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6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5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 6

通常来讲,只要有Isak出场的视频,他一般都会强制要求Eskild在上传之前给他看一遍最终剪辑版本。但这一次,他不在乎了。他告诉Eskild随便怎么处理素材都可以,家里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几个小时前他们两人把Even送到了火车站,告别之前他们一起吃了个简便午餐。Even的室友今晚过生日,所以他得赶回去参加派对,因此Isak独自一人回到公寓的时候时间才刚过下午五点。Eskild直接从火车站去Noora家了,想让她帮忙一起剪辑挑战视频,Isak很高兴自己终于能有独处的时间。


他一整个晚上都在和Jonas打游戏、聊天,试图忘掉Even和过去24小时的记忆。他下定决心,不能老活在对过去的怀念里了,他需要对未来做一些计划,有一个能在早上能叫醒自己的梦想,然后他还邀请了Jonas过来玩玩。


Jonas住在离奥斯陆五小时车程的地方,他们之前只见过三次面,都是在暑假期间。虽然他们已经是很多年的朋友了,但Isak还是很想见见他本人的近况。Jonas向他保证自己会安排时间后,Isak开始加载Fifa。但今晚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他想起了Even,想起了他脸上的笑容、他弯弯的眼睛、他盖在被子下的身体,还有贴在自己脖子上的嘴唇,这些回忆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Isak对自己这种窝囊的想法很失望,他把游戏手柄扔在了桌子上,也没退出游戏就直接关掉了屏幕电源。他向后躺在椅子里,眼睛扫视着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确实看起来糟糕透了。到处乱扔的脏衣服、没吃完的食物、游戏光碟,还有各种垃圾围着他的床堆了一圈。


他在这里无所事事了整整半年,却连保持房间起码的干净都做不到。人总会有突然想干什么的想法,所以他去厨房拿了一卷垃圾袋,花了好几个小时对自己的卧室进行大扫除,最后,他终于疲惫地躺在了新换的床单上。


留有Even味道的脏床单已经被扔进了洗衣机,但是这些记忆还在:他的身体压在旁边床垫上的感觉,他翻身时屁股不小心撞到Isak,扯走了被子的动作,还有早上熟睡时他那看起来无比诱人的嘴唇,足以让Isak继续干完了在浴室被打断的事。


第二天是星期一,中午的时候他被Eskild的电话吵醒。Eskild昨晚在Noora家过的夜,他打电话来说他马上要把剪好的视频传到网上去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应该看一下成品,再决定要不要拒绝。Isak谢绝了这番好意。他心里明白,哪怕他只看一眼那些素材,他都会立刻想把它们从Eskild手上抢过来然后通通烧掉。Eskild对这次的合作视频非常激动,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毁掉这一切。不管Eskild怎么劝导他,他可能永远也不会习惯屏幕上的自己。


这时他突然想起了周六晚上他和Even拍的游戏视频。那是他拍视频以来最快乐的一次。他倒了一碗麦片做早餐,然后坐在自己的桌子前调出了摄像机里的视频素材。大概有两个多小时。Isak连着看了两遍。然后开始着手剪辑,中途只停下来跟Eskild吃晚餐,听着他谈论他跟Noora的SPA day和他俩做的直播,直播是他们的每周惯例。


Eskild对着Isak整理干净了的房间赞扬了将近二十分钟,然后转身回了他自己的房间,声称要跟他的妈妈视频聊天,虽然Isak已经看见了他在手机上打开的Grindr。Isak晚上又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剪辑已经快完成了。


第二天他联系了Even。他已经准备上传他们的Fifa视频,他想先得到Even的同意。给他发消息的时候感觉有点怪。那个周末晚上的事似乎太私人了,可现在他却在facebook message上谈论这个。虽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Isak的鼠标在“添加为好友”的选项上犹豫了半天才点下去,在自己改变主意前发送了消息。


尽管Eskild之前说过Even回消息拖拖拉拉的,但这次他没一会就回复了。他同意Isak上传视频,于是他马上照做了。上传成功后他就关掉了youtube和手机,免得自己控制不住不停地去查看评论。又过了一会儿,Even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问他觉得周日的Body Part Challenge视频怎么样。


“还没有看呢。”Isak实话实说。


“那你应该看看。挺不错的。观众都很喜欢。”


被好奇心驱使着,Isak还是点了Eskild的频道,当他看到仅仅两天内就达到的点击量的时候差点被咖啡呛到了。唉,有的时候他总会忘记Eskild和Even有多少粉丝的事实。等待视频缓冲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去翻评论。他的脸红了,然后他感到了恐慌。


虽然视频放在Eskild的频道上,大家讨论的却都是Even和Isak。Isak只看了几条就再也坐不住了,他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几乎是跑进了Eskild的房间。


“有什么事吗,Isak?”Eskild问道,Isak站在走廊里先让自己缓口气。


“那个视频。你看了评论吗?”


