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7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6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 7

整个星期三和星期四早上Isak都把时间花在了翻那两个视频的评论上,还有查看他在Instagram账号上收到的消息。他假装还想干点别的事,从厨房晃到客厅再晃回床上,但这是在做给谁看呢。他很高兴之前拒绝开设更多的社交媒体账号。在youtube和Instagram上联系他的人都已经够多了,而且因为他和Even合作视频的缘故,他的粉丝数每个小时都在蹭蹭蹭往上涨。


他关注了Even的频道,现在也经常看他的视频。从那个周末到现在,Even已经上传了五个视频。两个是关于那个周日晚上生日趴的,他冲着镜头介绍他喝得烂醉的室友Sonja。她抓着他的样子可真是饥渴,Isak想着。周一的视频是一个关于他本人生活的Q&A,他谈论了很多关于当导演的梦想。Isak连着把这个视频看了四遍。星期二Even上传了一些艺术动画短片,Isak看不懂,还被无聊到了。昨天,是一个他去爬各种各样的树的合辑短片。Isak半点也无法理解这个视频的意义所在。


星期四中午的时候,Isak意识到这样不行了,第一,他必须停止每天对着屏幕犯花痴,第二,是时候出门逛逛了。他带上了笔记本电脑,在一个蹩脚的披萨店跟几个以前学校的熟人吃了午餐。他很快就对此感到厌烦,吃完后他们就告别了,Isak走到公园里闲逛,甚至开始寻思要不要跟妈妈或者爸爸打个电话,免得剩下来的时间里又被网上那点事牵走了魂,不停地开始刷评论,然后再把那两个视频翻来覆去的看。他必须停止想这些事。那只不过是些根本不认识的人在编造一些夸张的故事而已。


他在一张长椅上坐下,准备想想该干什么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条facebook消息。一般他都会直接无视掉的,因为真正能跟他说上话的人会通过短信或者电话联系他。但他看见了Even的名字,所以赶紧点开了通知,不停地戳着屏幕希望它加载得快一点。


“你看见了evak标签在twitter上的实时热搜趋势在上升吗?希望不会让你很困扰。i quite miss you。”


他盯着手机把这条消息看了一遍又一遍,天气很冷,他的手指都要冻坏了,但Isak一点也不在意。他跟Eskild发消息的时候Eskild总会用亲亲或者抱抱或者说很想他来结尾。除了他以外Isak认识的其他人都不会这样。Jonas通常一句简单的good night就结尾了,偶尔会有女生用到小心心的emoji,但即使是这也要有个过程。他跟Even只见过一次面,这句“miss you”显然不是朋友的说法。


Isak花了很长时间才打出了一个满意的回复,他点击发送的时候手指都已经冻麻了。


“我看过youtube的评论,但不知道twitter上的情况。没关系的。你随时可以过来找我玩,我不是很忙。”


他希望Even永远不要理解“不是很忙”这个保守说法含有多少暗示。他很紧张地等待着回复,眼睛盯着那个显示对方正在输入的气泡看。他这一步是不是太明显了?也许Even准备像Eskild建议Isak的那样做呢?离对方远一点。Isak被自己有多不情愿是这样给吓着了。


“今天怎么样?我一个小时多一点可以到你那里。”


Isak松了口气,但马上又紧张了起来。


“好的。”他一点都没耽误的简单回复了句。然后又添了一句,“但不要去我家,我们去咖啡店。”他给Even发了地址,等着Even回复收到,然后就往自己最喜欢的咖啡店走去。


他知道Eskild今天要跟Eva和Vilde拍视频,要试试Eva之前提过的新款化妆品什么的。他不想打扰他们,但更多的,他也不想他们打扰他们。虽然很尴尬,但他想和Even单独待一会。Eskild一个人都已经够糟的了,那些女生会更可怕,估计不到他要走的时候她们是不会放过他的。很有可能就是到晚上了。或者他还会留下来过夜?


Isak在等待的时间里喝了三大杯咖啡。他努力让自己忙在电脑上欠下的事,回复堆积的邮件什么的,最后还跑到这家咖啡店的网站上逛了下,看有没有职位招聘之类的,他不敢直接问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什么也没找到,所以很快就放弃了,最后在谷歌搜索框里输入了“Evak”。


他不是很擅长网络搜索,但很快就被引到了他跟Even在汤不热的tag上,在那里他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记得Eskild说过,汤不热是各种fandom的聚集地,但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整个网站搜出来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动图,全部是从那两个视频里截出来的。Isak很不理解,为什么不直接去看视频呢。


