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8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7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 8

Even喝完那杯巧克力后又续了杯,最后Isak同意也来一杯。他开始希望自己真的在这家咖啡店工作了,至少能在喝了这么多东西后打个折。在经历了最初的失望和遗憾后,他将Evak抛在了脑后,管它到底是真是假呢,他决定把注意力放在和Even共度美好时光上。这并不难。Even是Isak见过最有趣的人。他也许永远也不会对他感到厌倦。


他们一直坐到咖啡店打烊。Even看到账单上Isak一个下午喝掉的咖啡后咳嗽了起来。他们往外走的时候他故意把手放在Isak胸口,假装检查他的心脏是不是还在跳动。他开始长篇大论地讲咖啡对你身体的危害,Isak很高兴地听着,他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只是单纯地喜欢Even的声音。


他们走到了公园,Even又开始问Isak以前同学的事。没什么可讲的。Isak现在很少跟他们联系了。以前他跟一个足球队的Magnus和Mahdi关系很好,但现在他们都去上大学了,Isak几乎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不过即使见面了,也只是程序化的问“你最近怎么样?”、“你上什么课挂了什么科”,能聊什么呢?


Isak尝试把话题导向Even的高中生活,但似乎他也不想细节地谈论,只是简单地承认了并不是很愉快。他倒是又提起了Sonja,还告诉Isak他们是高中情侣,Isak默默地记下了这条信息,知道回去之后又有得哭了。为了换个话题,他告诉Even他在考虑在咖啡店找个工作。他之前在游戏商店被炒掉了,因为他老是迟到和请病假,所以他对自己的简历不是很自信。


Even倒是为此很激动。“我会每天过去找你玩的,你可以给我做热巧克力,然后我坐在柜台前做学校的事,看着你工作。肯定会很棒的。到时候我返校后很有可能会搬到奥斯陆来。”他想象着,有那么一会Isak也相信了。他很喜欢Even这种讲话的语气。就像他在为他俩计划着将来的事。这也让Isak心里很难受。


“不过你要是想在那工作的话可得少喝些咖啡,我可不想看着你慢慢死去。你还这么年轻。”Even轻轻地撞了一下Isak的肩膀,把他撞得摇晃了一下。天已经黑了,公园里只有几盏路灯亮着。Even穿了两件套衫,外面一件外套,戴着帽子。他厚厚的围巾遮着脸,把一月份寒冷的空气挡在外面,Isak每次转头的时候都只能看见他的眼睛,正闪着快乐的光芒。


“也许你也会对咖啡上瘾的。如果你要每天都待在那里的话。”Isak说话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见呼吸出来的白色雾气。他应该穿件更保暖的外套的。


“不会的。我正在接受药物治疗,如果要开始喝咖啡的话就得重新调整治疗方案。”尽管Even主动透露出了这条信息,Isak还是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气氛变了。Even似乎突然很紧张。


Isak想着要不要接着他的话问问,但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像是在打探他的私生活,所以他只选了一个比较保险的回答。“所以你才不喜欢我喝咖啡,因为你喝不上。”听到Even的笑声后他松了一口气。Even总是小心地不让Isak感到有任何不适,Isak想同样地回报他。


“没错,只是嫉妒而已。不出几年你的身体就会垮掉,皮肤会变得暗黄、皱巴巴的。我可先把话说在前面,到时候我可不会碰你了。”


Isak不在乎。他现在就想让Even触碰他。此时此刻。他想让Even像之前一样握住他的手,不是碰一下就收回去,而是握到今晚结束。也许还到明天早上。


“咖啡不会让人变黄的。”Isak含糊不清地小声说,把手又往外套口袋深处伸了伸。他快冷死了。而且他现在非常想碰Even。当然,不是有意的那种摸,但他现在非常渴望两人之间的接触。他想挽着Even的手臂,感受他的体温,摸一下他被冷空气冻得通红的脸颊。


“会的。至少是你的牙齿。”


他们又静静地走了一会。他会习惯这些的,Isak暗暗地想。但他不能。每当他看向Even的时候,他都想幸福地尖叫,他只好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他之前并没有真的觉得Even对他有意思,但现在他知道这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他还是觉得身体里有一部分被狠狠地撕去了一样。那些愚蠢的幻想其实一开始就不应该有的。


他们以后不可能经常像这样在一起玩的。Even来奥斯陆找他,或者Isak坐火车去他家,玩到第二天早上。带着他一起玩Fifa,跟着他拍一些他很喜欢但是毫无意义的小视频。听他谈论电影和大学生活,好像这些也有趣了起来,也许之后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他也会想尝试。Even睡在他旁边,紧紧地挨着他。这些不会再来一次了,但为什么会让人这么难受?他认识Even还不到一周。


