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each Me to Forget-Chapter 4(完)

分级:Explicit

作者:Sabeley

原文➡️Teach Me to Forget

前章➡️Chapter 3


                                                              

Chapter 4


那一晚后他们之间有了一些变化。在经历了整整六周的折磨后,Isak终于停下了他的挑逗。他不再开出格的玩笑。也不再在喝醉之后给Even发色|情视频。他们每天还是会聊天,但话题回归正常——而不是不停地倾诉自己有多想上对方。

他们在床以外的地方开始慢慢地了解对方,Even每多了解一点,他就多确信一点Isak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人。他们会聊Isak住在疗养院的妈妈、用金钱解决一切问题的爸爸。他们会聊Even目前情况稳定、但可能随时发作的躁郁症。还会聊好的一天或者坏的一天,而Isak总是能让他不怎么好的一天慢慢变好。

他们都渐渐意识到,如果从长远的计划来看,四个月真的不算什么,因为不能发生性|关系就忽视掉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系实在是很蠢。他们不需要性——有对方就足够了。于是,就像他们之前打算的一样,他们开始成为了类似朋友的关系,但“朋友”这个词总是让Even有些说不出口,因为用它来形容他们还远远不够。Mikael是Even的朋友。Yousef也是Even的朋友。但Isak是Even的全世界。

每周有几天他们会在一起吃中饭,Even甚至鼓起勇气自从本科毕业后第一次走进了图书馆,为了跟Isak坐在一起。他们之间的性张力还是存在,有时甚至让人感到窒息,但他现在可以承受了,只要晚上的时候头靠在浴室墙上自慰就可以解决。

奇怪的是,他发现最难以让人抗拒的是一些小细节。有时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他会忍不住在Isak抱怨学校里的事的时候握住他的手。或者在男孩学习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帮他拨开垂在眼前的刘海。每次Even不小心让自己触碰他的时候,Isak会立刻冷静下来,然后给Even一个足以温暖他心脏的微笑。你是我的了,他想说。我会照顾好你的。

所以,是的没错,他很想念性,但同时也想念不带欲望的亲吻,和在一个你知道会跟你共度一生的人身边醒来的感觉。

不用说,这个学期尤为的漫长——但总会有结束的一天。

Even的毕业展示影片被排在了倒数第二周,虽然他花了很多很多时间完善作品,但一想到要在一组老师面前展示,而他们的工作就是评判他是否适合将这个当做职业实在是让他很紧张。他这段时间睡的很少,吃的也很少,一整周都在阻止Isak来看他,所以当他看到Isak走进剧场的时候非常惊讶,他似乎迷路了。Even赶紧跑到他跟前。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问道,脸上挂着情不自禁的笑容。Isak好好地看了看他,他穿着熨烫整齐的裤子和衬衫。

“该死的,你真辣。”他喃喃地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Isak,”他强迫男孩看着他的眼睛,“你在这里干什么?” 

Isak的表情柔和了下来。“你真的以为我会错过这个吗?”他翻了个白眼。

Even挑起了眉毛。“不,”他承认道,“所以我没有告诉你是什么时间。” 

“Mikael告诉我了。”Isak耸耸肩。“再说,显然我出席这个就能拿到额外的传媒学分。在门口检票的Adam是这么说的。所以我不仅仅是在当一个好男友,我也是一个好学生。” 

Even脸红了。“男友?”他问。

令人惊讶的是,Isak没有为刚刚不小心说出的词感到尴尬。“我在努力呢。”他耸耸肩。然后说,“你会很顺利的,Even。我知道。”Even想合上两人之间的距离,亲吻他,直到自己镇定下来,但他知道不可以。所以他很快的抱了一下Isak,然后分开了,Isak走到观众席的后排坐了下来,Even和其他毕业生坐在一起。

毕业展示很长,Even被排在了最后,正好给了他足够的时候冷静下来。他的心砰砰直跳,甚至有点难受,终于轮到他站在大家面前展示过去两年的成果的时候,他准备了好久的话突然一句都想不起来了。直到他找到了那双熟悉的绿眼睛——守护着他的天使的眼睛。Isak鼓励地微笑着看着他,礼堂里似乎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他俩,在Even的厨房里排练着演讲稿,像上周一样。

最后,他毫无差错地完成了介绍,当影片开始放映时他坐回原位,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切都完成了。结束了。不管结果是过了还是挂了,他都没法再改变。他转过头往Isak的方向看去。在一片黑暗中他看不见他,但一想到他就在那里就让Even的心忍不住温暖了起来。他不敢相信之前差点让Isak错过了这个。他现在很开心,而他希望Isak从现在开始能参与他人生里每一个开心的时刻。

