的不敢相信这一切。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Isak背对着门走的时候听见门被打开了,他喊了句“里面他妈的有人” ,可是门没有被关上,他又加了句,“说真的你个变态为什么他妈的不敲门就——“

 

Isak转过身。是Even。

 

“Even, what the fuck?!” Isak喊出声,Even整个人已经进来了,在身后带上了门, “你出去!”

 

“怎么,你想把我从我自己家的厕所赶出去吗?” Even不急不恼,挑逗地问道,他开始朝Isak走来。

 

“什么?”他刚才特么的在说什么?


Isak这时才突然意识到什么。哦。哦。 这是Even的家。他的房子。他是…他就是那个Elvebakken的二年级。这是他的派对。

 

Holy fuck. 

 

Isak一句话也说不出来,Even离得越来越近,Isak只好退到了墙边。他现在紧张得要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一步步往后退,直到他的后背抵上了冰冷坚硬的墙面。然后, Even把手撑在了他身边的墙上,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Isak就,他就, 凌乱了。(这是被壁咚了吗🤦‍♀️)

 

他发现自己又处在了超市的那种境地,他本来那么确定自己永远,永远不会再经历一次了的。What the fuck?

 

Even没有说话,他只是舔着嘴唇,上上下下地打量着Isak,而Isak眯着眼睛同样上上下下地打量他,Even笑了起来。

 

他微笑着。Isak昨天才见过的那种愚蠢的该死的微笑。这个该死的微笑让他不自觉地蜷起了脚趾,让他的心脏,你懂得,那样子。 他的心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也不应该有。至少,对象不应该是Even。


“你他妈在笑什么?!”Isak愤怒地叫喊着,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因为我就知道。”Even回答,脸上还挂着满满的笑意。


“知道什么?”


Even站在Isak面前,一字一句地说。


“你喜欢我。”


What?


别忘记戳链接➡️这篇进展快多了哦😝


————TBC————



评论(23)
热度(198)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