“我当然看了,那可是我的频道。你进来说话吧。”Eskild穿着丝质睡衣躺在床上,正在看一本花里胡哨的精装书。Isak走过去坐在床边上,Eskild侧过身来认真地看着他。“你以为大家都瞎吗?”


“我…什么?我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除了说我们很…cute?”Isak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做了个鬼脸。但他说的是实话,一大半的评论他都看不懂是什么意思。粉丝们在评论里用大写字母大喊大叫,留言说“otp”和“cp终极目标”什么的,写着自己看的时候流了多少激动的泪水,天上的赶紧让一让我要发射了之类的话。


“Isak,那个视频你看了吗?你知道你看Even的那个小眼神儿吗?你看见他看你的那个眼神了吗?还有每次我摸你的时候他在旁边那个死亡凝视?他假装很享受我摸他的时候你在旁边嫉妒得都要面目全非了好不好!God,Isak,我都要站你们这对了。”Eskild合上了书,手指夹在他正在看的那页。“还有他亲你性感的小脖子的时候,你一脸马上要高潮了的表情。你是还没看视频,不然你不会问这种无厘头的问题的。”


“我…什么?”Isak突然觉得浑身燥热,他赶紧起身往窗户边走去。他走到那的时候,又忘记了自己走这边来是要干什么。


“我来帮你把话说明了吧,Isak,你俩看起来就像拍完视频后马上就要迫不及待地去滚床单了,然后操到昏天黑地的。”Isak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得不成样子了,Eskild的话让他局促不安。“我还是确认一遍:你俩没有的,对吧?”


“Oh my god, 你不是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吗?”


“但是星期六晚上我不在。那个晚上你自称是‛玩了Fifa’,还‛什么事都没发生’。”Eskild说的时候两手夸张地举在耳边,手指弯曲做出引用原话的样子,当然他一点都不信。


“Eskild,我甚至都不喜欢男的,你能不能别说了。”Isak转身看向窗外,知道Eskild不会相信这个明显的假话。他可以感觉到Eskild正在他的身后翻白眼。


“你就这样说服你自己吧。我就问你,他碰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差点射裤子里了?”


“Fuck you, Eskild, fuck you。拜托放下这个话题行吗?”


Eskild笑出了声。“社交网络可不会放下的,Isak。不过就让他们说去呗,如果‛不是真的’的话,你有什么好在意的呢?”Eskild又开始做那个夸张地手势。


“因为我不喜欢让别人把我想象成我不是的样子。我其实一开始就不喜欢youtube这档事,人们会把你当成他们的私有物品一样,我真他妈很讨厌这点。”


“Okay,你反应过度了。坐过来吧,我来给你揉揉背。”Eskild朝Isak伸出手招呼他过去。


Isak狠狠地摇摇头,强迫自己深呼吸了几次。Eskild说的没错,只是谣言而已。Isak没有理由惊慌成这样。“那他们这样说是代表他们想让我们在一起,还是他们相信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这还是有区别的。”Isak尽量冷静地问,提醒自己Eskild并没有做错什么。


“两者兼有。如果你真的想让这件事赶紧过去,你必须完全跟Even保持距离。别提起他的名字,也不要说你喜欢男的,可以的话甚至不要提起你有喜欢任何人,不然他们会猜测是Even的。你不会想要这样的,对吧?掌握主动权,你也可以把关于我俩的谣言处理得很好的,对吧?”


“不过我好像刚刚上传了和Even的Fifa视频,这会很糟吗?”


Eskild皱起了眉头,不过Isak已经看见了他试图隐藏眼里的喜悦之情。“Well,一点也不糟。如果你想让Evak来得更猛烈些的话。”


“Evak?”


