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4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3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 4

吃披萨的时候Even和Eskild终于安静了整整十五分钟,接着他们打开了电视,Isak本来就很困所以很快就睡着了。大家都想放松一会,所以计划是明天早上吃完早餐后再开始拍视频,Isak双手赞成。他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在沙发上蜷成一团补觉,而不用担心镜头突然甩到他脸上。


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的。有人关掉了大灯,只留一盏电视后面的小台灯,Even的电脑屏幕正发着幽幽的光。他伸着腿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整个人裹在毯子里,大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头上戴着大耳机。Isak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抖了抖被压麻了的右手臂,Even看了过来。


“睡得好吗?”他取下耳机挂在脖子上,微笑着问。Isak撑着坐了起来,这才发现不知道是谁在他头下放了枕头。


Isak点点头算是回答,结果疼得呲牙咧嘴的,自己歪着睡把脖子扭了。“现在几点了?”


“快11点了。Eskild刚回房间,他说就让你在这睡没问题,反正你也不怎么老老实实躺床上睡觉。”Isak承认这话说的没错。他这段时间要么趴桌子上要么躺沙发上就睡了。作息时间也混乱,比如说他小睡了一会,结果现在在这个点这么清醒。“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床怎么了,但如果你想睡在这的话我不介意的。”


“不是的。”Isak坐起身,拿起之前没喝完的可乐喝了一大口,“我只是没想过上床睡觉。我现在的作息时间一团糟,今天一整天都很困,然后傍晚的时候才午睡,结果现在大家都睡了我才醒。”


“Aw,听起来不怎么健康。”Even笑着说,开始关闭他在电脑上打开的窗口。


“你在干啥?”


“剪辑视频。之前在火车上拍了一小段,我想在12点以前上传。”Isak点点头,突然想起他今天要更新视频的计划又没完成。“你不睡觉的话一般在干什么呢?”


“打游戏。”Isak耸耸肩。


“哦,我看过你的一些视频。挺有意思的。”Even终于关上了笔记本,坐直身体跟Isak对视。虽然毯子一直拉到了下巴,但是他在沙发上扭动身体调整坐姿的时候Isak还是发现他没有穿上衣。他的想象力立刻放飞了起来。他还脱了啥?他是裸睡的吗?现在不太可能,毕竟这是别人家的客厅。那就是穿着内裤咯?先前看见的那条灰色的。他穿着的样子真是性感极了。他要是在那里再多待一秒,等Even脱下裤子没准就能看到凸起的部位了。。。


“你最近怎么不更新了?我看到你最后一次上传游戏视频还是三周前。”Even的话把Isak从白日梦里拉了出来,他用力把手上的可乐罐捏瘪,扔在了桌子上。


“我也不知道,就是太懒了吧。我对这不是那么感兴趣,老实说。”Isak心里掂量在Even面前说这些话对不对,因为他看起来似乎比Eskild对这种东西更狂热,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拍视频确实很好玩,但我不是很喜欢人们因此强加给我的期望。你开个头,然后人们就开始期待你每天都更新,甚至为此献出自己的生活。我想以自己的节奏来,在想拍的时候拍,而不是当陌生人开始因为我更新不及时在网上辱骂我的时候出于内疚才去拍。”


Even点点头。“我懂了。这样很累,我知道。一堆人以为你欠他们什么东西一样。”他的指节轻轻地敲着电脑,好像在对待一个小宠物。“但我希望这不要成为做你真正喜欢的事情的绊脚石。你不能因为别人不喜欢就失去享受其中的乐趣。如果你想一年只更新一次,那就至少享受那一次的过程。”


“我还是很喜欢的。只是有的时候我需要别人在屁股上踹一脚。”


“比如说现在呢?你现在想拍吗?”


Isak想了想,他的房间还是臭臭的,桌子也是冰冷的,还有每次要花好长时间加载的游戏。而且,Even现在在客厅里。正在跟他讲话。为此还暂停了自己的视频剪辑。最棒的是Eskild还不在场。“不怎么想。”


“我跟你一起的话呢?也不想吗?我不是很擅长玩游戏,但如果你教我,我们玩easy模式的话,我还是愿意试试的。”


Isak考虑了一下。“你不是想剪辑视频在午夜前上传吗?”