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Even几乎被每一个教过他的教授恭喜了一遍,他陪着Isak走到电车站,认真地听着他一路上都在讨好地夸他的影片。这些话从一个最喜欢的电影是变形金刚的人嘴里说出来本来没什么意义,但对Even来说却意义重大。对他来说甚至比他的导师给他的承诺更有意义。

“…而且那些象征镜头用在你的影片里看起来一点都不做作——” 

“Isak,”Even打断了他的话,捧起了他的脸。Isak立刻停住了,Even注意到他脸红了。“谢谢你来了。”然后,他想也没想地俯身吻了Isak。

他还没来得及回吻Even就推开了。“上课见了,好吗?”Isak好几秒都没回过神来,但终于点了点头,这时电车来了。Even捏了捏他的胳膊跟他道别,然后站在人行道边看着Isak坐在了靠窗的位置。电车一直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Even。

最后一堂轮到Even讲大课,所以他得收最后的期末论文,把它们按实验课分班放好。当Isak终于走到跟前来的时候,他在微笑。“一会儿见了?”他说,把自己的论文递了过来。Even必须得提醒自己还没有结束——在期末考试之前理论上来说他还是Isak的助教——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他在研究生休息室里花了几个小时批改了一半自己实验课的论文,然后为了奖励自己的耐心,他允许自己看一下Isak的。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带了滤镜,但他觉得Isak比其他人写的都要好。他写了那天晚上Even说的一些点,但大部分都是Isak自己的观点。他一直微笑着从头看到尾,不可思议的感到骄傲。

之后,他回到公寓洗了个澡,穿上他知道Isak喜欢的深色牛仔裤和条纹纽扣衬衫,然后往Mikael、Yousef和Elias的合租公寓走去。

他到的时候Isak已经在那里了,眼睛看着门口,Even一进去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Even走过去在他的头顶轻轻吻了一下当做打招呼,然后往厨房走去。“我去拿点喝的,马上回来。”Isak噘起了嘴,但还是放他走了。

派对本身并不大,但男孩们请了所有的朋友过来庆祝即将到来的毕业。Even去拿啤酒的路上被叫住了三次,回到Isak身边的时候Sana也坐在了沙发上。

“嘿。”Isak跟他招呼,打断Sana讲了一半的话。他抓着Even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着,Sana翻了个白眼。“最后一天过得怎么样?” 

“很好,”Even叹了口气,“我在给论文评分,担心期末。”Isak还没有松开他的手,所以他轻轻地捏了捏,只是因为他可以。

“Isak的小论文写得怎么样?”Sana开玩笑道。

“哦天啊,别回答这个问题!”Isak马上说,回头看着Even好像在克制着自己不要把他的嘴巴捂上一样。“很糟糕的!我很确信写得很糟糕。” 

Even假装自己想了几秒,但最终还是笑了。“你的论文很不错,Isak。”他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Isak似乎在纠结该笑还是该脸红,但最后他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你最好不要撒谎,”他哀怨地说。“我需要一个好分数,因为期末我肯定会挂的。” 

“等等,什么?”Even问的时候Sana大笑了起来。

“Isak,”她责备道。“你在想让Even因为内疚把你的分数打高一点吗?” 

“我没有!”Isak看了看他们两个。“我只是——你看看他,该死的!我整个学期都没法注意听课,我上周借了Emma的笔记,但说实话,我不是很信任她的笔记。”Even被 Emma的名字刺了一下,但还是不很明白Isak说的话。

“你显然足够认真了,Isak。你的影评是我读过的最好之一。”Isak脸红了。

“是啊,但那是因为我想给你个好印象。”他笑着承认道。“下课后我还会在家里把电影再看一遍,没有你在旁边让我分心的时候。” 

Even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上个艺术课你还真够努力的。”Sana评价道。

“也许吧。”Isak笑着看着Even。“但显然很值得。他给我的都是A。” 

Sana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他俩,Even已经猜到她会说’你确定这是他给你A的原因吗?’的时候,Mikael来拯救他了。

“不是的,哥们,”他说着,和Yousef走了过来,坐在了咖啡桌对面,Yousef坐在了Sana旁边的沙发扶手上,她抬头冲他笑了笑。“是我给的。” 

Isak困惑地皱起了眉头。“什么?” 

Mikael笑了。“你的论文都是我批的。你真以为我们会让Even给你改吗?你们还没上床的时候他特么都爱上你了。”Even双手摊在空中,再一次怀疑自己为什么要交这么讨嫌的朋友。“让他改你作业有点不合适,你不觉得吗?” 