“Even和Isak的意思啊!说真的,你每天花那么多时间耗在网上,能不能跟上点时代啊。”


“我现在就去把那个视频删了。”Isak自言自语地说,匆忙往门口走去。他知道Eskild一定会在他走到那里之前拦住他的。


“No no no,你别这样。”Eskild一个健步冲到门边拦住了他。“听着,你喜欢Even,这没关系,人人都喜欢他。你跟他拍了个视频,你很享受,对吧?如果这就是全部的话那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没有必要为此感到羞耻。额,我的意思是,真有什么发生的话也没什么好羞耻的。重点是你不应该老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你就是在让他们控制你,没错。然后你每天又跑我这来,”他指指自己的房间,“跟我抱怨你的观众怎么怎么控制你了。但是是你本人给了他们这个机会啊。”


Isak被推着又坐回了床上。他知道Eskild说的是对的,但事情的发展也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对吧?Eskild开始轻轻地揉他的肩膀,他想把他的手甩开。当然这跟那种揉法不一样。Eskild在那方面一点也不吸引Isak。他肩膀上的肌肉酸疼无比,正需要锻炼,Eskild揉的他很舒服,真的很难拒绝,所以Isak很快放弃了挣扎。


“你是真的觉得是我逼你做youtube视频的吗?额就像我总是逼你做这做那一样的?”Eskild听起来很受伤,Isak开始为自己之前说的话感到内疚。


“没有。”他把Eskild的手从肩膀上拿下来,转过身去面对他。“有的时候你确实逼得有点紧,但我知道你是好心的。我也很喜欢,真的。我其实又爱又恨。比如现在我就有点讨厌。”


Eskild噘着嘴想了一会,Isak为了让他分心便建议他们一起看那两个视频,挑战的和他刚刚上传的Fifa。他看得出来Eskild尽量表现得不要太兴奋,开始告诉Isak他诚实的看法。


“我理解这些谣言是怎么来的,我也没办法否定。但看起来不坏啊。比如,其实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读你们之间的事情,既可以说是友情也可以说是爱情,在没有挑明前都是这样的,反正你又没有完全明晃晃地跟Even示爱什么的。虽然我个人希望你这样做,视频点击量会破纪录的。”他终于提高了音量,“但我还是不相信,你说你们之间完全什么都没有,甚至看不见他有多性感什么的。”


Isak当然看见了。让他不安的是他也知道那些观众指的是什么。他可能真的是一有空就在盯着Even看,他们对视的次数可比剪辑在视频里的多多了。他记得有那么一会他还在偷偷观察Even白色T恤下的肌肉。他当时很可能还舔了嘴唇。当然,这之间没什么关系。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观众要说他俩是互相沉迷。因为在Isak看来,Even是一直在撩没错,但是他对Eskild也是这样啊。他只是一个很友好、很容易接触的人,温柔、关心别人,挑战视频里一直在小心留意Isak,但真的不是评论里说的那样“eye fucking”啊。


Eskild突然开口把Isak吓了一跳。“你觉得他是gay吗?”Eskild伸手在屏幕里Even的脸上戳了一下,正好暂停在了他要笑的时候。


Isak清了清喉咙才发出了声音,听起来很干涩,“我怎么知道?”


“Well,一般来说是很好分辨的,但对于Even我不是很确定。这还是第一次。我觉得他对你有意思,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喜欢男的。也许他自己都还没意识到。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肯定还没出柜,不然我会听说的。”


“对我有意思?”Isak傻傻地重复了一遍。看视频的时候他靠在Eskild那一大堆枕头上,现在他挣扎了半天才坐起来。


“当然了。他整个人都要贴你身上了,Isak。抓你的手,老往你那边靠,还亲你…”


“是你让他亲我的。”Isak指出这个事实,意识到现在是时候回自己房间了,留Eskild一个人在这里继续猜测吧。没错,除了这以外就没有了。只有猜测。没有值得担心或者高兴的地方。


“确实是我让做的,但他完全没必要那样亲啊!”Eskild指着屏幕,仿佛像强调自己的观点一样。“你说实话,他伸舌头了没有?看起来有点像。汤不热上面现在正为这个吵呢,还没讨论出结果来。”Isak这才发现Eskild看视频的时候还在看手机。


“我要回去睡觉了,晚安。”他扔下一句,这一次Eskild懒得再拦他。


TBC



评论(12)
热度(186)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