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9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8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Previously on The Comments Below:Isak跟Even出来hang out的时候知道了他有前女友,而且还同她保持着室友关系,所以Isak通过他可怜的人生经验判断出Even是直的。但是他之前在汤上刷多了Evak tag,被妹子们洗脑了,真以为他们发生了什么,现实的残酷让小天使很受打击,他以为是自己想太多。他们在公园里告别的时候Even亲吻了他的脸颊,拍了合照,但是Isak知道他们最多只能当普通朋友了,他很失落地回了家…)


Chapter 9

这个周末对Isak来说糟糕透了。他整个周五都呆在床上,只中途起来过一次,忍受着Eskild冲他嚷嚷。显然他跟Even之前在公园里拍的那张粉丝合照现在正在网上疯播,Eskild为此“很受伤”、“很失望”,因为Isak偷偷跑出去跟Even玩还不告诉他。而且在Even旁边的时候Isak完全忘记了手机的事,Eskild给他发了一堆消息,要Isak赶紧回家跟他和姑娘们一起玩,他既没有看见也没有回复。


除了这个,Eskild还有一大堆要抱怨的,Isak气鼓鼓地把咖啡往滤网上倒的时候撒得橱柜上到处都是,Eskild差点疯了,开始冲他嚷嚷他的存在总是在破坏这个公寓的整洁,他受够了总是一个人对着Isak唱单簧。


几个小时后Eskild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回他父母家过周末了。Isak压根没放在心上,反正他一直在床上歪着。后来他还是去厨房清理了之前弄的咖啡渍,洗了一个长长的热水澡,希望能让水流带走他的焦虑,不过很可悲地失败了,他最后在那里傻傻地呆了将近一个小时,想着他有多讨厌现在的生活。


直到星期六中午的时候他仍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这时他收到了Even的一条新消息。Even的上一条消息他没有回复,也许无视问题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我明天会来奥斯陆跟我的朋友Sana拍视频。你想一起吗?或者拍完我再来找你?”


Isak看到这条消息后呻吟着把头埋在了被子里。他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想着怎么回复。他当然很想见到Even,迫不及待的那种。上次一分开他就开始疯狂地想念Even在身边的陪伴。但是如果他俩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的话,他又怎能做到就那样若无其事地跟他一起玩呢?


Isak越想着他们在咖啡店的那些谈话就越说服自己,如果Even知道自己对他有意思的话就不会再想接近他了。他那么在意Eskild是不是对他抱有希望,还暗示他只会在Eskild明白自己对他没有感觉的情况下再跟他玩。Even显然对暗恋没有兴趣。他不想让别人误会什么。因此Isak最好还是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他最后艰难地回复了一个“有事”,然后按了发送键。如果他回复得很友善的话,Even就不会明白他的意思。他没准会下周再问一次,那时Isak也许不会有再拒绝第二次的勇气,最后还是会跟他混一起去。他希望这个蹩脚的回复能让Even自觉保持距离。至少目前奏效了,因为Even没过多久就回复了一个“ok”。


Isak再一次受到了暴击,他又想哭了。他讨厌自己必须得故意破坏关系。他怯懦的内心造成了他现在不幸福的生活,但他还是没法鼓起勇气告诉Even一切。告诉他他对他有意思,很喜欢他,再跟他见面但只能保持朋友的身份会让他的心脏撕裂般的疼痛。而且他也讨厌自己是gay,他本来只想过简简单单的生活,现在却要在两条路间做出选择:不幸福地当个深柜或者不情愿地出柜。


周日晚上的时候Isak又沉迷到电脑里去了,他几乎玩了一整天的游戏。他的头很疼,房间味道比以前更糟糕,他受够了没完没了的自我怜悯,但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他想跟Even发消息问问他还在不在奥斯陆,他们还能不能见面。但是,他只是打开了跟Jonas的聊天页,打过去了长长一段话,抱怨他的生活,然后没有按发送键又删掉了。


他听见了Eskild回家的动静。他在厨房和客厅里晃了一圈之后就来轻轻地敲Isak的门。“Isak?”他在门外喊了一声然后走了进来。“Oh my god,这什么味儿啊!你要么把窗户打开,要么我们到客厅里去说话。”


Isak起身重重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打开了窗子。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让他觉得非常舒服,之前应该出门去走走的。