“但是,”Isak开口道,看了看面前这些参与的人。他的困惑很快变成了气愤,所以他马上发泄在了Even身上。“你特么在开玩笑吗?” 

“对不起,”Even笑了,虽然他不是很确定自己在为什么道歉。“我应该告诉你这个吗?” 

“是的!”Isak喊道,Even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Isak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让他把他拉进怀抱。“如果我知道是写给Mikael看的话我就不会那么努力了。”他气呼呼的在Even肩膀上说。“我假装讨厌我们看的所有电影,因为我知道这会惹你不高兴。我的生命——好多都浪费掉了。” 

“我是说,你还是得了A呀,”Mikae耸耸肩,又站起身。“我觉得你这次也肯定能得A的。除非你写的是关于Baz  Luhrmann的什么鬼。”Even朝他哼了一声,Isak倒抽了一口气。“开玩笑的,”Mikael笑着无辜地举起了手。“天啊,你们有点幽默感行吗。”他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消失在了挤满人的厨房里。

“我真他妈讨厌你。”Isak喃喃地说,但语气并不重。

“等等,”Sana坏笑着开口道。Even抬起头看她的时候,注意到Yousef的手正很随意地搭在她的肩上,好像他自己完全不知道一样。“既然Isak的论文不是你改的,那就是说你会在空闲的时候看它们吗?Even,拜托告诉我你没有。” 

Even本能地想否认,但脸红出卖了他,接下来的五分钟他都得忍受着Sana和Isak的打趣,直到Yousef终于有了同情心,弯下腰在Sana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她抬起头看着他点了点头。“Isak,我们要走了。”她说着,指了指Yousef。“你在这里没问题吧?有人送你回去吗?” 

Isak脸上的笑容还没有褪去,他点点头。“Even会送我回家。” 

“哦,是吗?”Even开玩笑说。“你取笑我然后还指望我送你回家?哪有这种好事?” 

Isak撅起了嘴,又往他身边挪了一些。“拜托了?”他央求着,像上回在厨房里那样蹭了蹭他的鼻子。“我会很老实的,我保证。” 

“是啊,”Even提醒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但最后他还是同意了,Sana和Yousef往门口走去,关门的时候看了好几眼确保没有人注意他们。

Isak这时几乎已经要爬到Even身上来了——他喝醉的时候摸起来真舒服。他的脚在沙发上,膝盖抵在Even的大腿上。理智上来说Even本应该告诉他赶紧移开,但他还是一只手搂住了Isak把他拉得近了一点。Isak满足地叹息了一声,脑袋靠在Even的肩膀上。

“他们是什么情况?”Even往Sana和Yousef消失的方向指了指。

“我很确定他们有鬼。”Isak耸耸肩。“不过你知道Sana的——她不是很喜欢透露细节——但过去的两周里我每次去她家的时候Yousef都在那里。我想他们只是在找合适的时间跟Elias坦白。”Even咧了咧嘴。“是啊,”Isak笑了。“可怜的Yousef。” 

虽然周围的人群很喧闹,但对Even来说,他眼里只有Isak。他感到仿佛房间里只剩他俩了一样,温暖地躺在对方的臂弯里。有那么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完整了。

“Even,”Isak在他胸口喃喃地说,他的眼睛还闭着。“我们能走吗?” 

Even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想让Isak开心,但又不想和他分开。“好吧,”他终于说,轻轻地推开了他,好让两人站起来。“走吧,”他朝Isak伸出了手,“送你回家。” 

Isak不爽地抿着嘴,但还是抓住了Even的手,让他把自己拉进怀里。“我不想回家。”他争辩道,手指揪着Even的衬衫。“我想去你家。” 

“Isak,”Even无奈地说。“我们马上就他妈要成功了。再过三天等你考完——” 

“我他妈知道,”Isak嘟囔着,抬头看着Even。“我只是想睡觉。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睡得好些。”他的声音很脆弱,Even不禁担心了起来。他只在Even家睡过两次——一次是第一晚,一次是第二部盖茨比的最后三十分钟。如果那是他整个学期睡的最好的两次觉的话… 

“Isak。”他深吸了一口气。

“拜托了?” 

