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3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2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3

Eskild和Even终于说上话后,Isak马上就嫌弃了起来,于是自愿去清理之前被弄得一团糟的厕所,只为了远离他们几分钟。跟Even独处还不算太糟,但是看着Eskild在Even前面表现得像个傻逼一样要难以忍受得多。


Isak刚搬进这间公寓的时候,他花了好长时间才习惯Eskild不间断的调情、奉承和过分的热情,每次他忘记穿上衣或者洗完澡冒险只披着浴巾回卧室的时候,Eskild总会来这么一套。他曾经怀疑过Eskild是不是对他有意思。虽然这个疑虑很早就打消了,但每次看到Eskild努力想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时的所作所为,他还是稍感震惊。


Eskild在Even旁边就没住过嘴,不停地用各种话题纠缠他,比如他来奥斯陆的路上怎么怎么样啦、他的自频道啦、他的创意啦、他的发型师啦、他最喜欢的饮品啦,以及他最喜欢的披萨馅料,这个问题倒问得很实在,因为Eskild正准备订披萨外卖。坐在Even旁边他的手就没从他身上拿下来过,摸他的头发,摸他宽敞的肩膀,摸他的大腿。


Isak忍了三十分钟就再也坐不住了,他起身去找抹布清理厕所。Eskild“接手”Even之后他就没再说过一句话,但他的直觉告诉他Even想和他聊聊,在咖啡桌对面冲他挑了几次眉毛,想让他加入他和Eskild之间的谈话。Isak离开的时候,他的室友正在大谈特谈上次订披萨的时候送餐的小伙子长得很像他很喜欢的一个演员的事,这个故事Isak已经听了好几遍了,最后通常是以Eskild激动地拿出手机谷歌那个演员的照片来证实自己的说法而结尾。


把自己关在厕所安静而狭窄的私人空间里,Isak终于能够静下心来整理自己在Even到了之后就一直飘忽的思绪。他把地上面膜碗的碎片拢在一起,本想冷静地回想自己的处境,但手抖得太厉害,结果被锋利的碎片边缘划伤了手指。他马上就放弃了清理任务,开始在Eskild的抽屉里翻找创可贴,他的东西比Isak自己的多得多。


好吧也许他对Even有好感。他之前又不是没有被男孩吸引过,这不应该让他这么困扰。但问题是,之前那些根本没什么意义。过去Isak有过好感的男人通常都是触不可及的,大多数甚至都是荧幕形象。他还可以总是怪Eskild把自己带偏了,安慰自己这样对男的有非分之想是正常的,因为他一天到晚都在被室友灌输这种思想。当你被教导这么想的时候肯定就会有这种结果。Isak总是暗地里希望这只是他跟Eskild住一起的副作用。


比如,他对Eskild就没有感觉,即使过去两年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也许这就是原因。但现在关键是Isak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喜欢过谁,一个他接触过了解过的人。所以他以前一直很有安全感,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一个女孩。


有好感,在Isak看来,是一件事,但真的喜欢上一个就坐在你面前的人,让你可以伸手触碰,互动交流,也许还可以采取行动,就完全是另外一件事。让Isak不安的是,Even很显然属于第二种情况。


Isak对自己看视频的时候就觉得Even很有魅力没什么意见,虽然他不会想着告诉别人。他对知道Even要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很紧张也没什么意见。他有意见的是他发现他们真正见面后他那该死的感觉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Isak大概只跟Even在一起待过十分钟,甚至包括那晚他不小心睡着后早上醒来被耳机里Even的声音弄得恍恍惚惚的那一会。Even不应该让他像现在这样紧张不安,不应该让他的心脏跳的像现在这么快。


哦那条牛仔裤,那条内裤,还有他偷偷瞟到的髋骨。


Isak愤懑地开始擦拭浴室瓷砖,擦干净了绿色的面膜泥,将脏了的厕纸扔进马桶,希望能冲走他的紧张。弄干净之后,他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希望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有的时候他真的无法忍受Eskild。为什么他总要这么轻佻?他们甚至都不知道Even是不是那一挂的。Oh god,如果他俩最后真成了怎么办?Isak到时候就得被迫看着他俩每周末都在沙发上亲热,然后薄薄的墙壁那边传来他们的呻吟?