不过,他还是慢慢地往下翻,从各个角度看着Even的脸,真实地又体验了一遍那个周末。他看见了自己盯着Even看的动图,Even在挑战之前握他手的动图,然后他脸红了,托汤上妹子的福,她们几乎整理出了所有的重点,现在Isak意识到Even确实在这两个视频里盯着他看了不少次。但他的眼神有那种意思吗,Isak说不清楚,但他确实是看了。他也确实想再次见到他,他也说了他很想他。也许,也许,他对Even的好感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毫无希望。他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那些被从视频里单独剪出来的暧昧片段,越看越加深了这个想法。(……我插一句,现实生活中粉丝也能这样带正主的节奏就好了 ⁄(⁄ ⁄•⁄ω⁄•⁄ ⁄)⁄)


Isak现在不想想太多,不想考虑后果免得把自己吓着,也许他最终得承认自己有一点点gay——当然,只为Even——才能和Even在一起。这个想法目前的他的小脑瓜承受不起,所以他只考虑当下正在发生的事实。


他们正在慢慢了解对方。他们现在...这算约会吗?今天?Even毕竟大老远的跑到奥斯陆来就为了喝一杯咖啡,所以这算约会吗?该死的,就他目前所知的,Even是直的。


他等了两个小时。点了第四杯咖啡。他继续刷着Evak的tag,越看越不安。这些“CP粉”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Even的脸。Even的胸。Even看着他的表情。Even乳头的特些。Isak在旁边嫉妒的表情。还有最多的就是,Even的嘴唇贴在他皮肤上。有关于这个的同人图,数不清的gif,截图,还有剪辑。还有同人文也出来了。Isak点开了一张他和Even的宝宝会是什么样的图片。仿佛是他的白日梦被照进了现实的感觉,只不过有点可怕,他也不会做这种图片。


他喝过的咖啡对大脑开始起作用。他开始感到兴奋,无比的清醒。Even要来见他了。Even也许对他有兴趣。这可能是个约会。


“Hello.”


虽然离上次见面才过去三天,但是Isak却有久别重逢的感觉。Even朝他的桌子走来的时候他跳了起来,有点太过热情了,然后张开双臂拥抱他。他现在很激动,没时间去害羞,Even在他头边的笑声让这一切都很值得。他也拥抱了Isak。不是那种你勉强抱一个远方亲戚或者讨厌的朋友的拥抱。他紧紧地把Isak揽在胸前,修长的身体环抱着他,让Isak想在那里,他的臂弯里,永远待下去。


他们拥抱了好几秒才松开,Isak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手。Even摘下帽子放在桌上,翘起来的头发让Isak忍不住盯着看。他坐在Isak对面的椅子上,离得有点远了,指了指Isak面前的咖啡杯。


“你不是说咖啡很恶心吗?”他若有所思地问,冲Isak挑了挑眉毛。


“有些日子可以例外。你会突然很需要它。”Isak笑了笑,他应该在喝第二杯的时候就停下的。Even不应该让他等这么长时间。


Even拿起菜单随意地看着,“那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Isak耸耸肩合上了电脑,突然很庆幸他是背对着墙坐的,所以至少Even看不见屏幕上他们未来宝宝的照片。


Even点了热巧克力,服务员很无聊地哔哔什么可爱的男孩总会点甜品之类的话,Even很高兴地撩了回去。


Isak皱了皱眉头,他高涨的情绪回落了一点点。


“你过得怎么样?”Even问道,手撑在下巴上,看起来像准备听故事一样。


“很好。没什么特别的。”Isak回答道。他喝了口咖啡,无视了Even开玩笑的鄙视的眼神。“那你说说,你干啥去爬那些树?你什么毛病啊?”


Even笑出了声。“你不觉得很好玩吗?”


“应该很好玩吗?”


“Well,从某些方面来说是的。你看过这前面的那个视频吗?”


“那个动画短片?”


“对。你再去看一遍就明白了。”Even从服务员手上接过热巧克力,给了她一个灿烂的微笑。一个给异性的微笑。Isak心情几乎要回落到他平时的状态了。“我很喜欢你剪辑的Fifa视频。挺有意思的。”


Isak骄傲了起来。“我想试着学学你做的那些,可惜我没有记住太多。而且我也没有你的软件。”


“你哪天来我家的时候我给你。”他又把服务员叫来点了个玛芬。一想着到时候能坐着火车去Even家度周末Isak就兴奋起来。“你想点些什么吗?”Isak摇摇头。


“我跟以前学校的同学吃了午餐。无聊的一比。我其实不是很想去,但我不能一天到晚地守着Eskild,他也要把我逼疯了。”


Even靠着桌子,喝着他的热巧克力,认真地看着Isak。“你们是渐渐生疏了吗?还是你其实当时就不是很喜欢他们?”