所以当然他同意了。

他一开始还担心Isak走不到自己的公寓,但他们一来到室外,远离了噪音和人群之后,Isak似乎清醒了一点。他们默默地并肩走着,肩膀时不时地撞在一起,走了快一半的时候,Isak伸手牵住了他,手指和他的缠绕在一起。Even开心了起来,他不忍心放开。

Even没有料到会有客人,所以公寓里乱糟糟的。但Isak不在乎。他放开了Even手,喝了一杯水——三大口就喝完了——然后穿过房间,脸朝下倒在了Even的床上。

“你还好吧?”Even笑着问。

Isak翻了个身方便说话,“很好,”他说。“我想我要睡觉了。昨晚为了那个该死的你又不会改的论文熬夜了。”Even笑了笑,但没有反驳。今天对他来说也是漫长的一天。

“也许先把鞋脱了?”他说,但Isak哼哼了一下,把脸埋进了Even的枕头,然后几乎立刻意识到不对头,因为他皱了皱鼻子,抓起了旁边的枕头——那个他前两次用的,Even最近也睡在那个枕头上以缓解心中的痛。他蹭到床的另一边,身体蜷成一个球,鞋都没脱。“Isak,”Even无奈地说,已经决定自己上手了。

他先换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坐在床边帮Isak脱。男孩毫无怨言地让他脱掉了鞋子,但当他试图解开他的牛仔裤纽扣的时候,Isak却开始恍恍惚惚了。“今晚不要,Even。我好困。”Even讽刺地翻了个白眼。现在轮到你装单纯?

“Isak,”他希望自己现在听起来很严肃而不是充满爱意。“如果我让你穿着牛仔裤睡觉的话,你明天早上就该冲我嚷嚷了,所以拜托你为了我把裤子脱|掉好吗,宝贝?”如果Isak有注意到这个请求很奇怪的话,他也没有指出来。他只是很不爽地哼哼着动了动身体,气呼呼地脱|掉了裤子,一把扔在了地板上。

“高兴了?”他含含糊糊地说,脑袋又埋进了枕头。

“是的,”Even微笑着说。“很高兴。谢谢你。”他把Isak脱下的牛仔裤叠好,因为他想当个好人,一切完事儿后,他爬上床躺在了他旁边。Even本以为他已经睡着了,但他一躺下,就惊讶地看到Isak滚了过来抱住了他。

“晚安,Even。”他在Even的衬衫上喃喃地说。Even犹豫了一秒,然后把手指伸进Isak的头发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你也晚安,Isak。”他轻声说,男孩的呼吸已经平稳了下来。“做个好梦。” 

Even醒来的时候闻到了食物的香味,这在他的公寓里是很罕见的,还有点吓人。他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定是什么东西着火了,但当他往厨房看的时候,好像一切正常。他又躺回枕头上的时候才注意到Isak正低着头冲他微笑。

“做噩梦了?”他问道。他靠着床头板坐着,腿上放着Even的电脑,正在Quizlet上翻看记忆卡。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很奇异,Even几乎肯定自己还在做梦了。

“我是闻到食物的味道了吗?”他问道,又往厨房看了一眼。这一次他看到烤箱的灯亮着,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Isak能在这个公寓里找到什么往里面放。

“嗯,”Isak又翻过一张记忆卡。“我在冷冻室里找到了一些肉桂卷。应该马上就好了。”Even惊讶地张大了嘴。今早又有肉桂卷又有Isak?为什么这么幸福?Isak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冲他微笑了一下,手指挠了挠他的头皮。“继续睡吧,”他说。“好了我叫你。” 

但Even不想睡了。他往旁边靠了一点,好把头搁在Isak的腿上。Isak没有拒绝,手指还在玩着他的头发,他把电脑挪到了床上,给Even腾出地方。

“你不必跟我准备早餐的。”他说。

Isak笑了。“你给我准备过啊。我只是想回报你的甜甜圈。” 

“那些是商店里买来的。”Even说。

Isak翻了个白眼。“那肉桂卷还是冷冻的呢。” 

Even安静而满足地看着Isak学习,他翻卡片的速度好快,每次Even还没来得及看完他就下一张了。直到电脑角落里的时间跳了一分钟Even才意识到现在有多早。

“什么鬼,Isak?”他呻|吟着把鼻子在男孩的大腿上蹭了蹭。“你为什么星期六早上7:30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我们还可以呆在床上。” 

“我们是在床上啊,”Isak笑着说,Even对Isak关于“在床上”的定义不爽地哼了一下。“我的学习计划很严格的,”他继续说。“要么像现在这样,要么我得走了。但我不想走。”不要,Even也不想让他走。

“你在学什么??”他问道,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Isak没有表现出被打扰的样子。

“你没看出来吗?”他好笑地问道,把屏幕往Even的方向挪了挪。“今天学传媒学,明天是免疫学,周一这两门都要考试。”Even的眼睛聚焦后,他终于看明白了卡片上的字。不幸的是Isak看的都是不考的。他忍住了闭紧嘴巴。

Isak一下一下地拨弄他的头发的时候他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几分钟后烤箱的定时器又把他吵醒了。

“我去拿,”Isak说着推开了Even,站起身。“你呆在这。你想喝点什么吗?” 

