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2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 The Comments Below

前章➡️ Chapter 1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


Chapter 2

Eskild如约在第二天早上把Isak弄醒了。即使Eskild已经“手下留情”,等到九点钟的时候才来敲门,Isak还是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喝了两杯黑咖啡才稍微清醒一点,勉强撑着去洗了一个非常必要的澡。


逛完超市后,他们约着Noora和她的朋友们在咖啡馆小聚,虽然整个早上Isak都闷闷不乐无精打采,他最后还是感谢了Eskild把他从家里拽出来放风。


他们坐在他们最喜欢的一家咖啡店里,挤在一张桌子周围,认真地听着——除了Isak是假装在听——Eva大谈她准备在下一个视频里用在Vilde身上的新眼影,Isak突然想起了他们跟Even即将到来的合作。他在心里默默祈祷Eskild不要提起这事,不过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的聊天话题是拍视频。他的室友双手托着下巴,十分认真地听着Eva说的每一个字,然后,她一说完Eskild就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很中意你说的桃色,Eva,到时候咱俩拍合作视频的时候试试。嗯,顺便提一下,我有说过Even这个周末要过来吗?我们要跟Isak一起拍合作视频。”


在场的三个女生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结果Vilde被咖啡呛住了,洒了一裙子。


“Even Bech Næsheim吗?我的天啊,上周我看到他的粉丝数达到一百万了!”Noora听起来无比兴奋,旁边的Eva正手法熟练地忙着帮Vilde清理裙子上的污迹。“我记得看了他的庆祝视频,他干了啥来着?”


“他跳到一个泳池里去了。”Isak在意识到之前脱口而出,所有的脑袋都转向了他。


“哇,Isak,终于肯高抬贵眼屈尊看看其他youtuber的视频了?我那个万圣节视频,把Vilde变成柴郡猫那个,你连个赞都没给我,Even游个泳你就这么有兴趣了?”


Isak知道Eva的话让他脸红了,他梗着脖子无视了Eskild死死盯在他脸上的目光。“我没说我很有兴趣,我只是点开看了。那是他频道里的第一个视频,所以…”他想为自己辩解,但这是徒劳的。他们都看过那个视频,接下来就是要把他称作Even的头号脑残粉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口喝了一口自己榛子味的无咖啡因咖啡。


“嗯说到鬼…”Eskild脸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微笑,Isak抬头看见他正在向女生们展示自己的手机屏幕。“Even刚刚回消息了。我能说终于吗!他大概六点钟的时候会过来,也就是...oh my god,两个小时内,好吧我觉得我们得回家了,还得腾出时间做面膜呢。”


“是吗?”Isak问道,Eskild正在急急忙忙地把外套往他胸前塞,他还是顺从地接了过来。


“是的,baby,我们要做面膜的。”Eskild已经在和Noora告别了,他紧紧地把她揽在胸前。Noora正假装在为Eskild没有邀请她而生气,“他睡着的时候我会帮你偷拍照片的。”他小声地说。


“你们要拍什么类型的视频?”


“会含有裸露内容吗?拜托至少让他脱掉上衣。”


Isak悲哀地想着自己交的都是些什么狐朋狗友,被Eskild推搡着出了咖啡馆,他匆匆向女孩们挥手告别,她们还在用难以置信和嫉妒的眼神看着这边。


他们拎着大包小包采购来的水果穿过公寓狭窄的楼道时,Isak已经觉得有点困了,他想打个盹,开始后悔之前喝的是无咖啡因的咖啡。但Eskild可不会让他休息,他被推进了浴室,被指示换件脏T恤,免得面膜泥把干净衣服弄脏了。Isak很不情愿地换上了一件之前洒了咖啡渍的白色T恤,乖乖坐着等Eskild往他没有一点毛病的脸上涂他正在厨房里捣鼓的牛油果面膜。


