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he Comments Below-Chapter 1

作者:DickAnderton

原文链接➡️  The Comments Below

授权截图: 



Summary:

YouTuber AU. 

Isak是一个又懒又宅的油管游戏主播,室友Eskild是LGBT icon. 当他们请另一个油管红人Even过来拍合作视频的时候,#Evak诞生了。不过这个标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他们粉丝的意淫之中(接下来是我自己的逼叨,亲可以直接移步正文了)这篇网红文让我想起了以前在油管上撸Troye和Tyler视频的日子(I have no life) 梗不错,写得也挺好玩的,于是翻译出来跟大家分享


正文⬇️


Chapter 1


现在是周五晚上,Isak依然懒得拍新的视频上传。今天一整天他只是在冰箱、床和他放游戏设备的桌子间穿梭,所以,即使几个小时前Eskild已经在客厅跟他说了晚安,现在的他仍然一点睡意都没有。尽管他的室友在关于他“很需要一个美容觉”方面给了他很多建议,Isak还是选择了薯片和冷披萨,开始加载最近他最喜欢的游戏。他心里知道这样子又会让自己熬一晚上的夜,但是在玩游戏同时拍视频?太麻烦了。


虽然每次更新的时候他的粉丝都喜大普奔,他们同时也痛恨Isak对他臭名昭著的懒惰的执念。他最后的三个视频都以自己心不在焉地保证会尽快更新结尾,但接下来的半个月他唯一更新的只是一个勉强介绍自己游戏装备的视频。


Isak陷在电脑椅里(这是他拥有的最贵也是最常使用的物品),眼睛瞪着电脑屏幕上的一个清单,上面列着他的粉丝建议他应该玩的游戏。这个清单每天都在变长,但是不把自己整明白,Isak甚至都没法振作起来玩自己真正喜欢的那几个。


打开摄像头需要他至少先把衣服穿好,这也是Isak懒得在今晚拍视频的主要原因。他打算明天起床后再拍,可能最早也是中午了。

                                      

等待游戏加载的时间里,Isak在另一个屏幕上打开了他跟朋友的聊天室。盯着正在加载的标志看了几秒后,他失去了耐心,在新窗口打开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习惯性地检查消息栏。他第一次在youtube上po视频的时候,他会把所有的评论都看一遍。不过现在一年多过去了,几周前他的关注人数达到了十万,他不可能再去关注所有人都写了什么。


他也无法理解Eskild是怎么做到的。Eskild轻松成为了这个国家最受欢迎的youtuber之一,尤其是在LGBT版块,他甚至连竞争对手都没有。即使这样,他还是随时掌握动态,在各个社交账号上跟粉丝聊得热火朝天,不停地怂恿Isak拍张照片,或者当他下一次直播时的惊喜嘉宾什么的。实际上,Isak频道上源源不断的粉丝大部分都是Eskild的功劳,他总是把Isak挂在嘴边,向大家抱怨自己那脏兮兮的夜行动物室友,然后马上上传一张自拍,上面有一脸不耐烦的Isak和满屏的彩虹小心心。


Isak的自频道一开始也是Eskild的主意。他建议Isak用他花在网上的大把时间做点有用处的事情,一次喝醉时的承诺之后,Isak被带到了社交媒体的世界。虽然他还是没法理解一半人们给他的留言在说些什么,但有了Eskild这个室友,他的那些youtuber朋友也渐渐变成了Isak的朋友,他也在慢慢融入这个圈子。


他的优势资源本可以成为一个成功事业的开头,每天早上Isak还在半梦半醒地喝咖啡的时候,Eskild总会在旁边开始念叨他浪费的潜能。说他缺乏动力,连定时更新这件小事都做不好。他当然也享受过程,只不过他没有Eskild那么狂热。他的室友正在用自己的人气作为平台改变这个社会,而他只是一个四天没出门的小宅男,期间只换了一次睡衣,还是在Eskild的朋友Noora过来和Eskild一起做每周直播的时候。


聊天室终于加载好了,Isak立刻跟他最好的朋友Jonas打了个招呼,他已经在线上了,没过几秒Jonas就回复了一个☮️emoji,Isak舒服地躺在自己的椅子里,等着其他的朋友上线。他伸手拿了一块昨天剩下的冷披萨,继续查看自频道的消息。他漫无目的滚动着鼠标突然停在了一条吸引他注意的通知上。


Even Bech Næsheim昨天中午的时候关注了他。名字旁边有那个灰色的认证图标说明这不是同名顶替的账户。Isak听说过Even,但是从来没有看过他的视频,因为他不会关注其他的youtuber,除非认识他们本人。不过他听Eskild提到过他几次。Eskild提到过很多人,大部分不会再提第二次,但是Even的名字在他们之前的单向对话里出现过好多次。显然,他半年前才刚刚注册了youtube账号,现在就已经出名到把Eskild迷住了。


突如其来的兴趣让Isak点开了通知旁边的头像照片,剪辑得很严重,根本看不清Even的脸。只是一团模糊的颜色,让Isak想起了那种不同颜色代表不同温度的照片。当他看见Even那张扭曲的头像照片旁边的关注人数时,他因为惊讶睁大了双眼。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Even已经达到了一百万关注数,上传了两百多个视频。怪不得他会引起Eskild的注意。


皱了皱眉头,Isak开始在和Jonas的对话框里打字。


“even bech næsheim关注了我。什么鬼?”