几分钟后他拿着一盘洒满了糖霜的肉桂卷和两大杯牛奶回来了。他们很快地吃完了早餐,但Even懒得收拾盘子,所以就搁在了床边的地板上。他转过头的时候,看见Isak嘴边还沾着一点糖霜。他忍不住微笑起来。

“这里,”他跟他示意了一下,“你这里有一点…”Isak不发一言地靠了过来,让Even用手指帮他擦掉了糖霜。没有人需要知道他的手指停留在他嘴唇上的时间有一点长,试图记住它们的形状。Isak低头看着他,看起来和他一样痴迷,他现在满脑子只想凑上去试一下粘在Isak嘴唇上的糖霜是不是比肉桂卷上的要甜一点。不过当气氛升温得过高的时候,他还是推开了。

“你要留在这里吗?”他问道,装作忙着整理被子的样子。Isak因为失去的接触看起来很难过,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你想让我留下吗?” 

“我当然想让你一直在这里的,Isak。” 

Isak笑了笑,看了一眼Even放在地上的电脑。“我想留下,”他承认道,“但我得学习。” 

“你可以在这里学,”Even提议道,虽然很显然Isak刚才一直在这样。“我不会打扰你的。你回公寓只是浪费时间。除非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是只有你那里才有的?” 

“不是,”Isak叹了口气。“我只需要你的电脑就够了。但你没什么要学的吗?我不想让你因为我挂科了。” 

“不用担心这个,”Even耸耸肩。“影片展示是我两门课的期末,我下周最早的考试在星期三。就呆在这里学。我会定时给你东西吃,以免你又开始坏脾气。双赢。” 

Isak怀疑地挑起了眉毛。“你赢什么了?” 

“你啊。”Even耸耸肩。他知道他应该不好意思说这种话的,但他就是没这种感觉。“你的陪伴。” 

Isak很乐意接受他们两人在床上度过一整天,Isak学习,Even在他旁边开着字幕静音看毒枭,因为他问有什么推荐的剧的时候,Isak坚持他一定得看看这个。Isak不时地问他问题,即使是不怎么重要的Even也会耐心回答。他给Isak做了午餐,晚餐给他叫了披萨,然后不知不觉地天就黑了,Isak在他的公寓里几乎呆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他必须得走了。

他把他送到门边,祝他好运,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你会考得很好的,”他在他耳边说。“而且,嘿,下一次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就不再是你的助教了。” 

“Thank fuck。”Isak笑着推开了Even,好看着他的眼睛。“下一次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就是你的了。这次是真的。除非你又跑到医学院来当老师了。” 

Even哼了一下,Isak最后不舍地看了他一眼,打开了门,朝Even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看着他的背影很让人心碎——Even几乎可以感到分别让他难以承受——但一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这样了,他又好受了一点。下一次Isak再跨进这扇门的时候,他不必再离开。

整个周一下午Even都在研究生休息室里紧张地踱来踱去。Mikael监考Isak的期末,考试应该二十分钟前就结束了,但他哪也找不到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他知道Isak已经考完了,因为一个小时前他就给Even发了一张snap,照片上他冲镜头竖着大拇指,文字写的是:完事儿了。我们现在能干了吗?但Even还是觉得他需要确认。他需要除了Isak以外的人告诉他,是的,已经结束了。这个该死的又臭又长的学期终于结束了。

又过了十分钟Mikael才终于走进了休息室。“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他看着Even惊讶地问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干你的新男友吗?” 

“他考完了吗?”Even问道,看了一眼Mikael手里厚厚的一摞卷纸。

“他不仅仅考完了,”Mikael随手把那一摞扔在了空桌子上,然后倒在了椅子里,显然累坏了。“我还直接放机器里扫描打分了,所以成绩也出来了。我还得花几个小时登成绩,不过已经结束了,哥们。你自由了。”不过奇怪的是,Even还是没觉得自由。Mikael烦了,看了他一眼。“你他妈还有什么事?” 

“我只是——”Even开口道,翻了翻那堆卷子。“我得确保他真的完事儿了。他不会再回来再考一遍吧?” 

“Even,”Mikael笑了。“那个有先例吗?” 

Even挑起了眉毛。“你不知道我的倒霉运气吗?对我来说一切都有可能。”Mikael对Even荒谬的理论哼了一声,但没有反驳他的逻辑。

等他终于找出Isak的那一张后,他松了一口气,上面已经有了成绩。“你真是够了。”Mikael笑着把卷子拿了过来,穿过房间坐在一台电脑跟前。Even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登成绩的系统出现在了屏幕上,他赶紧凑过去看着Mikael找到了Isak的名字,输入了他的成绩,然后点了提交按钮。

“瞧,”他似乎对自己很满意。“他已经完事儿了。而且今天早上的时候Iversen已经提交了我们的助教评分,所以你跟这个男孩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了,Even。快去找你男人吧。” 

他不用再听第二遍就冲出了房间,脸上忍不住挂着大大的微笑,赶紧给Isak发了短信。

你猜猜?