“完美。面膜记得敷至少15分钟。现在你来帮我弄。”Eskild帮他抹完了后马上给出了下一步指示,Isak叹了口气,从他手里接过碗。他飞快地瞟了一眼镜子,如他所料,自己看起来可笑极了,除了眼睛和嘴唇,他的脸被牛油果泥和鸡蛋清遮得严严实实。


把剩下的面膜泥往Eskild脸上抹的时候他只想速战速决,但刚涂了一半门铃就响了。


“哦,是快递来了,我昨天订了个精品三脚架。你去开门吧。剩下的我自己来。”Eskild从马桶盖上起身,走到镜子跟前,完全无视了Isak惊恐的表情。


“我才不要糊成这样的去开门。”他指着自己的脸,Eskild又开始装出一副很困惑的样子。


“你看起来没毛病,我保证。还有,我们已经就别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谈过了,不是吗?你只是在保养自己的皮肤,有什么了不起的,Isak,没什么了不起的。别让一个送快递的毁了护肤的好心情。”


“我受够了,我要搬出去住。”Isak转身咕哝着,Eskild给他抛了个飞吻,他狠狠地冲出浴室,用自己绿糊糊的手摔上了从厕所到大门之间的每一扇门以表达自己的愤怒。


结果当然不是快递小哥。Isak想都没想的按了开门键,打开了楼下的单元门,然后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因为他听见有人正喊着Eskild的名字打着招呼慢慢朝他们住的三楼走。是Even。Isak立刻就认出了他的声音,可能因为他潜意识里就有点期待是他,但他的心跳还是漏了一拍。赶紧用衣服把脸擦干净的念头一闪而过,但已经来不及了,Even的脑袋出现在了楼梯口,他穿了至少三件连帽衫,其中一个帽子周围有一圈人造毛。湿哒哒的雨水正从外套滑到他淡蓝的牛仔裤上。


“Isak!”Even一看见正呆立在门口的他就喊了出来,没忍住笑出了声。“很高兴见到你!看来我现在不能跟你握手,但还是很荣幸。”Isak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都是给Eskild涂面膜的泥,他心里庆幸至少Even看不见他的脸红。


“额,我…我们正在做面膜,很抱歉。”Isak结结巴巴地说,暗暗希望Eskild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从厕所里出来解救他。


“我知道,看起来挺适合你的。”Even坏笑着眯了眯眼,脸上闪着快乐的光彩。“我能进去吗?在从车站到你家的路上被雨淋湿了。”


Isak让开路让Even进去,幸好早上他还在睡觉的时候Eskild在公寓里做了大扫除。他看着Even脱下了那三件连帽衫和一件套衫,挂在衣帽架上晾干。还有两条围巾,Isak开始怀疑Even是被自己的汗水而不是雨水打湿的。最后,Even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T恤,当然比Isak身上这件干净多了。雨水的痕迹在他淡色的牛仔裤上还清晰可见,Even不经意地揉着自己打湿的大腿。


“你想来点咖啡吗?”Isak友善地问道,希望Even说要,这样他就可以跑到厨房去把自己脸洗干净了。


“还是喝茶吧。咖啡对人身体不好。”


“对,说的没错。我也不怎么喝的,想想都觉得恶心啊。我马上过来。请把这当自己的家。”


Isak冲进厨房,烧上了水,随手拿了块抹布打湿,开始拼命地擦自己的脸,直到脸被搓得火辣辣的疼。他把脏T恤扔到了一边,换上一件Eskild忘在厨房椅子上的套衫。他拿着茶回客厅的时候,Even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你知道这的WiFi密码吗?”Isak把杯子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感谢地点点头,问道。


“我去拿。”Isak跑回厨房去拿贴在冰箱上的小纸片。


“我猜这个pride69是你们家WiFi?”(请自行百度69 ⁄•⁄ω⁄•⁄ )Even在客厅里笑着问,他尴尬地闭上了眼睛以平静内心。


“是的...Eskild起的名字,额…我去找他。”


Isak逃也似的穿过走廊,门都没敲地冲进厕所。Eskild吓了一跳,手中的面膜碗掉在了地上。


“Holy shit,Isak!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别把我吓出心脏病了?你等会把这清理干净!”