“你怎么回事啊?我本来准备周五晚上跟你打电话的,因为我觉得很愧疚,但你没接。你整个周末都把我无视了,然后很显然你就一直待在你的房间里,浪费生命。我唯一能确定你还活着就是看到你用了我们的Netflix账号。”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担心而不是生气。


Isak在床边坐下,觉得很迷茫。他很想跟Eskild谈谈,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Baby,”Eskild哼哼唧唧地说,故意拖长了y音,坐在Isak旁边搂住了他的肩膀。他身上是花香的味道。“你应该跟我谈谈了。你知道Even跟我发消息了吗?问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本来准备明天回来的,但我改变主意还是先回来看看你。所以你别这样子一句话不说用沉默来面对我,我知道这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之前洒了的咖啡和那个小争吵。”


“Even?他说什么了?”


“他问你还好吧,我刚才说了。”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他是怎么问的,原话是什么?“Isak揉了揉眼睛,觉得现在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艰难无比。


”他问,‘Isak还好吧?’,这就是原话。你要我拿出手机给你看看吗?”Eskild已经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但是Isak摇了摇头。


“知道了。谢谢你跑回来看我。我没事。”之前窗口吹来的新鲜空气感觉还算宜人,但是现在已经有点冷了。Isak想站起来摆脱Eskild的手,但是他把他牢牢地摁住了。


“你必须得告诉我出什么事了,不然我不会让你走的。我们两个在这里被冻死也没关系。”


面对这样的威胁Isak深呼吸了一下。他闭上了眼睛才能把话说出来,听起来几乎低不可闻。“我喜欢Even。非常非常喜欢。”


Eskild虽然之前说等他说完就会放手,但现在却把他搂得更紧了。“Oh Isak, 你之前为什么不说呢?我一直都知道啊,承认这些就那么难吗?”他突然停下了。“抱歉,我懂了。我知道要承认很难,对不起。I’m so proud of you.”


”我们能跳过这个出柜谈话吗?”Isak小声说,还是不敢相信他自己的声音。


“现在可以不谈。”Eskild迟疑了一会才说。“那你想谈什么?你想说说你跟Even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发生。他下午来喝了个咖啡,然后我们在公园里走了走,就这。”


“这是表面的事,我问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Eskild开始搓他的脸仿佛他重获新生一样,Isak推开了他的手。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都是我自己脑补出来的。我希望是真的,但不是的。只有咖啡和散步而已。”


“如果真的只有这些的话你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脑补不是无缘无故的。如果你觉得有什么的话,那一般都有什么的。”Eskild阐述着他的理论,听起来这些话他以前没少说。


Iska站起来去关上了窗户。他把额头抵在冰冷的玻璃上。“他说了他是直的,Eskild。什么都没有。”


“等等等等等等。”Isak听见Eskild跳起来的声音。“他说了吗?原话?”


“不是的,但是他一直在说他的前女友,然后还说不想让你抱有希望,还有,他还撩了女服务生,所以我觉得这已经很明显了。”


“他说了吗?关于我的?”Eskild的声音听起来在笑,Isak马上后悔说出口了。“他人真好。他真的很棒,对吧?但这些都不能证明他是直的啊,Isak,相信我。我也有过前女友啊,拜托。我也一直在撩Noora啊。”


Isak惊讶地转过头。“你还有过女朋友?”


他看见Eskild脸红了,他更惊讶了。“好吧,当时我们都很小,连青少年都算不上,我也不知道别的。”


“Well,据我所知Even是最近才跟Sonja分手的。至少他们交往的时候都不是小屁孩了。而且他们现在还住在一起。”


“Sonja?我在他的视频里见过她,oh my god,我还不知道她是他的前女友呢!”Eskild捂住了嘴巴,看来对这个最新八卦非常震惊。


“你别这么抓马queen了,给我点建议啊。”Isak呻吟着抱怨。


“首先,我们要再给你的房间通通风。然后你去洗个澡,你刚洗了的话就再去洗一遍,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然后我们把你的房间整理一下,你今晚必须12点以前睡觉。明天是星期一,一个总是可以让你重新开始的日子,我们去一个好点的地方吃早餐,然后再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Isak喜欢这个主意。不过晚上他在Eskild的房间过了夜,他现在需要陪伴,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


星期一早上的时候,他们出门吃了早餐,Isak感觉好多了。他甚至开心得跟Eskild讲了好几遍他很高兴有他这个朋友,还为他的三杯橙汁掺香槟付了账单。


Eskild回家路上一直在各种傻笑。到家后Isak把他弄到沙发上让他喝了一大杯水,他有点醉了,拿出手机给Isak看。


”Oooh,Even更新了他的周一Q&A,你想看看吗?”