回复立刻就出现了:??? 

你的成绩是A,他微笑着回复。我也不再是你的助教了。

我不知道更应该为哪一样感到高兴。

Even翻了个白眼,但他现在没心思继续跟Isak玩游戏,于是直奔主题:你现在在哪?

他急急忙忙地往自己的公寓走去,希望他快点回复,但什么也没有。“快点啊,Isak。”他对着手机喃喃地说,已经走到了公寓,开始往三楼走去。他们应该之前就计划好的,因为他一点都不想再等了,但他又不知道Isak住哪。或者他在不在家。

等他终于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根本是瞎担心了。因为Isak就坐在他的门前,书包放在脚边。

他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害羞地朝Even笑了笑。“嗨,” 他打了个招呼,搁在大腿上的手有些紧张。“我知道应该先问问你的——你可能要学习或者还有别的什么事——但我想也许会给你一个惊喜?” 

Even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你就是最棒的惊喜了。”他承认道,伸出手将男孩拉了起来。Even从来没有见过他穿得像现在这么随意,金色的卷发藏在红色的帽子下面,破旧的蓝色牛仔裤和一件很熟悉的T恤。“这是我的衣服吗?” Even笑着问。

Isak低头看了看,然后笑了,把手缩进了袖子里,仿佛这是他最舒适的衣服一样。“不,”他否认了。“这是我的衣服——你给我了。不过理论上来说衣服确实曾经属于你。我想试着引出我内心里的那个电影呆子。” 

Even伸手摸了摸已经旧了的布料。“嗯,看来起作用了。”然后,他情不自禁地把他拉进怀抱,Isak乖乖地顺从了。

“我知道。”Isak附和道,仰头用鼻尖蹭了蹭他的下巴,直到两人的嘴唇只有几厘米远。Even被突然接近的距离弄得大脑短路,正当他准备习惯性地推开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不用了。再也不用了。

“嗨。”他喃喃地说,呼吸扑在Isak的嘴唇上,他的心突然安定了下来。就是现在了。他们要从几个月前断掉的地方重新开始。

Isak忍不住笑了。“嗨。”他也说。Even不确定是谁先主动的,但两人之间的张力突然无法再让人拒绝,他意识到的时候嘴唇已经紧紧的贴上了Isak,仿佛溺水的人一样吻住了他。尽管满溢着沉甸甸的情感,一开始的吻却足够纯洁。但没过几秒Even就把Isak压在了公寓门上,舌头攻城略地的发泄着自己压抑了几个月的欲|望。

Isak的帽子早就被撞在了地板上,Even的手指缠绕着男孩的卷发,而男孩的伸进了他的衬衫。他的手指所到之处在他的皮肤上点燃了一团团火焰,虽然他不会再想经历一次四个月的分离,但因此带来的渴|望让他们的重逢显得更加激动人心。仿佛灵魂在呼唤着对方一样。

最后是Isak偏了偏脑袋,打断了这个吻。Even的嘴唇便移到了他的下巴,在他的脖子上落下一个个吻。他可以感觉到Isak的脉搏在他的舌头下越跳越快,带来的欲|望直达他的老二。

“Even,”Isak呻|吟着,他的手指还在Even的衬衫后面摸来摸去。“虽然在外面就干|起来很辣,但我觉得下一步还是在屋里做比较好。”Even贴着他的脖子笑了,然后退开来,Isak靠在门上喘着粗气。

“如果要我开门的话你得让开啊。”Even说,但Isak挥了挥手让他闭嘴。

“给我一分钟缓缓,混蛋。”Even翻了个白眼,然后从过分紧的牛仔裤里掏出了钥匙。他准备开门的时候,Isak已经移到了一边,从地上捡起了帽子和背包,然后Even开了锁,让他进屋。

门在他俩身后关上的时候,感觉像一个人生的篇章结束了。他以为自己至少也应该有一点点伤心什么的,因为他要毕业了,要来到现实而残酷的真实世界了,但他现在有了Isak,就是难受不起来。眼前的世界太明亮、太多彩,充满了各种未知的可能性,他没有心思去哀悼失去的东西。

Isak没有浪费一秒就又压了上来,很快两人上了|床,衣服胡乱地扔在地上,他用手指给Isak扩|张然后进|入了他。周围的世界空间不断地缩小到只剩下他俩,一切解决得很迅速,因为两人都太激动了没法撑多久。最后Isak在他身下溃不成军,给了Even另一小片自己的灵魂的时候,他看着那双漂亮而迷人的绿眼睛,在里面看到了他的未来。

Even的毕业典礼在周六早上,但他不是很想参加。因为典礼又臭又长,如果真的得忍受一个的话,他选择参加Isak周日的毕业典礼。

不过当他告诉Isak自己的想法的时候,男孩不高兴了。

“Even,不要这样!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当一个支持你的男朋友。你不能剥夺这个机会!” 