“两者兼有。当时在学校里的时候还没什么,我们还可以聊学校的事,他们也还行,但现在就只有尴尬。他们都在忙活着什么,而我却什么也没干。好像我上周就只和你干过。”


话一出口Isak就知道他说错了。他垂下眼帘,结结巴巴地开始解释,但他还是听见了Even大笑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干过我了,Isak。恭喜呀!我怎么样?”


“我的意思是。你过来拍视频。这个意思。”


Isak脸已经红了,但Even伸手过来很快地捏了一下他的手,然后他的脸变成了血红。“我知道,我是开玩笑的。”为什么他老要来碰他的手?搞得像约会一样。这让Isak哆嗦了一下。


“说到干,我能问你个问题吗?”Isak紧张到呆住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如果干不到我的话Eskild会有多失望?我的意思是,他邀请我过去是为了勾引我还是他本来就是那样的?因为我很想再跟他一起玩,但是不想让他抱有太大的希望。”


看来Even在暗示方面毫不输给Isak。他自信地低头看着他,舔干净了嘴角的巧克力。他知道他在给Isak希望吗?他在乎他俩的关系吗?如果他想让Eskild明确他们的关系的话,这反而似乎没有意义了。


“不用担心Eskild。他不傻,他看得出来对方对他有没有兴趣。”不像我,他懊悔地想。


“那很好。”


“Mhmh.”


“他怎么会对你没意思呢,Isak。”


“我?”Isak假装又喝了一口咖啡,虽然他的杯子已经空了。他想着要不要再叫一杯。这次必须得是无咖啡因的了。


“你。”


“他为什么要对我有意思呢?他也说过这是不健康的,因为我们住在一起。但我不认为他完全有往那方面想过,真的。”


“那你认同他说的吗?你会跟你的室友约会吗?谢谢。”他从服务员手上接过玛芬,又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眼睛闪闪发光。


“不,我不会的。分手的话肯定糟透了。你呢?”Even正忙着嚼他咬的一大口巧克力玛芬,但他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反正Isak已经不把自己的快乐当回事了,所以他加了一句:“比如说Sonja,你会跟她约会吗?”


Even咽下嘴里的食物。他的嘴角又沾上了巧克力,但这一次他似乎懒得管了。“我跟她约会过。还持续了好长时间呢,但我们现在只是室友关系了。”Isak觉得这句话仿佛重重地在他的肚子上打了一拳。他现在知道答案了。他真希望他没有问。至少还能把希望持续得长一点。“我们分手的时候确实糟糕透了,但最后解决的比我想象的要好。所以,没错,有机会的话我还会再来一次。但我现在没有别的室友可以约会了。”


Even被自己玩笑乐到了,Isak勉强在脸上挤出笑容,心里却在滴血。呵呵,他坐在这里,以为 ,不,想象着这算一个约会,而Even在想的可能是怎么要到服务员的电话号码,跟他谈论还跟自己住在一起的前任,借Eskild暗示Isak搞清楚码头。他是直的。这再清楚不过了。连Eskild都看不出来他是不是gay其实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怪不得Even一点也不纠结网上那些站CP的事情。Isak这么在意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做梦都希望这是真的。他希望自己能像Eskild那样对自己的取向这么自信,他也希望能像Even那样这么快否定。但他做不到。他喜欢Even。非友情向的喜欢。他渴望他的嘴唇,随便怎样都可以。仅仅是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简单地想象Even睡在旁边都足以让Isak每晚硬着入睡。这绝不是对朋友的想法。


他们沉默了一会,Even又开口了。“我想问你的,你会对Evak这个事很困扰吗?”


“你已经问过了,我也回答了。”Isak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没好气。Even困惑的眼神让他明白自己冒犯到了他。Shit。他得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破碎的希望和梦想等会再哭吧。“抱歉。我不是很困扰。我不知道。还是有点奇怪的,对吧?我们只是玩了些游戏结果全世界就觉得我们…”他在这里停下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他在空中挥了挥手,意思是“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是很奇怪,没错。但是也挺有意思的,对吧?”Even微笑着。他的玛芬快吃完了,他正在用最后一小块把碎屑扫在一起。“不过我记得你跟Eskild的让你很困扰,所以我只是想确认清楚。我不想让你觉得很尴尬。如果你这样觉得的话,我会小心不提这个。除非你说没关系,不然我不会拿这个开玩笑的。”


“没关系的。”Isak听见自己说。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要赞同他根本不想赞同的东西。也许他只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TBC


评论(24)
热度(179)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