尽管如此,但感觉Even似乎命中注定要在他的生命中占有一个位置,就像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命运的安排走下去就可以了。Even的存在如此理所应当,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你看见那边的那些女孩了吗?”Even指着前面一群青少年,她们正坐在一张长椅上,看着他们窃窃私语。“我跟你赌一杯热巧克力她们会过来跟我们讲话。赌两杯她们会要求合照。”


“我为什么要打这个赌?她们很明显认出你了啊。我也想跟你合照,如果我是她们的话。”话出口之后Isak就后悔了,他咬住了嘴唇。他心里很难受,表情僵硬着。Even笑了笑但是没有回答,有两个女孩已经开始朝这边走来。


Even对她们非常友好。他拥抱了她们,从头到尾微笑着,拍了合照,还把Isak拉了进来。她们的兴趣都在Even身上,但是知道Isak是谁。主要是因为上周的视频。Even礼貌地问了一些问题,在手机壳上签了名,还画了一个小爱心。他看起来就是天生的明星。Isak为他骄傲。虽然Even不需要。他如此踏实,对人生目标有清晰的规划,他甚至都不需要Isak在旁边表达支持。他一个人就可以做得很好。


姑娘们跟他们又聊了一会,然后他们继续往前走。Isak很高兴她们没有提到任何关于Evak的事,不然他一定会很尴尬,毕竟他大晚上的跟Even在公园闲逛,看起来实在可疑。但是他可以看见她们眼睛里的疑问。她们看过来的那种眼神,瞧瞧Even又瞧瞧Isak。不过,这也可能只是他的错觉,毕竟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刷tag和评论,所以也许会先入为主地看待她们。也许,这整件事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夸张。


“我得回家了。”Even终于叹了口气。“我很希望能留下来,但是我明早还有事,所以不能错过末班火车。”他们一起往公园边界走,那里离车站很近,离Isak公寓也不远。Isak现在真的快冻死了,冷得瑟瑟发抖。他们身边有零零星星的情侣或者家庭经过,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但现在公园基本已经空了,周围寂静无声。只有一盏孤独的路灯发着微弱的光,他们走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Isak从牛仔裤后袋里掏出手机看时间,手指冻得僵硬。时间比他想象的要晚一点。


“你干嘛?”他手机刚拿出来Even就伸手拿去了。他一言不发地向左滑动屏幕,打开了前置摄像头,朝Isak这边靠了过来。他左手搂着Isak的背,把他拉近了一点,伸长右手来拍照。Isak立刻意识到Even在做什么,他赶紧低下头,脸红了。但他没想到的是下一秒Even的嘴唇贴了上来,落在他的脸颊上。也不能算是脸颊,几乎快挨到他嘴角了。Even的围巾有点碍事,但是Isak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喷在他冰冷的脸上的温热呼吸,Even略潮湿的柔软的嘴唇轻轻地在他的皮肤上停留了天堂般的一秒。


“你想要的合照。”Even呼出一口气。他把Isak转过来面对着他,没有看一眼拍的照片就把手机塞回了他的牛仔裤后袋。他的手轻轻碰到他的屁股时Isak浑身又僵了一下。“老天,你都快冻坏了。”


Even张开手臂抱住了Isak,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地被人抱过,他没有一秒犹豫地伸手把他拉得更近,尽情地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把他的脸埋在了Even的围巾里,蹭到了露在帽子外的头发。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他感觉到Even的手上下抚摸着他的背,想传给他一些温度,不过动作很快就停止了,他们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分享着那一点点体温,不愿松手。Isak把手伸到了Even其中一个连帽衫的帽子下,冰冷的手碰到温暖的布料时他满足地叹息起来。


即使隔着很多层衣服他也可以感觉到Even重重的呼吸,他想象着他清晰而稳健心跳。他们的胸口和大腿紧紧贴在一起,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一点缝隙。Isak闭上了眼睛。他要在脑海里刻画下Even。他瘦高的身体环绕着他,把他瘦小一点的身体完全包住了,这样外界的那些不好的事情就不会再伤害到他。他现在很安全,时间在别处流逝。唯一重要的就是Even正抱着他,脸蹭着他的头发。他的下巴几乎可以搁在Isak的头上,但还差一点,所以他们只是头挨着头,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他们似乎在那里站了一辈子,时间、寒冷,还有Even的末班火车都变得不重要。Isak希望他能错过火车,希望能留他在床上过夜。他甚至不需要亲吻或别的什么,即使只是互相拥抱也让他觉得很幸福。