这句话收到的回复让他意识到聊天室里上线的人正在变多,因为他立刻就收到了三个不同的人发来的问号,还有一个Jonas发的疑问表情动图。Isak没有解释,他知道他的朋友什么意思,他也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为什么?


抱着瞧瞧这个名字长什么样的心态,Isak点开了Even频道里的第一个视频,也是最新上传的一个。日期是两天前,点击量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标题是关于什么庆祝一百万个粉丝的,封面是一个模糊的男性乳~头。视频缓冲了一秒,Isak默默地诅咒上面的模糊照片,然后Even出现了,裹在一件白色的浴衣里,站在一个室内泳池旁。


他长得很帅。Isak看见他的第一眼就不淡定了,他立刻做贼心虚地环视了一圈房间确认没有别人在场,虽然刚刚的反应只是在他的身体里一闪而过。屏幕上,Even的眼睛亮晶晶的,因为笑容太灿烂而眯成了一条缝。他调皮地将一根手指竖在嘴唇上,然后开始揉自己金色的头发,对着手持DV小声地说话。


“Hey guys!这是你们投票选出来的,我许诺过达到一百万粉丝的时候我会闯入邻居的地下室midnight swim。瞧好了。”他居然冲着镜头wink了一下,然后把摄像机放在了离水远一点的地方。Isak又为自己的某些心理活动心虚了一小下。但同时,他无法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Even身上正散发着自信和快乐的光芒,以及他正在解开自己的浴袍。里面他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及膝泳裤,Isak很确定他是故意在镜头前逗留了一会,假装检查泳池是不是在取景框里,但其实他只是在向镜头展示自己平坦的腹部和微凸的腹肌。


他转身朝湛蓝的泳池跑去,不带一丝犹豫地跳进了水里。然后立刻就浮出了水面,开始甩眼睛里的水,头发粘在他的额头上。他开始往泳池外爬,手指又开始往后理自己的头发。


Isak发现自己又在盯着他一丝不挂的前胸看,他脸红了,即使房间里没有别人。他很确信没有朋友会否认据他观察得出的结论:Even长得很好看,当然,他永远不会跟别人谈论这一点。


“刚刚是不是很好玩?!”Even拿起摄像机,又开始对着镜头小声说话。“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拿着摄像机从窗户爬出去。”画面接下来变得模糊,镜头在Even发光的脸和窗户之间来回晃动,Isak可以听见Even在画面外开怀的笑声。他试了好几次才从窗户里钻出去,一直走到院子里才系上了自己浴袍的带子,让观众最后好好看了一眼他几乎全裸的身体,泳裤正撩人地挂在他的腰上。


Isak现在算明白为什么他的粉丝投票让他去游泳了,虽然视频本身很无聊。Even穿过院子朝自行车走去的时候视频缓冲了几秒,Isak扫了一眼旁边的相关视频区,看起来其它的视频也强不到哪去。


大部分都是Even做一些很荒谬的事情,跟有趣完全挂不上钩,也毫无意义。有一些和其他Isak不认识的youtuber合作的挑战视频,还有一些无聊且无用的产品使用体验开箱视频什么的,但除此之外,其他视频都体现了Even是一个无所畏惧、信守承诺的人。


现在Even关注了他,如果他也是一个游戏主播的话还情有可原,但很显然他们两人做的完全是不同种类的视频,所以Isak很怀疑有Eskild的参与。他稍微搜索了一下,发现Eskild和Even已经互相关注了。


他瞅了一眼右边的游戏屏幕,朋友们已经在开始玩了,他很快地输入“马上回来”然后在新的标签页打开了facebook。他知道Eskild现在已经睡着了,所以现在去他房间直接问他没什么意义,但他还是想在今晚就问免得明天忘了。他往下拖了好久才在消息里找到了Eskild的名字,发现他们最后的线上互动是在一周前,最后的消息是未读状态。


他点开了消息,然后后悔没有早点看,这样他就能及时阻止Eskild和他的计划。Eskild计划在这个周日做一个三人合作视频,消息的末尾他说如果Isak不拒绝的话,他就当是默认同意然后会邀请Even。怪不得Eskild选择在facebook messenger上通知他,他知道Isak几乎不会查看上面的消息。


