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Teach Me to Forget-Chapter 1

分级:Explicit

作者:Sabeley

原文➡️Teach Me to Forget

授权➡️这里



Summary     

Even是Isak传媒学入门课程的助教。如果他在跟他上|床之前知道这个就好了。


Notes

年龄差设定和官方一样。Even24岁(左右) ,Isak22岁(左右)。

这是最后一篇了。

                                                               

Chapter 1


Even花了整整二十分钟试图说服朋友们,自己对前女友订婚的消息并不伤心,即使他伤心的话,去酒吧也不会对此有任何帮助。可他最后还是被拖去了大学里的酒吧。在寒假之后的第一周。

“Despacito”正在进行今晚第五遍的循环播放,虽然这已经很烦人了,但让Even更烦躁的是这窄小的空间里嘈杂的人声。酒吧被整整四圈人围着,人数还在不断地壮大。Even怀疑这样是违反消防法规的,但似乎没人在意这个。吵闹、燥热,他发现在这一片噪音中很难集中注意力。

幸运的是(或者算不上,看你问谁),他们到得比较早,在很后面的位置找到了一张桌子,Even是被Yousef带过去的。人们在去卫生间的路上不停地撞他的椅子,但除了这一点比较糟以外,这个位置离中心区域有些距离,可以离最吵的地方远一点。他和Yousef都不是很喜欢喝酒,所以早就失去了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朋友的兴趣,正当他们准备一起逃离这个地方的时候,Mikael突然回来了,一屁股坐在了他们对面。

“兄弟,你知道那个你心心念念了一年的家伙?那个呃——用你的话说——‘长得像他妈个天使一样’的那个?” 

Even睁大了眼睛,狠狠地朝Mikael示意了一眼坐在旁边的Yousef,他已经忍不住笑了,赶紧喝了一口可乐来掩饰。“我是信任你才跟你那样说的。”Even有些恼羞成怒。

“无所谓了,”Mikael说着,翻了个白眼。“他就站在那边。”他随手指了指身后的人群,虽然那个方向的人大概有上百个,但Even还是一眼看见了那个男孩。他正靠在远远的墙上跟一个朋友说话,脸上挂着明亮的微笑,酒吧里的灯光打在他金色的卷发上,仿佛一圈光环。这一刻,他确实像一个天使。他一只手上拿着喝的,Even看着他的时候,他不小心用那只手挥舞了一下,强调自己说的什么话,结果把里面的液体洒得到处都是。这一幕可爱得不行,Even的心在胸腔里紧缩了一下。

他不认识这个男孩,但上个学期每天都可以在校园里看到他。这次开学后他就没有再见过他了,本来还有些担心男孩是不是毕业了。看到他还在,Even不禁松了口气。

“操,”Yousef呻|吟了一下,把Even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转过头来看到Yousef已经用手捂住了脸。“那是Sana吗?” 

“你还没约她出去吗?”Mikael笑了,Even看到Yousef脸上渐渐加深的颜色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我试过了,行吗?”他狠狠地说,抬起了头。“但比我想象的要难。” 

Mikael看着面前的两个男孩,仿佛他们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人一样。“你们两个人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他妈又不是什么造火箭那种难题。”说完,在两人阻止他之前,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始很夸张地挥舞手臂,试图引起酒吧对面的Sana的注意。

“你在干什么?”Yousef压着嗓子说。“Mikael,坐下。” 

Even曾听Elias开玩笑说Sana的头巾给了她超能力,说实话,不然怎么解释Mikael的招呼居然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转过头,看见了他,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无视了她显然的没兴趣,Mikael挥手示意她过来。

“你没开玩笑吧,Mikael?我特么真想杀了你。”Yousef的脸更红了,虽然Even不是容易脸红的人,但他还是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Mikael低头冲两个男孩坏笑了一下,Even又往那边看了一眼,看见Sana正抓着那个天使一样的男孩的手臂,打断了他正在说的话。她把他拉近,对着他的耳朵说了些什么,然后指了指他们。Even可以肯定为了盖过音乐声她一定是在用喊的,但他还是一点点都听不见说的啥。

天使男孩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毛,但Sana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就把他往这边桌子拽了过来。他们快要走到眼前的时候,Even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要认识这个他注意了好几个月的男孩了。他不记得上一次心里像小鹿乱撞是什么时候,但显然他现在就是。