“你已经去了我的影片展示了。”Even说,然后吻了一下他的脸。“那个对我来说重要得多。”Isak有些得意,但还是不满意。

所以星期六中午的时候Even出现在了传媒研究的教学楼前面照相,身上穿着Isak本来为他自己的典礼租的学士服和学士帽。他们不是唯一留下来的。还有很多学生在典礼结束后留下来照相,包括Mikael和Adam,他们虽然奚落了Even半天不去参加正式的毕业典礼,但还是跟他一起拍了照。

最后都没剩多少人的时候Isak终于满意了。“你妈妈一定会爱死我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翻看着手机相册里的照片。“我要给她发几张——为我以后可以吃到的布朗尼攒人品。” 

Even翻了个白眼,正打算问他们是不是可以离开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需要我给你俩拍一张吗?”Even惊讶地转过头,看到了Iversen博士,他的导师同时也是Isak传媒入门的教授,站在那里,脸上是欣慰的微笑。

“嘿,”Even微笑着打了招呼,试图无视Isak正像个被抓到干坏事的小孩一样躲在他身后。他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到了身边。“Iversen博士,这是我男朋友,Isak。Isak,这是我的导师,Iversen博士。” 

“很高兴见到您。”Isak扭扭捏捏地说。Iversen认真地看了一眼Isak,样子似乎是觉得眼熟,但他没有说什么。

“我也一样。嗯,要拍照吗?”Isak似乎很愿意为最后一张照片将自己的尴尬暂时放在一边,他将手机递给Iversen博士,然后两人在教学楼前站好,手臂搂着对方的腰。“你一定很为Even骄傲,”Iversen调整镜头的时候说,“一毕业就找到了这么好的工作。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的——尤其是在这个领域。” 

“哦,我是很骄傲。”Isak说着,抬头深情地看着Even,快门同时响了。Iversen又给他们拍了几张,然后把手机还给了Isak。

“我也很为你骄傲,Even。”教授很欣慰地说。“八月制片开始的时候见了。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夏天。” 

他们静静地看着年长的人离开,等他终于走出视线之后,Isak长舒了一口气。“哦天啊,”他倒在了Even身上。“我还以为他要戳穿我们呢。” 

“为啥啊?”Even笑着问。

“我是说,我们这个学期也没怎么低调。”Isak解释道。“你觉得他会记得我吗?他们还有权利开除你吗?” 

Even耸耸肩。“就算被开除我反正也不怎么在乎了。我需要的只是一份好工作而已,而我已经成功了。还有,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他教三个班,两百多个人呢。不会记得你的。”Isak因为被说不值得被人记住而不爽了一下,Even很想告诉他对Even来说,他是这个星球上最难以忘记的人,但又觉得现在时机不是很合适。

“你准备走了吗?”他问道。“我们可以去我家…庆祝一下。”他挑逗的语气让Isak坏笑了起来。可Even牵起他的手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Isak突然改变了主意。

“等等,”他顽皮地笑了。“我有更好的主意。”说着他把Even拉过已经空无一人的场地,来到教学楼的门前。

“我们去哪?”Even无奈地问。“Isak,你知道我们进不去的,对吧?现在不是上课时间。除非你有门禁卡才能开门。” 

“你有门禁卡的。”他提醒道。

“我有过,”Even说。“但我刚刚毕业了。” 

Isak挥挥手要他闭嘴。“你觉得他们会这么快升级系统吗?就试试吧——拜托了。” 

Even嘟囔了几句,但他还是做不到对Isak说不。他花了一分钟才艰难地从学士袍里面掏出了钱包,找到卡之后,他并不是很惊讶门真的被刷开了。

“哈哈。”Isak开心地拉开了门。“来吧。”他再次牵起Even的手,走上楼梯穿过走廊,直到两人来到Even上实验课的教室前。他心里基本猜到了接下来的走向,又性|奋又羞愧。

“Isak,”他无奈地问,“我们要干嘛?” 