Isak皱着眉头,开始在Eskild的facebook好友里找Even,就在最前面,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他想知道Even住哪,看合作视频是分开拍还是住得近就直接过来拍。不过以Eskild的性格,不管住哪他可能都已经邀请Even来他们公寓过夜了。

根据档案里的信息,Even住在离奥斯陆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Isak现在几乎可以确定Even要来这里至少住一个晚上了。


Isak从来没有跟人合作过视频,除了有几次Eskild强迫他入镜,也没问他同不同意。他不是很喜欢这个主意,但他知道如果Eskild下定决心的话他是无法阻止的。他被以自我为中心的室友弄得心烦意乱,转身回到了游戏里,决定暂时忘掉这件事。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Isak都在和朋友们一边聊天一边玩游戏,但怎么也无法把即将到来的视频合作甩出脑海。他在猜Eskild准备拍什么类型的视频,越想越焦虑,想起了以前推掉Eskild擅自为他做主的计划时有多么困难。


截止目前,Isak已经拒绝过变装挑战、彩虹人体彩绘挑战、twenty one questions挑战。唯一两次自愿出镜,一次是Eskild在关于自我认同与认知的视频里将Isak当做最佳反面教材体现这方面教育的重要性,一次是一个周末,Eskild做一个关于小狗的视频。那仍然是Isak在和Eskild当室友期间的最佳回忆,整整48个小时和Eskild躺在地板上,脸被小狗舔来舔去的。


Isak正沉浸在飘散的思绪里,突然听见走廊传来脚步声,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立刻暂停了游戏,伸了个懒腰,跑到走廊的厕所门口等着Eskild。没过一会他就出来了,穿着彩虹内裤。


“Jesus,Isak!你把我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他看见站在阴影处的Isak时大叫了一声,手捂在了他光溜溜的胸口上,Isak小声地道歉。


“我看到了你的消息。关于星期天那个。”


Eskild揉了揉自己的短发和睡眼惺忪的眼睛。“你在开玩笑吗,Isak?现在都凌晨2点了!你从来都不睡觉吗?”


“我有可能不参加吗?”Isak问道,声音听起来很绝望,因为Eskild已经开始往自己房间走了,一边走一边挠着屁股。


“没可能。晚安,Isak。我明天早上八点叫你起床,然后我们去买东西,我们没有牛油果了,Even过来之前我们必须先做个面膜。顺便问一下,你见过他吗?”


Isak咕哝了一声算是回答,跟在Eskild屁股后面进了房间。“为什么非要我参加?”


“我问你:你为什么不想和两个这个国家最成功的之一的youtuber联谊?”Eskild显然已经清醒过来了,足够清醒到在空中挥舞双手,恨铁不成钢地看着Isak。“说真的,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我都不知道你那些粉丝都是打哪来的,你明明每天什么都没做啊!好吧,我知道是哪来的。你长得很讨人喜欢,就这个原因。人们喜欢看着你,他们都很追捧你。喜欢你的小卷毛和小酒窝。该死的。Even跟你差不多。你知道这有多幸福吗?你有多少机会啊?You're young, you're beautiful,你还这么受欢迎。这个就是你的优势啊,醒醒吧!”


如果是别人这样夸他Isak肯定会脸红,但Eskild这样说他已经习惯了。刚开始的时候他有点尴尬和不好意思,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发现Eskild形容所有人都是young and beautiful,包括他自个儿。


“说真的,你为什么不想参加?有什么特殊原因吗?因为我这次很看好你。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Eskild噘着嘴,Isak耸耸肩不情愿地回应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是很热衷这个计划。主要是因为事情太多了。还有,Eskild虽然私底下就很咋呼,但拍视频的时候更咋呼。几乎是让人难以忍受的那种,而当有嘉宾来的时候,Eskild几乎可以一整个周末都上蹿下跳的。以及,Even看起来是那种会陪着他一起上蹿下跳的那种人,他们会把Isak累死。


“好吧。”尽管这样想他还是同意了,因为看起来他也没有别的选择。“我们要干啥?”


Eskild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上前紧紧地拥抱了他,前胸狠狠地蹭着Isak,Isak忍不住又想把他推开。“这是惊喜,baby。”他脸贴着Isak的头发小声地说。Isak很努力地把头歪向一边远离Eskild的脸,开始嫌弃室友大晚上的热情。


“Even会整个周末都待在这里吗?”


“他还没说。他也是不喜欢回复人的那种家伙,几乎跟你一样。不,也不能这么说,你还是糟糕多了。”


Eskild回床上之后,Isak又回去玩了两个小时游戏,直到他的眼睛开始难受,然后他终于告诉朋友他要上床睡觉了。不过最后还是没能回床上去,他点开了Even的youtube频道,最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频道里的视频正一个接一个的自动播放。


TBC



评论(19)
热度(245)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