等他回过神后,男孩已经站在了跟前,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接近,Even被他的漂亮有些震惊到了。他比远看起来要高,更有肌肉,但除了他硬朗的身材外,他还有一些柔软的地方:他金色的卷发,长长的睫毛,还有渴望着被人亲吻的绒绒的嘴唇。今晚第一次,Even暗暗诅咒酒吧里昏暗的灯光,让他的视线模糊不清。他想看得更清楚一些。他想记住他的样子,以免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了。

“嗨,小伙子们,”Sana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开始介绍。“这是Isak。Isak, 这些是我哥的一些白痴朋友:Mikael,Even,还有Yousef。”她一个个地指着说了名字,但Isak的视线落在Even身上后,便没有再移开。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他,眼睛定在了牛仔外套上的泛性恋胸针上。Even克制住了自己想挺起胸膛让胸针更明显一些的冲动。Isak的视线对上了他的,然后笑了一下。“我们能坐在这吗?我们站了快一个小时了。” 

Yousef很快点点头,清理了一下另半边桌子上的空啤酒瓶。“当然可以,请坐。”他显然有些慌乱,但Sana很善良地没有指出来,坐在了他腾出来的空位前。Isak还站着,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然后坐在了Even旁边的椅子上。

“嗨。”Isak用只有Even才能听见的音量轻轻地跟他打招呼。

“嗨。”他回礼道,不由自主地夸张的微笑起来。Isak眯着眼睛笑了笑,仿佛在问他什么事这么高兴。Even耸耸肩。

“我猜Elias在这附近吧?”Sana问道,Even看向她。男孩们都点了点头,但只有Mikael回答了她的隐藏问题。

“我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跟一个金发妞亲热。” 

“很好,”Sana翻了个白眼。“话说回来,你们几个屌丝在这干嘛?”Even不确定她是指在酒吧干嘛还是坐在这个角落里干嘛,但Yousef一定是当做问的前者了,因为他在Even阻止他之前飞快地抢答了。

“Even的前女友刚订婚了,所以我们来这里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啥玩意儿?Even愤怒地双手举在空中,Mikael在对面狂笑起来。“对不起。”Yousef缩了缩身体,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他犯了错似的往Isak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们做的很好。”Sana说着,看了看周围稀少的人群。

“我才没有受伤。”Even喊道,然后几乎有些绝望地为自己辩解起来。“我跟Sonja五年前就分手了。我很好。我为她高兴。”他看了一眼Isak,希望他能相信自己,但Isak只是玩味地挑了挑眉毛。

“你就不停这样说服自己吧,朋友。”Mikael开玩笑道。

Even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我讨厌你们。” 

“你们呢?”几秒钟的安静后,Yousef看着Sana和Isak问道。“你们在这里干嘛?” 

“Bar crawl*。”Isak回答道,把啤酒举到唇边,却发现瓶子已经空了,他只好噘着嘴把它放下。Even觉得这可能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可爱的一幕。(*就是把附近的酒吧都扫一遍,每间酒吧喝几杯)

“其他的医学院预科生都想用一个bar crawl来开始我们的最后一个学期,” Sana说。“开始的十五分钟还挺有趣的。但我现在只想回家。” 

Even点点头,假装在听,但其实并没有。他看着Isak在桌子上旋转他的空啤酒瓶,好像在玩游戏一样。“我可以帮你再拿一杯。”他脱口而出道,Isak困惑地看了他一眼。“再来一杯?”他重复了一遍,指了指还围在吧台周围的人群。他自己还剩的半杯啤酒已经有一个多小时都没动过了,但如果Isak想再来一杯的话,他很乐意挤过人群去帮他拿。

Isak朝他笑了笑。“Nah,”他说着,又转了一圈瓶子。“我觉得我会想为这个保持清醒的。”他的眼睛在Even身上扫来扫去,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正在旋转的瓶子慢慢停下,指向了他,Even感到自己在牛仔裤里硬|了,。

“我要去一趟洗手间,然后就走的。”Sana宣布道,她站起身的时候椅子在硬木质地板上划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她一走出视线,Yousef就呻|吟着拿头撞了一下桌子。

