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17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16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 17

Isak最后不得不离开Even的公寓。Even星期二一大早要看医生,星期一晚上要跟朋友一起吃饭,所以星期一傍晚的时候他送Isak去火车站,穿着紧身牛仔裤和衬衫,样子很帅。


他们拥抱着,在对方的耳边小声地说再见,直到Isak上了火车,Even尊重Isak目前不想在公众场合亲热的想法,所以在出门前就亲吻他道别。当然不仅仅是亲吻,他把他按在门上在他的锁骨处吸允出了新的吻痕,好“让他记住他”,把Isak又弄硬了才罢休。


Isak在车窗边跟他挥手,他知道他们很快会再见面的。但他还是觉得有一点伤感,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听着音乐,翻看着新通知、评论和过去几天里他在社交媒体上收到的私信。


大多数都是人们为Evak激动得流泪,要求他的回应,还给他发同人图。他现在还不想给出任何回复,或者更新点什么东西告诉大家这个消息。他喜欢Even的youtube,喜欢看着他,不过这些天跟自己的粉丝互动一下的动力却几乎为零。他想起Even是每周都要拍Q&A的,突然很好奇Even今天会说些什么,或者他今天还会拍吗?


一个小时的车程里他坐在那里任由自己的思绪飘散,不可避免地回想起今早在厨房里Even的诚实供认。Even有躁郁症,这个并没有吓到Isak。他想更了解这个病,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Even是否需要他的帮助,不过他不认为会有他俩无法解决的事情。显然Even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让事情容易了许多。


他想着Even,他高中毕业后情况并不乐观,需要面对精神疾病、性取向这些问题,而且并没有马上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同时还要处理跟Sonja的关系,她可既是他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室友,更不用说还有那所有人都会经历的高中毕业即将迈入成人世界的迷茫和压力。他突然很为Even骄傲,突然意识到Even就是需要他这样。他需要支持,就像Isak需要他的支持一样。


他想起Even说过有一段时间很需要Sonja的支持,这才理解了他们之间那亲密的关系是怎么来的。如果Sonja在他经历这些的时候一直陪伴在他左右,Isak当然不想因为现在他俩在一起了就让她离得远远的。毕竟,她很可能给了Even很多帮助,把他塑造成了现在的Even,这个让Isak唯一想在一起的Even。


Isak还想起Even说他们的分手是因为走得太近了。他想着这句话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要怎样做才不会让Even和Sonja的事在他们身上重演一遍。


“你现在跟我在一起,我也跟你在一起。”他这样对他说,这对Isak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Isak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这句话。但他也知道,他不会想只要一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就跑去找Even的。他正在爱上他,速度比他想的要快得多,他很愿意接受Even今早在厨房提出的安慰和支持。不过他并不想让自己的人生从此就只剩下Even。他不想让自己觉得现在有男朋友了,所以之前的那些担心和问题就不再重要了。这只不过给了他面对它们的勇气,因为他现在知道,Even会一直站在他身边,不管发生了什么。


火车走了一半的时候,他决定把他对Even生活的嫉妒,当然不仅仅是他的,还有Sonja的、Sana的、Magnus和Mahdi的,几乎所有他认识的人,把对他们生活的嫉妒转化为让他不那么伤感的东西。他花了太多时间在不爽别人的成就上,却从来没有想过拿这些时间发展自己的长处。他必须忘掉这些丑陋的想法,找点别的事做。他不一定要像他们那样。他不需要Sonja或者Sana聪明的大脑,或者Even的长相,或者Eskild的自信。如果他想更像他周围人那样,那他可有得吹嘘了。


即将到达奥斯陆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因为过去一小时的思考充满了神采。Even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照片,是他在今晚餐厅卫生间里的自拍。Isak赞了这张照片,还评论了一颗绿心,他没有多想,除了希望这个能带给Even一个微笑。他回到公寓的时候,Even通过facebook私信了他五颗绿心。


公寓里没人,但Eskild在他的房门上留了一张彩虹便签,上面写着“明早11点跟女孩们去喝咖啡”。他走进房间,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过去的这个周末似乎从没发生过。他的房间还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但他的大脑知道,一切都已经改变了。以前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他总是会很开心回到自己的房间,不过今晚他并不想独自一人度过。


他最后跟Jonas打了电话,听他聊了两小时的新款游戏,他的家人以及最近刚买的xbox,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他听说过Evak没有。Jonas没有否认,于是Isak接下来的一整晚都在跟他谈论Even,讲了过去几周发生的一切事情。Jonas终于说他也有了新对象,他们聊这些聊到很晚。还确定了下一次Jonas来奥斯陆玩的日期。