又挨了一会,Isak知道他不能一直在厕所里躲下去了。他的手臂酸疼,之前割破的手指隐隐作痛,但他并不怎么在乎。该出去面对这一切了,深呼吸,撑过这个周末,别再傻乎乎地盯着看、结结巴巴地说话或者脸红。Even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碰巧长了张很有魅力的脸而已。还有不错的身材...而已。也许在背地里他就是个混蛋也说不定呢。至少,他拍的那些视频,烂爆了。


Isak回去的时候Even给了他一个温暖的笑容,让他困惑的同时也松了口气,他还坐在之前的位置上。


“Eskild在订披萨。他说他知道你想吃什么样的。”Even解释着,轻轻拍拍身边的沙发靠垫,示意Isak坐在他旁边。他照做了,但小心地保持了距离。即使坐得有点远,他还是可以清晰地闻到Even身上雨水的气息,混合着男人的须后水或者香水的味道,Isak不用也不懂这些。他尽量轻轻地呼吸着,无意识地拨弄着手指上的创可贴。


“你弄伤了吗?”Even立刻问道,伸手去碰Isak的手,沉重地打击了Isak“别为Even沉迷”的最新目标。他的粗糙的手指擦过了Isak的手背,碰了碰被包裹着的指尖。


“没什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Isak挥挥手,但心里很高兴Even对他的关心。不过Eskild一从厨房走进客厅,Even就随意地收回了手。


“我给你点的是你平常吃的口味,没问题吧?我刚刚正在跟Even讲有次送餐的小哥长得跟…”


“…我知道,我刚刚听见了。即使我不在也猜得出来。”Isak充满歉意地看看Even,但Even的眼睛却满含笑意。


“想在等披萨的时候拍个短视频吗?”他问道,伸手去拿一个已经放在咖啡桌上的小相机。


“Oh Even,我就是喜欢你总这么主动地拍视频这一点。你更新得那么勤,真是太厉害了。”


Isak被这个毫不掩饰的马屁给恶心到了,但Even只是微笑着点点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他打开相机,镜头对准已经准备好了的Eskild。等Isak意识到他们在拍视频的时候,Even已经转向了他,Isak只是呆呆地看着镜头。


“我要去喝水。”他几乎是跳起来的,疾步往厨房走。


“Isak,等等!”Even喊住了他,他尴尬地转过身,明白自己还在镜头里。这个想法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他惊讶地发现Even垂下了手,如果不是在拍摄地面的话,就是他已经关掉了摄像机。“如果你不想被拍到的话,你可以直接说的,知道吗?如果让你感觉不舒服了没关系的,告诉我我就不会拍了,我保证。”


Isak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会永远感激Even说的这些话,Even也永远不会明白这几句话对Isak的意义。不过,Isak不想表现得太过于情感丰富,把Even吓着。


“谢谢。我会拍的。但我还是得先喝点水,马上就来。”


他跟Eskild住在一起的这么长时间,忍受着他对自己拍视频方面的各种指指点点,但Even只用了两秒钟就发现了Isak对这些并不怎么感兴趣。


其实如果准备好了的话Isak对上镜这事没什么问题,如果他是在给自己拍视频,知道要拍什么,也知道接下来的走向会怎样。但是如果没有经过他的同意,自己对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完全不了解,也不知道之后确切的每一步,最后放到网上去会怎么样,这会让他恐惧无比。Eskild并没有做过完全违背Isak意愿的事。上传视频之前他会先取得Isak的同意,删掉Isak不喜欢的镜头,但这是一场持久战。Eskild完全不能理解Isak这些鸡贼的做法,Isak对这些误解也很不满。


但是Even,一个每天至少要上传一个视频的人,一个似乎每天相机不离手的人,看起来却完全能理解他。Isak刚才还在暗地里希望Even只不过长了一张漂亮脸蛋而已,但现在看来还远不止这些。


他在水池边接了一杯水,然后还拿了一罐可乐,确保没有在拍摄才回到客厅。


Eskild已经打开了电脑,正弓着背对着屏幕上的什么哈哈大笑,他坐得离Even太近了。Even的笑声让Isak的肚子抽了一下,他喝了一大口水,一口吞了下去。然后他打开了可乐坐在朋友们旁边,凑过去看Eskild在笑什么。但他还没有看清楚,Eskild就打开了手机镜头转脸看向Isak。


“能让我拍一张合照传在Instagram上吗?”