“我到底怎么回事?”他把脑袋埋在手臂里闷闷地问。

“我是说,之前我还看见你往她身上扔草呢,所以现在也算进步了。”Mikael提醒他。

Isak瞬间精神了。“哦,你就是那个Yousef啊。”他大笑着说。

Yousef立马坐了起来。“那个Yousef?那个Yousef?!我操啊。”然后他顿了顿,“等等。你们俩没在约会吧?”他似乎为这个可能性很认真地担心着。他的身体崩了起来,似乎已经准备好接受坏消息了。

“我和Sana吗?”Isak难以置信地问道。“没有。天啊,没有。我是gay。Sana 和我只是朋友。我们高中就认识了。”Yousef长舒出一口气,虽然很努力地掩饰了,但Even也松了口气。就是这样了:看来有些东西并不是他幻想出来的。

“很好。”Yousef笑着说,Sana正好回到了桌边。

“好了,我要走了,”她直截了当地说。“Isak,你要一起吗?” 

Isak看了眼Sana,然后又看了眼Even,他的牙齿咬着下嘴唇,小心地掂量着回答。“嗯…”他转向Sana,脸上很抱歉的样子。“我还不想走。”Even的心猛地升腾起来。

“你当然不想走。”Sana翻了个白眼,但并没有生气。Isak张开嘴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就被Yousef打断了。

“我可以送你回去。”他说道,声音即使是在嘈杂的酒吧里也显然有些大了。四个人都惊讶地看向了他,他的脸又红了。“如果你想的话。” 

“哦,嗯…”Sana显然因为这个突然的提议有些不知所措。她看了看Isak,他正意味深长地睁着眼睛,然后耸耸肩。“好吧。”Yousef急忙站了起来,仿佛再给她一秒让她仔细想想她就会改变主意一样,她最后谨慎地看了一眼Isak,然后跟着他离开了。

“They’re cute。”Isak笑着说,看着他们直到走出视线。然后他转过身,微笑着看着Even,Even立刻就迷失在了他的绿色眼睛里。仿佛被催眠了一样。

“You’re cute。”他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道。Isak的脸颊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Even本来还有些尴尬自己这么冒失,但看到Isak的反应后便释然了。他确实很可爱。他不仅仅是可爱。他很漂亮,他值得被人这样夸赞。

“And that’s my cue。”Mikael打断了他的思绪。Even抬起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朋友居然还没走。“明天见,兄弟。Isak,很高兴认识你。”他朝他们两人行礼致意,然后消失在人群里。

Isak看着他离开的背影,Even看着Isak,所以当Isak转过头的时候,Even还在盯着他看。“嗨。”Isak第二次打了招呼,他的脸还是红红的。

“嗨。”Even笑了笑,空气安静了下来,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当沉默开始变得有些尴尬,Even张开嘴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Isak却抢了先,他把椅子往Even这边挪了挪,这样就不用喊着说话了。

“呃,你是学生吗?”他问道,在深色的睫毛下抬眼看着Even。他们的腿在桌子下几乎缠在一起,分享着一点狭窄的空间,但两人都没有心思移开。

“是的,”Even说。“今年五月我就要研究生毕业了。” 

“什么专业?”Isak拿起啤酒,然后想起瓶子是空的,又只好放下。Even把自己的推给他,看着Isak开心地笑着喝了一口。

“传媒,”他答道。“我想当导演。”Isak抿了抿嘴唇,觉得很厉害的样子,Even感到有些骄傲。“你是医学院预科?”他问道,想起Sana之前说的话。Isak点点头。“我想我之前见过你。” 

Isak看着Even,终于忍不住笑了。“是啊,” 他笑着附和道,“我看到你’见过我’了。” 

Even的心跳都停止了一秒。“哦,天啊。”他呻|吟着,他之前确实老是盯着他看来着。数不清的次数。整整四个月。他心中的小鹿已经快变成龙卷风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Isak冲他微笑了一下,试图安抚他尴尬的情绪。他伸出手,漫不经心地在Even的手背上画着小圈。“你很可爱。”这次轮到Even脸红了。“不过,嘿?我之前对Sana撒谎了。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所以…”他停住了,眼里闪着调皮的光。

Even愣了半天才意识Isak话里的意思。“哦,呃,好啊。我的公寓就在不远如果你想——” 

“好。”Isak笑了。他牵起Even的手,站起身把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带着他穿过酒吧,手指和他的缠在一起。当他们走进室外的冷空气时,整个世界都似乎安静了下来,Even听见自己松了口气。Isak在他身边笑了,更紧地捏了捏他的手,把他拉得离自己近了一点。

“不喜欢酒吧吗?” 