“我必须得走了。”Even的声音近似低语。他的手指穿过Isak的头发,最后抱了他一下,然后抽身离去。Isak手松得太慢了,有点尴尬,随着他的后退又往前带了一点,然后他们分开,Isak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骨寒冷。


“Okay。”


“到时候见。我会再来的。你也可以随时过去玩。”


这句话感觉不仅仅是“那再见了朋友,下回出来玩”,Even抽身往后退的时候随意地微笑了一下,Isak觉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朝Isak挥挥手,Isak也挥挥手,然后他转身往车站走去,Isak站在原地,一直等到他消失在视线里,他没有再回头。


回家的路上Isak几乎希望能下雨,这样比较会符合他现在的心情,但是今晚的夜空很晴朗。他回到公寓时很高兴地发现家里空荡荡的,Eskild可能回房间了,不过至少说明Eva和Vilde已经走了。也可能他们拍完视频后就一起出门了。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关Isak的事,他径直去洗澡,一直在浴室里待到他的身体暖和起来为止。


然后他就上床了。他有一点饿,但是没有心情吃东西,所以他躺在床上准备睡个小觉,希望能清空之前不愉快的记忆,醒来的时候心情能好一点。


他再次睁眼的时候是凌晨四点。Isak觉得房间里很热,之前他把暖气调到了最高档,他起床去关掉了。他肚子里空荡荡的,去厨房吃了很多三明治还喝了一杯茶。回床上之前他捡起了之前扔地上的牛仔裤,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他并没有觉得好过多少。他也没有心情试着让自己好过起来。


他觉得自己像被甩了一样,躺在房间里自我怜悯,为这种失去的感觉哭泣。Even似乎还打算跟他一起出来玩,但是Isak到时候满脑子都会是他们身体接触的画面,还怎么当朋友?更糟的是,Isak没有人可以倾诉,只能坐在这里束手无策。


Eskild大概知道他对男的有兴趣,但Isak从未在他面前承认过。他曾试着跟Jonas谈谈,但在网上聊天室里谈这个怎么都感觉不妥。也许见面的时候他们会谈这个,但是那至少还得等好几个月。他也绝对不会跟女生们提这个。她们跟Eskild的关系更亲近一些,他每天都在亲眼看着她们跟他的室友是怎么相处的。Isak没兴趣当她们的“gay蜜”,突然一下被她们缠上,因为“反正你对我们没兴趣”而有恃无恐。他讨厌他可能从头到尾都是错的这个事实。性取向要是能选择该多好。比如只要他足够努力,早晚有一天他就会爱上Vilde或者Eva或者Noora。随便谁都可以,只要不是Even。


他又想哭了。为什么所有事都要这么倒霉?他讨厌Even是直的,他讨厌自己现在这么想念他以至于心里难受成这样。他开始怀念之前相信的可能性、他们可能会有未来的幻想,还有之前他真的以为有什么发生的那几个小时。他知道他才认识Even一个星期,这不是什么相思病。他也没有被甩。没过多久这件事就会过去。但Isak心里也清楚,早晚有一天他还是要经历这个阶段。如果不是Even,也会是别人,将来在他生命中的一个节点,虽然他现在还想象不出来。他讨厌Even是直的,但他更讨厌自己是弯的。


好吧,也不全怪他自己。毕竟这不是他选择的。也不是他的错。但他讨厌这个作为自己身体一部分的存在,他希望它能随风散去。他讨厌即使当时在公园里有什么奇迹发生,比如他们接吻了然后计划下一次约会什么的,他可能还是开心不起来。因为Even是个男的,他不可能就轻松地牵着他的手,然后向所有人介绍他的新男友。自从上周之后,不管他的人生最后向哪条路发展,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Isak讨厌他的命运。


他的手机在手里振动了一下。他把屏幕翻转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发现几乎快没电了。然后他看见了新的通知消息,一封垃圾邮件,在这条通知的下方是Even的名字。他的消息是几个小时前发的。尽管他已经发过几次消息了,Isak心里还是激动了一小下。


“got home safely. already miss you.”


Isak盯着屏幕一直看到视线被眼泪模糊。他决心给自己最后一击,便打开了相册。那张照片就在那里,在一堆Eskild的自拍、奥斯陆风景和食物的照片旁边。Even亲吻着他的脸颊,离他的嘴角那么近,他的眼睛闭着,但是在微笑。Isak低着头看着脚下,脸上因为冷空气和Even靠近的身体有一抹红晕。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在微笑。


TBC

(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最近一个星期可能不会再更新了,谢谢大家支持,还是很抱歉)


评论(18)
热度(201)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