挂了电话后,Isak看见Even赶在午夜前上传了他的周一Q&A。视频没有经过剪辑,也不是很长,显然他只是赶在晚餐后的一点时间里拍的。为了回应他上周的视频,他回答了一些关于他不是直男的问题,像他什么时候知道的,他现在对此有什么感受之类的。大部分都是Isak已经知道了的。但Even坐在他的床上,盘着腿,看起来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帅,他回答着这些问题,仿佛这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一样,Isak被这幅景象迷住了。


“我以前经历过别人的反对,这是肯定的,但我渐渐学会了不要受这些的困扰。”Even说。“我自己的大脑已经制造了足够多的麻烦,所以我不需要更多来自别人的麻烦。我只会去面对那些真正值得我关心的事情,而不是别人想要我关心的事情。我现在不会花很多时间去想自己不仅仅只被女孩吸引的问题,这就是真正的我。”


Isak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也说出这些话的样子。他又给Even发了一颗心。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Eskild的消息,一张他和Noora的合影,还有提醒他别忘了喝咖啡的事情。他赶紧起床,刚好在约定的时间赶到,很高兴在一个周末的节制后终于又喝到了热热的咖啡。他给Even发了一张他喝咖啡的照片,然后被Eskild打断了,他感到十分震惊,首先,Even居然成功地让Isak开始使用facebook发消息了,其次,Isak居然还没有Even的手机号码。Eskild赶紧把Even的手机号发给了他,并对此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之后,Isak一直悄悄地在桌子底下跟Even聊天,直到很无礼地被Eva和Vilde的到来打断了。他们不出意料地开始谈论youtube,Isak漫不经心地同意跟他们拍个小视频。Eskild终于把摄像机收进了包里,Isak决定是时候说点什么了。他已经告诉了Eskild和Jonas,Sonja也知道了,让人痛苦的是,似乎对于世界上其他人来说也是再明显不过的。他还是不怎么想在网络上挑明这个,当然他只是觉得没有这个义务而已,但这些人是他的朋友。她们接受了Even和Eskild,两人上周还在他的派对上毫不遮掩地亲热。


“我现在跟Even在一起了。”他在他们聊天的短暂间隙里脱口而出,然后看见Eskild差点又要飙出眼泪了。姑娘们一点也没惊讶,完全跳过了像昨晚Jonas那样问常规问题的阶段,直接开始追问他关于Even身体的事,试图构想出生动的白日梦素材来,当然Isak拒绝回答她们的任何问题。


他又跟Even发了一颗小绿心,这次是在桌面上发的。


Isak觉得胸口越来越轻松,问题似乎一个一个解决了。而且他第一次自愿积极地加入了他们在细节谈论Even的腹肌之后的谈话。听着他们说那些让Isak想马上跳上下一班火车去把他的衣服扒|光。女孩们走了之后Eskild又亢奋了起来,他喝了太多咖啡,而且很想庆祝Isak终于“长大成人了”。晚上他们看了《辣身舞》⟫,最后Eskild又哭了,在喝了很多啤酒,吃了很多中国面条之后,他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星期三的时候Isak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再次见到Even,中午的时候他跟他打了个电话,问能不能再去他的家。让他失望的是,Even已经约好要跟父母吃晚饭,还会在他们家过夜。不过他要Isak明天过去,所以Isak挂电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微笑的。


通话结束后他发现自己有一条facebook通知。是来自Sonja的好友请求,他犹豫了一会,点了接受。跟Even的前任当facebook好友也许会有点奇怪,不过既然他们两人本身仍然是好友,也许这样也无所谓。不过看见Sonja同时还跟他发了一条消息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惊讶。


“Hey Isak, Even提到你在找工作什么的。很久以前他逼着我看过你频道上的视频(没错,他很早以前就对你有意思了),所以我记得你喜欢游戏。大学里我们会跟不同的杂志合作,设计封面图什么的,其中一个是游戏杂志。我还留有他们的电话,可以发给你,我还可以给他们提前打个招呼。他们正在招实习生。让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Isak把这个消息看了两遍。他知道这条信息最重要的部分是关于实习的机会,不过他必须先弄清楚“他很早以前就对你有意思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很早以前”是多早以前?他傻呼呼地对着屏幕微笑,想象着Even给Sonja看他的视频时候的样子,告诉她他觉得这个男孩很可爱。就像你会跟朋友说的那样。


他很快地回复了Sonja,万分感谢了她,并且告诉她他明天会过去,这样她就可以说得更详细一点。


那晚睡觉之前,Isak又去搜了一下Evak的tag。他知道这样做很奇怪,不过他现在知道Even也喜欢经常刷这个,所以他可以拿这个当借口放飞一下。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很怕人们把他和Even提在一起,不过现在他在搜索框里输入’Evak’的时候已经不再害怕了。他只看见有好多人在为他高兴。他往下翻了很久,为Even帅气的脸庞感到惊叹,心里越发想念他,仅仅是想到明天就可以再见到他,他又不由自主地硬了。



TBC


评论(8)
热度(129)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