“我快要弄完了。你坐过来给点意见。我一弄完咱们就去玩fifa怎么样?你经常玩这个的,对吧?”


Isak点点头。他在fifa上花的精力确实是最多的。他也喜欢其它的游戏,也拍过其它游戏的视频,但他最后总是会回到这个他最喜欢的游戏上来。


他挪到了Even坐的沙发上,装作不经意地理了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可是一落座,Even除了内裤啥也没穿的想法就又蹦进了他的脑海,Isak努力控制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Even的电脑屏幕上。不过这实在是很困难,因为Even为了方便操作电脑已经把毯子垮到了肚子,健美的胸部就露在外面。上面有很多胎记和小红点,他的乳头由于冷空气的接触凸起了,手臂和肩膀上都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Isak狠狠地咽了口口水,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看得如此用力以至于眼睛开始酸疼。


Even点开了他正在剪辑的视频给Isak看,指出了几个他还想改动的小地方,然后又强调了一遍他马上就能弄完。“你觉得怎么样?”他最后问,转头看向Isak,Iska拒绝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


“嗯,看起来不错。你用的什么软件?挺方便的。”他听着Even开始谈论剪辑技巧和他曾经用过的不同软件。看起来他在这方面花了不少钱。“你是想,额,一辈子都干这个吗?在这上面投入这么多。”


“我并不是只想做一个youtuber。”Even暂停了开始循环播放的视频。“我确实在学电影,我想拍真正的电影,不仅仅只是这种。”他指了指屏幕。


“Oh,所以你现在是在读大学?”


Even嗯了一声。“但我休学了一年。我还是会毕业的,但我需要暂时从学校课程和所有事情中脱离出来一段时间。之前一段时间所有的一切变得很糟糕,学校的事情看起来不那么有趣了,所以我决定暂停学业,先把精力放在自频道上调整一段时间。暂时做我喜欢的事。但将来我拿到学位后,我可以用这段经历当做进入影视行业的垫脚石。让更多的人认识你总是不错的。现在的剪辑视频什么的,也可以当做很好的练习。我很享受。”


Even讲话的时候Isak终于把头转向了他,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想看着Even眼睛的想法。听他说话语气他就知道他眼里一定正闪着那种光。


“你呢,Isak?除了心不在焉地建立自己的youtube频道以外你还干什么?”Isak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这个问题还是让他有点尴尬。他目前真没有什么事做。他去年夏天才高中毕业,现在已经整整半年了,但他还是一点计划都没有。时间过的比Isak想象的要快得多,但是Isak拿它毫无办法,他固执地待在原地,绝望地想要回到过去无忧无虑的日子中去,那时他只需要每天按时上学和睡觉就够了。


“我…”他开口道,不管他怎么遣词酌句,比起Even自己一定听起来像只树懒。“我现在还不是太清楚。去年毕业之后我的同学都马上开始了他们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上大学或者别的什么,但我就是一点目标都没有。我想过先找份工作什么的,想清楚之前可以攒点钱,我做过一段时间,然后被炒了,然后就懒得再找了。本来只有几周的休息期现在变成了几个月,我知道这样很烂,不过这个夏天我会开始找点事做的。现在学期过了一半,反正也没法去上学,也许我可能会等到明年春天。”


Isak心里几乎肯定Even听了这些话后会对他很失望。该死的,他对自己都失望很长时间了。所以看到Even理解地点点头的时候他有点惊讶。


“我高中毕业的时候也经历过这些,感觉确实很糟。我只想学电影,但当时没能立刻去大学,所以我等了一个学期,通过候补名单才进去的。我当时脑子里乱糟糟的,整天无所事事,期待着生命中发生什么大事。”


“你什么时候毕业的?”