Even摇摇头。“一点都不喜欢。”他低头看了一眼Isak,发现他的鼻子因为冷空气变得红彤彤的,他忍不住微笑起来。“但我现在有些改变主意了。” 

他的公寓确实离得不远,短短的一段路就在聊天中过去了。Isak很好奇“学习中的导演”会上什么课,还问了很多关于Even毕业展示作品的问题。他们牵着的手一直都没有放开,虽然空气非常寒冷,每过几秒Isak就会用手指摩挲几下Even的皮肤。虽然只是很纯洁的触碰,但还是让人感到亲密。

他们一直走到Even公寓门口才放开对方的手,好让Even掏钥匙,Even渐渐开始意识到目前的状况。他不想太过于放飞自我地期待什么,但他97%确定今晚他要跟一个他妈的天使上床了,他的大脑还不是很清楚该如何处理这个信息。他的每一根神经末梢变得尤为的敏感,仿佛已经在期待Isak的触碰了。

他失败了三次才终于打开了房门,他几乎可以感觉到Isak正在他背后因为他的笨手笨脚而坏笑。门打开后,他让男孩先进去,然后打开了灯,照亮了他小小的工作室兼公寓。 

“很不错啊。”Isak说,往房间里走了几步,四处打量着,仿佛Even的公寓是他见过最有趣的东西。他站在Even挂了一些画的墙面前,趁着他专注地看画的时间里,Even很快地收拾了一下扔在地上的脏衣服,把它们放进了洗衣篮。“真有趣。这些是你画的吗?” 

Even点点头。“你想喝点什么吗?水?还是啤酒?” 


前半部分的车


bottom Even慎入


第二天早晨七点的时候Even被闹钟吵醒了,他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么讨厌闹钟铃声过。Isak被响声弄得哼了哼,他伸手很快按掉了铃声,不想把Isak吵醒了,但似乎并不用担心。Isak只是把脸往他的胸前埋得更深了一点,然后又睡着了。

Even盯着他的睡颜看了整整五分钟,然后小心地把他推开,爬下了床。他的胸前有一块干了的口水印记,他本该觉得这有点恶心的,但却一点感觉都没有。Isak的一切都很可爱。

他走出卧室,很快地冲了个澡,洗掉身上性|爱的味道,放松一下酸疼的肌肉。他本以为洗完澡后Isak就会起床的,但他还在睡,Even有点不知道该怎办了。他不想不说一声再见就走,但也不想吵醒他。前一夜他们熬得很晚,Isak又似乎是那种很爱睡觉的人。

最后,他妥协了一下,撕了一张纸给他留了一个纸条:早上有课。不想把你吵醒了。他在下面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然后加了一句给我打电话!,在下面画了五次着重线,确保他一定注意到。然后他把纸条和一碟橱柜里找到的甜甜圈放在了自己睡的枕头上,Isak醒来就会看到。他看着自己的纸条笑了笑,然后俯身吻了一下Isak的脸颊。男孩哼哼了一下,但还是没有醒。

Even轻飘飘地走在校园里,前所未有的感到开心。一切都进展完美。他的展示作品快完成了,这个学期末他就要毕业了,而Isak正睡在他的床上。没穿衣服。

他进入第一节课的教室时,Mikael很懂地朝他坏笑了一下,但教授在他们来得及讲话前就开始上课了。这门课其实很有趣——实际上,是Even最喜欢的一门——但即使是进阶电影制作课也无法吸引他的注意了。他的思绪总不自觉地飘回自己的公寓。光|裸的皮肤,粉色的嘴唇,还有Isak的呼吸扑在脖子上的感觉。

“Yousef昨晚回家的时候也像你现在这副鬼样子。”Mikael开口道,把正在遐想中的Even吓了一跳,他看了看周围,惊讶地发现已经下课了,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呆头呆脑地沉浸在爱情中。我需要找一些新朋友了。”Even翻了个白眼,但很快证明了Mikael的观点,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祈祷着有新短信。没有短信,但是有一条Snapchat通知:Isakyaki请求添加您为好友。他笑了一下,打开了app。Mikael隔着肩膀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然后开始慢慢地后退。“我就不打扰您欣赏裸|照了,兄弟。午餐见?” 