Isak点头同意了。这个没问题。Eskild数着数的时候他对着镜头灿烂地微笑着,小心地不笑出双下巴。


又过了二十分钟披萨才送到。这期间他们只是在讨论其他的youtuber和最近流行的挑战。然后Even和Eskild热火朝天地聊起了他们和粉丝之间的关系,最后以Even纠正了Eskild一开始的观点而结束,这是Isak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门铃响的时候,Isak比之前放松了一点,Eskild下楼去拿披萨,他现在已经不是很紧张跟Even独处了。


Eskild一走Even就拿起了手机。他对着什么东西笑得很大声,然后把屏幕转向Isak给他看上面的内容。他看的是Eskild之前po在网上的照片。


“他们在问关于你身上套衫的事情。”他解释道,眼里还在笑。“这是Eskild的吗?”Isak低头看了看身上,好一会才想起来他之前换上Eskild衣服的事,他快速地扫了一遍Even给他看的评论区,意识到了自己都干了什么。除了一些迷妹宣布Even的存在已经让她们上天了以外,大家都在谈论那件套衫。显然,Isak穿着Eskild的衣服已经开始被推测他们隐藏的秘密恋情和Isak暗示出柜的讯息。


Isak的心跳在加快。他当然知道,理论上来说,这本该是意料之中的,评论那么多,有意义的其实没几个,而Eskild的那些粉丝本来就倾向于往这方面猜,虽然都是无中生有的。不过,因为现在他对Even说不清的感情令他既困惑又生气,被超过两千条评论称作gay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他一把推开了手机,然后马上就后悔了,他过激的反应肯定会让Even开始问问题。他没有猜错。


“怎么了?这让你很烦恼吗?”Even嘴边还挂着微笑,但意识到了Isak的焦虑,说话的语气已经变了。“我之前不该笑的,很抱歉。”他说着,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我以为你对这已经习惯了,真的很抱歉。我每天都会收到这种评论,所以我没怎么把这当回事。”


“我没把这当回事。”Isak叹了口气,强迫自己忘掉这种被暴露在大众视线里尴尬的感觉。谣言而已。即使是真的,Eskild的那些粉丝也不是聪明的那种。毕竟只是人们编造出来的东西,除非他自己承认。


“把什么当回事,baby?”


Isak在心里暗暗诅咒Eskild非要现在这样喊他。Eskild在桌子上放下了三个纸盒,打开了盖子。Even听到这个称呼冲着Isak挑了挑眉毛。他现在看起来很严肃,没有在开玩笑的样子。


“你是因为这些是真的才烦恼的吗?”他问道,Isak可以感觉到他正在小心地斟酌用词。


“什么是真的?”Eskild停下了查看纸盒里披萨馅料的手,看看Even又看看Isak。


“人们在评论里说我穿的是你的衣服,就这。”Isak叹了口气,伸手去拿Eskild已经打开的披萨,正好是他最喜欢的味道。“但不是的,没那回事,我们能开始吃了吗?”


Eskild马上伸手从屁股口袋里掏出手机。“Oh my god,really?又开始传这些了?”他看评论的时候开始大笑起来,Isak翻了个白眼。“你知道的,Even,人们总是问Isak和我是不是在一起了。我的意思是,这样问也不奇怪。我们住在一起,我这么年轻,又美丽,有成为有钱人的潜力,还单身…”他挑挑眉毛暗示其中的可能性,Even轻声笑出声来。


“谢谢你的披萨,Eskild。”他简单地说了一句,显然并不反感Eskild几乎不间断的调情,Isak很高兴他们终于放下了这个话题。


TBC



评论(9)
热度(167)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