“三年前。”


Isak很快地算了一下。如果没错的话,Even现在大概21岁了。比Isak大三岁。比Eskild小一岁。


他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所以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只是认真地看着Even熟练地敲击着键盘,短短时间内就剪出了非常棒的像电影一样的视频。Isak将Even自频道上的视频归类在了“糟糕透顶”和“勉强忍受”之间,但即使是最糟的也被剪辑得相当不错。他的视频内容也许很无聊,但在技术方面是无可挑剔的。


他没有勉强自己去理解Even在干什么好偷师学艺,而是不可思议地看着Even被笑容扭曲的脸,他正在混合看起来内容糟糕透了的素材。这种场景其实更魔幻,因为活生生的Even就坐在他旁边,而屏幕里正在播放那个网红Even,他套着四件衣服,正对着镜头巴拉巴拉地谈论天气,正在行驶的火车,还有即将在Eskild家度过的周末。


他可以永远坐在Even旁边看着他工作,相信这将成为他生命中最美好的夜晚之一,但最后Even还是打开了youtube,上传了他的新视频。等待上传的时间里,他去上了趟厕所,穿上了上衣——让Isak有点失望的是,他其实一直穿着他的运动短裤——然后Isak去厨房拿了些零食,他们一起去了他的房间。


“拜托把窗户打开,好吧?我帮你把披萨扔出去。”Even一跨进房间就说,Isak对此没有意见。Even一出门他就开始把更多的脏衣服往床底下塞,把桌子上的一大堆脏盘子脏杯子摞成一摞。接着他去厨房搬了把给Even坐的椅子,然后他开始加载fifa。


Even花了很长时间才理解游戏规则。Isak发现他既不是游戏迷也不是球迷,所以这个过程很困难。他们很快达成一致玩合作模式,因为很显然对战模式Even是没有胜算的,但Even玩得实在是太烂了,无论Isak怎么耐心地一遍遍把球传给他,帮他撞开路上的对手球员,他们还是输了一局又一局,毁掉了Isak在联盟里遥遥领先的第一名位置,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Even开心地大笑着,每当有球员做出奇怪的动作或者游戏卡住时他总要在旁边幽默地评论一番,还有球队罚球时游戏会回放小片段,Even就在旁边同声解说,这一切都让他着迷。


Isak完全忘记了旁边的摄像机。他跟着Even一起放声大笑,Even每次开玩笑地推搡他时,他享受着愉快的电流穿过他的身体 ,Even试图让他们两人的球员坠入爱河,他操控着自己的角色在绿茵场上追逐着Isak,完完全全把比赛抛在了脑后。


最后,Even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桌上放下了游戏手柄,起身关掉了摄像机,直直地倒在了他身后的床上。Isak退出了游戏,关掉了他们打开的一堆网页,之前他们玩闹着在谷歌上搜索了fifa作弊秘籍,还有游戏里某个球员的长相让Even联想到的神秘海洋生物图片,他弄完的时候发现Even已经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Isak犹豫地转过身,想着要不要去沙发上过夜,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如果Even不想跟他睡一起的话,他完全可以回客厅睡Eskild给他准备的舒适的床铺,那里闻起来是新鲜的薰衣草而不是Isak臭臭的青春期男孩的味道。


他脱牛仔裤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床上的Even确保他没有在看他,然后爬上了床,本能地伸手去拿他最喜欢的枕头,他停下想了一会儿,接着把枕头推向了Even。Even懒懒地睁开了眼睛。


“枕着枕头。”Isak给自己盖上被子,轻声说道。Even满足地接过枕头,往Isak这边挪了挪,也钻到了被子里。被子很大,他们的身体还不至于接触,但Isak的心还是跳得很快。他可以闻到Even身上的味道,他身上那种香香的、让人想起舒适而温暖的家的味道,Isak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他没指望自己能很快睡着,因为他平时的睡觉时间要晚得多,但当他尝试着想想除了Even以外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在被子下的体温,Even在他旁边缓慢而平稳的呼吸,他在睡梦中的微笑让Isak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几周以来他第一次平静地进入了梦乡。


TBC


评论(14)
热度(172)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