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12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11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 12

Isak再一次在Even之前醒来。他是被尿憋醒的,喉咙干痒,太阳穴突突的疼。他看都没看一眼Even就起床往厕所冲去,路上扶着走廊的墙免得自己摔倒。


他接着水龙头喝了许久的水,把凉水扑在自己发烧的脸上后感觉好多了。他在Eskild的抽屉里找到了止疼药,合着水咽了下去。然后慢慢地往客厅走,中途往Eskild的房间里瞄了一眼,看他是不是回床上睡觉了。


他已经忘记公寓被昨晚的派对弄得有多乱了,他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在厨房的椅子上坐下,双腿弯曲把膝盖抵在胸前。之后他允许自己的大脑开始回忆一切。


他希望能清醒地思考,耐心地给自己足够的时间,接下来的一整天他可能还会和Even一起度过,他可不希望到时候又断线。不过,他现在毫无头绪。开心和害怕似乎抵消掉了所有情绪,他现在很冷静。


他之前很害怕跟Even在一起,害怕他们之间那一点点的可能性,但是现在Even正睡在他的床上,向他保证今天会疯狂地亲吻他,他现在已经鼓足了勇气准备面对自己的感觉,但他却没有精力来感到害怕了。其实他怕的不是爱上Even,而是别人的看法。


想到这他感到了紧张。他回想起在派对上,有多少人看见了他俩在一起,还有Eskild的镜头,几乎一整晚都在拍他俩,他还记得他一直抓着Even的手,挂在他身上,像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友。他昨晚几乎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出柜了,正是这个把他吓得屁滚尿流。而不是Even,不是他日益强烈的情感,也不是害怕Even还待在这里,即将和他度过今天的时光。


事情是一步一步发展的。但还是感觉不妙。Isak在冰冷的厨房里瑟瑟发抖,双臂紧紧地抱住自己。他还没准备好面对自己的愚蠢。比如昨晚那样的放飞自我。


他开始越来越焦虑,Isak尝试让自己不要把事情往那么可怕的方面想,但这本身就是个让人恐惧的问题。他昨晚对Even的那些所作所为,是那么的纠缠不休,还扒拉在人家身上,也没有尊重他的底线。Even会不会误会他经常这样?想到这Isak脸红了,他把头垂到了膝盖上。他以后再也不要喝酒了。他昨晚才刚向Even道了歉,好不容易让一切回归正常轨道了,结果现在他有了更多需要抱歉的事情。如果他一直是这么一团糟的话,Even怎么会想跟他在一起呢?


过了一会儿Eskild突然进了厨房,Isak还沉浸在他昨晚的那些小破事儿里。他垂下眼睛看了眼Isak,然后坐在了他对面,皱起了眉头。“咖啡呢?”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Isak的喉咙也一样。


“我还没有煮。”


Eskild过了好长时间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然后他起身朝咖啡机走去。“我等会再问问Even,我需要先清醒一下。Shit,我的头疼死了,有阿司匹林吗?”


Isak不想表现出他对Eskild现在人畜无害的样子有多高兴,于是自愿去浴室帮他拿止疼药。他回来的时候,厨房里已经充满了咖啡豆的香味,Isak立刻感觉好多了。


“他还在这里,对吧?”


“是的。在睡觉。”


他们相顾无言地坐着,这种情况几乎从没发生过,就在Isak以为自己开始慢慢适应的时候,Eskild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开始回忆昨晚的事。


“你看见Eva和Vilde了吗?我发誓她们比你俩还要出格呢。也许对你来说是件幸运的事。你是怎么想的?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你们在一起了,有好多人来问我你俩是什么情况,我真想关掉音乐,然后对所有人大喊‛是的,没错,他俩在一起了,他们很可爱,别去打扰他们’,但我觉得你不会同意我这样做的。”


“没错。还有,我们没有在一起。”


Eskild睁大了眼睛,差点把咖啡吐回了杯子里。“你是怎么回事?我帮你把他请来了,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你咋又搞砸了?你当时把他拉你房间去了,之后你们就亲亲然后和好了,对吧?”


Isak又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他还没有清醒到足以应付这个话题,但他觉得自己好像欠Eskild一个解释,毕竟最近很多让Isak觉得开心的事情都是因为他。


“我们和好了,但是没有亲。我发誓,我后来醉得一塌糊涂,我当时对他来说一定是世界上最没有吸引力的人。喝醉的人都很讨厌。你昨晚就挺讨厌的。”


“我才没有,Isak,我没有。”Eskild拼命地摇了摇头。“你也是,小可爱,你看起来漂亮极了,我向你保证。”


“好吧,不过你也醉得不轻,所以这话不怎么可信。”他喝了一大口咖啡,舌头被烫到了,疼得他缩了一下。“不过还是谢谢你邀请他来了派对。我很高兴他来了,我们得以解决了一点问题。”


“一点问题?Isak,我知道你从来不找对象,但你现在是在担心什么?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你这样畏畏缩缩的几个意思?”