“Even来了。”Isak气都有点喘不上来了,Eskild爆发出一声尖叫的时候他已经关上了浴室门。Eskild一点没耽误地冲到水池旁,快速地开始卸面膜,当然还是比Isak要小心多了。


“你没开玩笑吧?他怎么来这么早?还有,你的脸怎么红成那样了?是因为面膜过敏什么的吗?”Isak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他的脸看起来通红的,不过基本上是因为之前疯狂地搓脸造成的。“赶紧过去跟他聊天!让他开心,告诉他我马上出来。”


Isak恼火地叹了口气。“他又不是他妈的什么明星,Eskild,只是个朋友而已,对吧?”


“Oh my god,Isak,你赶紧出去就是了。”Eskild一把把他推进了走廊,在他身后关上了浴室门。


Isak气冲冲地走进了客厅,坐在了Even对面的沙发上。这个周末已经开始让他疲于应对了,他开始怀念自己的床,或者什么都不想地打盘游戏。“来的路上还好吧?”他出于礼貌地问了一句,Even从手机上抬起了头,然后把手机放在了他们中间的桌子上,拿起了那杯茶。


“除了下雨以外,别的都还好。我室友送我去的车站,所以上了较早的一班火车。没让你们不方便吧?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你们住的地方,不过确实没费什么劲。”


“没不方便。不过Eskild吓坏了,我觉得他现在可能已经在里面激动得晕过去了。”Isak指了指厕所,Even有礼貌地笑了一下,Isak忍不住吞了一大口口水。


“我没什么值得怕的。”他脱口而出,微笑着。“你怎么样?”


“我什么?”


“你怕吗?”Even挑了挑眉毛看着他,Isak赶紧摇了摇头。


“什么?没有!一点没有,我很chill的。”他在牛仔裤上擦了擦自己已经沾满汗水的手,突然想起了Even的裤子还是湿的。“你想换条运动裤什么的吗?”


“我自己带了,谢谢。”Even指了指他放在沙发旁边的大包。“我只是在等着用浴室,但如果Eskild真的在里面晕过去了,你介意我用一下你的房间吗?很快的。”


Isak试图回忆自己早上离开房间的时候里面有多乱,不过反正他也不能拒绝。所以他含糊地说了声“当然”,然后站起身等着Even拿包跟他去卧室。


“所以你就是在这里拍出那些著名的视频的?”Even一走进房间就问道。还好房间今天看起来不太糟,但是味道相当可怕,可能是Isak还剩着的披萨发出来的。Isak走过去准备开窗户,又想起了外面还在下雨,所以他只是把一些脏衣服塞到了床底下。“你不用专门为我清理干净。”Even微笑着。他打开背包取出了一条深色的运动裤,Isak感激地哼哼。


“那就太好了,不然我得花上几个小时。”


他们对视了几秒。Isak没办法控制自己赞叹他的头发,一束金发掉在他的眼前,遮住了他额头上的胎记。他是如此好看、自信、野心勃勃。Isak忍不住盯着Even的手,看着他慢慢地解开牛仔裤的纽扣,他几乎挑逗性地拉开拉链,露出了一点灰色的内裤。然后他开始优雅地脱掉他打湿的牛仔裤,抬头撩人地看着Isak,他赶紧把自己从花痴状态中拉了出来。


“我给你点私人空间。”他小声地说,转身逃也似地冲向门口,路上还被电脑椅绊了一脚,他带上卧室门的时候撞进了Eskild的怀里。


“他正在换衣服。你别进去打扰他。”Isak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然后转身走进客厅,Eskild已经跟在他屁股后面开始问东问西。


这将会是Isak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周末。


  TBC



评论(15)
热度(177)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