Even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但下节课在这间教室上的低年级学生已经陆陆续续来了。Even只好收拾了一下东西,试图不要理会心中的激动之情,然后往楼上的毕业生休息室走去,在那里他可以一个人一直呆到下节课开始。他找了张空桌子坐下,接受了朋友请求。一个snap马上出现了。

尽管Mikael的话说在前头,但Even没有真的觉得Isak会在周五早上九点给他发裸|照,但他还是以防万一地看了眼周围,确保旁边没人。休息室里空荡荡的,于是Even舒服地靠在椅子上,点开了snap。

是一张Isak光|着|身子躺在Even这边床上的照片。被子滑在他的腰间,Even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结实的腹肌,他的嘴唇上沾满了白色的糖粉。文字写着:谢谢你的早餐。真希望你也在这儿。Even想截屏下来,这样他就可以把这张照片印出来挂在墙上。他的手指犹豫地按在按键上,但在他下定决心之前,snap就消失了。

几乎像是算好时间一样,一连串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跟着涌了进来。

我正穿着你的衬衫

突然意识到这听起来像是调情但我真的只是想说我借了一件你的衬衫。我的上面沾了啤酒。

和精|||液。

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

顺便说一句这是Isak


Even回短信的时候止不住脸上的微笑:我的课一直到6点钟,也许在那之后?我想带你去吃晚餐。好点的地方。 

Isak回消息的气泡几乎立刻就出现了,Even真希望现在能看到他的脸,看他的话是不是能让Isak像自己因为他一样高兴。

约好了。


接下来一整天Even都心不在焉的。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可以想象出前一夜的Isak——饥|渴无比的样子——等睁开眼后,他又忍不住开始在人群中寻找那个正穿着自己的衣服走在校园里的天使一样的男孩。

他自己的课两点就结束了,但三点钟的时候还有一个时长三小时的传媒学入门等着他,他是这门课的助教。这是节大课,学生净是些以为一周看一次电影就可以轻轻松松达标艺术课程要求的懒虫们,但今年年初的时候他最喜欢的教授请他帮这个忙,更何况他又不是不缺这个钱。其实活儿并不难。分成了五十个学生一组的样子,还可以接受,而Even要做的就是给论文打个分,主持几个讨论,然后用部门古老的DVD机给学生放影片。

他提前到了教室,一部分是因为他不想当那种老是让学生等的老师,还有一部分是因为设备从上个学期开始就似乎跟他有仇一样,要废老半天才能正常运行。

他把讲义在前后门口处各放了一份让同学们自取,然后开始在讲台后面忙活他的机器。学生们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了。大部分一坐下就掏出了手机,还有一些跑上来问一些他本来就准备在课上讲的问题。但他也不能抱怨,因为是一个第五节课要参加婚礼得请假的叫Anna的女生最后帮他整明白了机器。时钟指到三点的时候所有人都落座了,Even站起身准备开始上课。很快就会结束的,感谢上帝,然后他就终于可以去赴他的约会了。一想到这他就开心起来。

正当他准备开口让大家注意听他讲的时候,教室最上面一层的后门被打开了。尽管——尽管他已经找了这个男孩一整天——但他最先看到的却是那件上面有电影俱乐部logo的海军蓝T恤。诶我也有那件衣服。这是第一个一闪而过的想法,之前很多次他也有过这种无害的想法,但当他突然意识到一切的时候,他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因为他知道有一个人今天正穿着他的衣服在校园里晃荡,但这里,绝对是他最不想看见男孩和T恤的地方。

当然了,确实是Isak,穿着Even的衣服,跟他想象中的一样好看。他还没有注意到他,正好给了Even一点时间冷静一下自己,但并没有什么用。当Isak终于抬起头时,Even还在愣愣地盯着他看。Isak正准备走下阶梯教室的台阶,结果走岔了一节,虽然没摔一跤,但也差不多了。最后一排的学生都看向了他,他的脸通红起来,赶紧坐在了第一个他经过的空位上,旁边是一个女孩,被他帅得看了他好几眼。

Even感到无法呼吸。他的心突然跳得很快,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一时还没办法理清这其中的严重性——但他跟全班同学介绍自己的时候,视线却无法从Isak身上挪开。“我是Even Bech Næsheim,你们这个学期的助教。” 


TBC



评论(22)
热度(164)
  1. SueColorful 转载了此文字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