Isak想了想,首先,他不想冒着被拒绝的风险。除非他们正式谈过了,除非他亲耳听见Even说了那些话,除非他可以肯定他现在能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否则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跟Even在一起。其次,如果,如果!他的大脑接受他俩在一起了,他就必须得面对现实的问题。他不想遮遮掩掩地处在一段感情之中。Even值得更多。


“我还没有准备好。”他看着自己的咖啡杯,轻轻地说。他多希望自己能像Eskild一样可以轻松地承认自己,并为此感到骄傲。但他不想因为这个引来别人的注意、好奇打量他的眼神,在他背后谈论他喜欢被|操。这是不对的,因为他不喜欢。目前。


“没关系的,baby。”Eskild理解地冲Isak点点头。“但你喜欢昨晚的走向吗?Hey,Even!睡得怎么样?”


Isak一惊,抬起了头,看见Even只穿内裤地站在走廊里,看起来有点疲惫,但估计没有Isak和Eskild这么糟。


“很棒。”他好像在沉思着什么,但Isak知道他需要一点时间回到高兴的情绪中去。他充满暗示地看了眼Eevn,无声地向他询问,但他只是冲他笑了笑,然后对着他的咖啡杯挑了挑眉毛。


他们一起慢慢地吃了早餐,Eskild一直在叽叽喳喳地谈论派对上的人,告诉Even他和Isak共同的朋友,他们紧密联系的朋友圈。Even问了Magnus和Mahdi,Isak告诉他他们是他的高中朋友。他们交换了几次眼神,手在桌上故意地擦过对方,但有Eskild在场,他们还是尽量克制自己,忘掉了那些想法。


清理公寓花了比想象的少得多的时间,最后他们坐在刚整理干净的客厅里,Eskild在旁边清点着昨晚客人落下的物品,然后对着手机里拍的几百张照片大笑,慢慢地想起了昨晚那些快乐的回忆。


Isak感到Even的膝盖轻轻地顶了顶他,他转过头去看他。


“你想跟我一起回去吗?我好像跟Sonja保证今天会回去帮她清理大学的一些东西,但你想一起来吗?”他的声音很低,显然不是邀请Eskild一起。


Isak想都没想地点了点头。


“她也学电影吗?”


“不,她学艺术史。不过这两者共通的地方有很多。”


Isak努力不为这条信息和Sonja的聪明感到心烦,他起身去打包了一些衣服和日用品,以防万一他要在那里过夜。他几乎是孤注一掷,现在是下午,而去Even的家要花点时间。他还没有整理完,Eskild就在他开着的卧室门上敲了敲,迈着自信地步伐晃进了他的房间,手上拿着一盒安全|套和润滑剂。


“只是以防万一!”他冲着受到了惊吓的Isak喊道,然后把那两样东西扔进了他的包。“你需要来一个简短的事前谈话吗?要建议吗?或者问题?随便什么?这进展得有点快了,我本来还希望在你进入同性的世界之前,咱俩能有个正式点的谈话的。”


“没那回事。”Isak哼了一声,然后随意地扔了件厚毛衣在上面,拉上了拉链。


“你是指谈话?还是你跟Even今晚?”


“两个都是。”


“为什么?我理解不想参与重大的人生谈话,你就这个德行,但昨晚出什么事了吗?你这么确定不会继续了?很糟吗?”


Isak警觉地看了眼门口,Eskild压低了声音,但仅仅只重复了一遍问题。“很糟吗?”


“不是的。但没什么事发生,好吧?我们只是...抱了一下。然后…”Isak挥了挥手,脸因为羞耻变红了。“我们还没到能用上这些玩意儿的地步。”他指了指自己的包,然后拎起来往门口走去。


“我需要你每小时都跟我实时汇报情况。别把我忘了,好吗?”Eskild跟着Isak走到了前门,Even正在那等着,衣服穿好了,东西也收拾好了。


他们拥抱了Eskild说再见,拍了最后一张合照给他放在Instagram上,然后,又只剩他俩了。有那么一会儿,Isak以为Even会在公寓门前迫不及待地吻上他。但他没有。他冲Isak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往前走去,步伐轻松地跳下楼梯,包一颠一颠地弹在他的背上。


往车站走的路上Isak一直都在想自己有多希望能再次握住Even的手。昨晚很棒,但他醉得厉害以至于现在都开始后悔了,所以他只是把手往口袋深处揣了揣。他们一到Even家独处后他会立刻把他的手牵过来的。不过现在,还是保持现状最好。


火车上他们紧紧地挨坐在一起,但比起昨晚,他们之间似乎还是有看不见的距离。Isak觉得有一点点尴尬,每次他们不小心对视的时间过长或者碰到对方时他都觉得有人在看他们。Even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不自然,他很规矩地坐着,时不时地跟Isak讲两句话,或者,只是看着车窗外沉思着。


他们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站,又走了十五分钟到了Even的公寓。这个地区很不错,比Isak习惯的奥斯陆有更多的绿色植物。Even给他大致地指了指他以前的学校,还有他喜欢的地方,但路过其它的地方时他没有再说别的话。


之前还在火车上的时候太阳就已经落山了,所以他们在一片漆黑中静静地走着,街上几乎没有别的行人。Fuck it。Isak把手伸了过去,Even几乎没有犹豫地握住了,他松了口气,开心地哼出声。


TBC



评论(13)
热度(154)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