“不干嘛。”Isak无辜地说,伸手去拉门把手。他想很酷地一把把它拉开,但门纹丝不动。

“锁上了。”Even无情地指出事实,Isak噘起了嘴。“上完课后门就会被锁上,这样学生们就不会进去野战。” 

Isak转过脸看向他,嘴噘得更明显了。他拉着Even的衣领把他拖到跟前,然后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整个身体都贴了上来,下|身的坚|硬已经无法忽视。

“操,Isak。”他的呼吸不稳起来。

“你一定知道钥匙在哪的,对吧?”Isak没有放弃,长睫毛忽闪忽闪的。是的,Even特么知道钥匙在哪。就挂在他该死的钥匙环上。“求你了?”他站进Even的两|腿之间,摆动腰部在他身上磨|蹭,Even可以感到自己的决心正在土崩瓦解。

“操。”他说着,一把推开了Isak。Isak脸上的担心一闪而过,似乎真的有些怕自己太过了,但Even又开口了,手已经开始在口袋里掏钥匙。“好吧。你闪开点。” 

Isak走到一边让出了路,Even又花了几秒打开了锁,帮Isak扶着门让他进去,男孩欢呼了一声,笑着冲进了教室。

Even跟在他身后,再三检查了门是不是反锁上了,然后走到教室前方,Isak已经在摆弄讲台上面的电子器件了,还打开了前面的灯,上上下下地玩投影屏幕。

“拜托别把东西弄坏了。”Even央求道。Isak笑着,无辜地摊了摊手。“Isak,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Isak走下讲台来到教室前面。他站在Even跟前,腼腆地笑了,然后伸手拉起了Even的两只手。“我想让你干|我,”他说,虽然Even有料到这句话,但他的老二还是抽|动了一下。“在那张桌子上。” 

他指的是一个放在教室前的老旧的木桌子。Even没有在那后面讲过课,主要是他就没怎么讲过课,但他一般会把出了成绩的论文放在那里让学生们上下课的时候自取。这个提议很诱人,如果说Even没有在放影片的时候坐在黑暗的角落里看着Isak幻想关于这个桌子的一些画面的话,那他一定是在撒谎,但一想到真的要在那里干|他感觉却有些不对劲。

“听着,”Isak说,卸下了他刚刚一直过于自信虚张声势的伪装,安慰地捏了捏Even的手。“我不是说要你打我屁股、说我很不乖什么的。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们可以不做,但我花了整个学期想象你在那张桌子上干|我的样子,所以我想至少争取一下。”

Even看了看这间他习惯于坐满了人的教室。一想到要在这里干Isak他就感到莫名的兴奋,他知道过不了一周,又会有新一批学生坐在这里,看着他们做过|爱的地方。操,Isak都对他做了什么?

“你不会喊我’教授’吧?”Even问道。Isak嗅到了投降的味道,赶紧摇了摇头。“我是认真的,Isak。不要角色扮演。如果我们要干这个的话,我们是Isak和Even,而不是——”

“我懂。”Isak打断了他,放开了他的手,转而捧起了他的脸,绿色的眼睛里闪着调皮的光。“所以是同意了吗?” 

Even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出了最后的反抗,但他已经开始情不自禁地靠近Isak的触碰。“我没有润|滑剂和安全|套。”Isak丝毫没犹豫地从口袋里掏出了这两样东西,扔在了他身后的桌子上。Even翻了个白眼。“你他妈都是计划好的。” 

“我当然是计划好的。”Isak嘲弄地说。“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Even看了看润|滑剂又看了看Isak,但他也无法再忽视自己已经勃|发的欲|望了。他知道这是那种现在拒绝了以后要后悔一辈子的机会。操,就这样吧。

“好吧,”他同意了。“但我不要脱衣服,Isak。那样太奇怪了。”

 

You didn't really think I was going to write a teacher-student AU without someone getting fucked over a desk, did you? 


心脏有可能勃||起吗?因为这就是Even现在的感觉,在听到Isak如此随性地谈论他们的未来之后——仿佛一切都会是命中注定一样。他低头微笑着看着Isak,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看起来像一个傻瓜,但他并不在乎。Isak伸手捧住了他的脸。

“你保证吗?”Even问道,声音里充满了情感。

Isak忍不住笑了,然后点点头。“当然。约好了。” 

Even俯身最后吻了吻他,想着眼前一切等着他们去探索的未知。Even找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男孩,之后他可能会对他永远保持渴望下去。从某种程度来说,感觉像他真正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一样:接下来他将和Isak一起分享的生命。于是他抱紧了他,在这个吻里倾注了他所有的情感——这是无限未来里的第一个吻。


FIN


Thank you×6

Love you. 


评论(24)
热度(135)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