Isak想了一会。他现在好不容易感觉好点了,他现在真的想看见Even的脸吗?


“也许会有惊喜呢,Isak宝贝。”Eskild含糊不清地说。“今天是周一,一周中我们最喜欢的一天,你跟你最最好的朋友在一起,我会让你愉快地度过这一周的,因为我爱你,Isak,你知道吧。”他又搂住了Isak,Isak没有抱怨着推开。


他现在确实很感激Eskild,所以他随口说了“love you too”。Eskild已经打开了youtube,不过Isak还是装模作样地加了句:“Fuck it, 好吧。给我看看。”


“你不会后悔的,我保证。”


Isak皱了皱眉。Eskild什么意思?视频已经开始播放了,Isak开始希望他们在电脑上看,而不是这么小的手机屏幕。他看见Even同往常一样。他穿着T恤,上面印着一些Isak不懂的电影里的梗,坐在床上,头发乱糟糟的。Isak的心一路沉到了最底。


他听着Even从评论里选出问题一一回答。有一些Isak已经知道答案了,比如他有多高,喜欢什么样的咖啡等等。不过他还是很认真地听着,很高兴听见Even说他以后想养一只小狗。然后,他知道Eskild之前话里的意思了。


“下一个问题。来自Eskild Tryggvason。哦,你好啊,我的朋友。”Even对着镜头抛了个飞吻,Isak听见Eskild在旁边开心地尖叫。“你问我愿不愿意谈谈自己的性取向。”


Isak闭上了眼睛。“什么鬼,Eskild?”他按下了暂停键,不想现在听见Even的答案,但Eskild拍开了他的手。


“我向你保证他不会直接回答他是直男的。他很清楚这个问题其实是你想问的而不是我,他很聪明。而我,在另一方面,非常肯定他喜欢你,所以我相信他也不会说自己是直的。我昨天想了一晚上,他应该不是直的。我就是这样觉得。你等着看吧。还有,他可是选了我的问题,我是通过私信提的问,而不是在评论里留言,所以他本来可以无视的。”Eskild听起来还是醉醺醺的,很激动,话说的更含糊了。他让视频继续播放,Isak翻了个白眼,准备Eskild的算盘一打错就起身离开。


“Well,我不想这么说,Eskild,但是我对你没兴趣。”Even抱歉地耸耸肩。“虽然你很可爱。”他又wink了一下,他喜欢冲着镜头这么做,Isak不喜欢他这样。Eskild很喜欢,他又去摸屏幕。“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不喜欢定义自己。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喜欢任何我想喜欢的人,所以我不在乎别的。我有过女朋友也有过男朋友,我会跟任何我喜欢的人约会。”


Isak没听见Even后面说了什么,因为Eskild已经把手机扔桌子上了,激动地熊抱了Isak,把他挤到了沙发的另一边,Eskild几乎半个身体都压着他。


“快说!说‘我喝醉了的最好的朋友他妈的让我开心得上天,现在我要停止哭唧唧,然后去搞定那个臭男人’。”


Isak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大脑正在飞速旋转,他一把推开Eskild,把手机拿过来,重新播放了一遍Even回答的那一段。然后他又重新播放了一遍。没错。Even确实说了“男朋友”这个词。Isak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之前要提到那么多次Sonja,为什么要撩服务员,还有其它的,但他必须承认Even亲口说的要比他自己猜测的可靠。


Isak想hold住自己,努力不让这个信息攻占他的大脑。现在他们之间确实又有了可能性,但这不代表Even就喜欢他。尤其是这个周末他那样把Even推开之后。Oh god,如果他已经搞砸了怎么办?Isak不知道他现在应该有什么感受。他想尖叫,拥抱Eskild,开心地跳上跳下,因为他那点小小的幻想又回来了。虽然它不一定会成真,但他现在至少可以抱有希望。与此同时,他又害怕得要死。但是,他抑制住了自己的恐惧,亲了一下Eskild的脸,他的朋友眼眶里聚起了喜悦的泪水。


TBC

评论(22)
热度(168)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