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Never Have I Ever-Chapter 5(完)

分级:Explicit

作者:Sabeley

原文➡️Never Have I Ever

前章➡️Chapter 4

                                                                        

Chapter 5


在和Even约会之前,Isak不是没有想象过有男朋友的感觉,但这个概念对他来说太抽象了。他想象过情侣之间会做的事情——牵手、接吻和性。他想过在一个人身边,可以完完全全地做自己的感觉该有多么好。那个人了解他,知道他最隐蔽最黑暗的秘密,却还是毫无保留地爱他。


Even是所有的这一切,但真的处于一段关系中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并不仅仅只是牵手接吻和性。是清晨醒来的时候,躺在另一个人的臂弯里,第一次感到了安全感和爱。是早上上学迟到,因为你的男朋友非得“吸一下你的老二不然我就要死了。”是午餐时间在餐厅里牵手(当然,在桌子底下,因为Isak还没来得及跟朋友们说这件事)。是你的男朋友要赶作业的时候想给他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结果厨房突然失火了差点把自己搞哭。是其中一人睡不着觉的时候一起熬夜看黑白电影。是每晚和一个对你来说意味着全世界的人一起倒在床上,而你知道当明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还会在你身边。


这几乎是完美的。


说是几乎,是因为Isak还没有出柜,他跟自己许诺,在没有出柜以前,不要本垒。他希望自己的第一次不要是遮遮掩掩的。他不想让Even觉得他为他羞耻——为他们羞耻。而且,他认为贞洁的誓言可能是最好的动力,能让他克服恐惧,赶紧去做。


不过,他还是提醒Even他得有耐心。“我保证我会告诉他们的。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想清楚该怎么说。” 


“我懂,”Even说着,捧着他的脸把他拉过来吻了吻他的额头。“说实话,Isak,没关系的。我们住在一起。我才不会抱怨不能在公众场合亲你。你慢慢来。这是很大的一步。”Even也确实很耐心。太特么耐心了。Isak反而是没耐心的那一个。


每过一天他都要更艰难一点才能想起自己不能在公寓以外的地方碰Even。他会在午餐时间发现自己在桌子底下摸Even的背或者大腿,然后才意识到柏拉图关系的朋友才不会这样做。没有人说什么,但还是感觉像一块乌云悬挂在头顶上方一样。他想让它赶紧走开。他想跟Even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他想和他手牵着手上学,在课间吻他,在所有人都能看见的地方。


他认真地想了很久,然后觉得从Eskild开始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两人在厨房里吃晚餐,Eskild正在大谈特谈Grindr上认识的一个男的,他在犹豫要不要跟他勾搭上。他自顾自地整整讲了十五分钟,直到Isak终于打断他,“我和Even...有点儿…事情。” 


Eskild暂停了一下他的演讲,从手机上抬起头,显然一点都不惊讶。“你和Even... 有点儿…事情?”他模仿着Isak的语气。“拜托,Isak。他的床已经好几个星期没人睡了,而且你的声音可不小。” 第二天他给他买了一打彩虹纸杯蛋糕为他庆祝,然后Eskild这边就算完事儿了。


之后Isak更有自信了,接下来几天他试图找个跟Jonas单独相处的时间告诉他,但一直没找到机会,他也没法再等了。星期五晚上男孩们不请自来地跑他家开预趴的时候,他决定一次性告诉他们。


他们四个人和Even围着一切事情开始的那个小木桌坐着,不过这一次Even的椅子离他更近,同时还在桌子底下玩他的手指头。他们都有点喝醉了,Isak很紧张,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手指上的触感,但还不错,能够跟朋友们一起和Even玩。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一切对他的意义。


男孩们的话题一个接一个,Isak试图努力跟上他们——试图找一个聊天的间隙能让他插一句“嘿你们知道吗?我是gay。”——但每当一个人闭嘴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又会开始接着说。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Magnus让所有人都听他讲话,屋子里安静下来。


“我们应该再玩一次‘Never Have I Ever’。”他很兴奋地说,大家都发出熟悉的抱怨声。


“你想玩的原因只是因为你想知道Even跟男孩最远做到过哪一步。”Jonas说,然后转头看向Even。“他特么一直停不下来想这个问题。” 


“我赌1000克朗,他跟男孩做的都比你跟女孩做的多。”Mahdi喝着啤酒说道,大家都笑了。


Magnus挥手让他们闭嘴,但他们的嘲笑没有阻止他自顾自地开始这个游戏。“我有没有跟人口|过。” 


“你有没有被人口|过。”Mahdi添了一句,但Isak没有心情觉得这好笑,想着就在几个小时前Even在浴室里差点要把他脑子吸出来的事实。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机会啊。他甚至一句话也不用说就可以出柜。


“你直接问我不就好了。”Even开玩笑道,伸手闹着揉了揉Magnus的头发。Magnus低头躲开了。Isak看着Even,看见他坏笑着把酒杯举到唇边,便也跟着他的动作一起。他闭上了眼睛,喝下了比简简单单回答一个问题要多得多的啤酒,但他觉得自己需要酒精带来的勇气。等他终于睁开眼睛放下酒杯的时候,四个男孩都在惊讶地看着他。


“就是,我可能有一点点gay。”他对着令人窒息的沉默宣布道。Even因为他的用词鼻子里哼了一声,差点要笑出来了,但他很快用咳嗽声来掩饰。“跟Even。”Isak加了一句,如果他要下水的话,他要拖着Even一起。


没有人说话,他的朋友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千变万化来形容,但Magnus是第一个想起该说什么的人。“什么鬼?”他喊道,双手举在空中。Isak的心沉了下来,但他还没来得及担心,Magnus就继续说。“你之前想勾搭哪个妹子就可以勾搭到哪个妹子,结果现在Even也是你的了?这他妈真不公平!你有那么有魅力吗?” 


“我觉得他很有魅力。”Even说着,伸手摸了摸Isak的脸,但Isak很快打开了他的手。


“操,”Magnus得出了结论。“我要当一辈子处男了。等等,你们俩睡过了吗?” Isak开始结结巴巴恼羞成怒地说什么,他的脸红了,但Even打断了他。


“我想今天的问题到此为止吧。”他笑着说。Jonas显然发现了好朋友的不适,赶紧转换了话题。


又过了一个小时,男孩们准备离开去派对了,但Isak选择呆在家里。Even一开始就没打算去,Isak不想今晚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至少今晚不行,他现在非常开心,因为他终于向他爱的人都出柜了。他只想跟Even分享这份开心。


他们开始打扫厨房,就像那天晚上一样,不过这一次每隔几分钟他们就得暂停下来靠着料理台亲热一下,虽然他们的初吻对Isak来说千金不换,但现在的吻更让他沉迷,因为他知道Even和他想要的一样。很快那些空啤酒瓶就被忘掉了。Even把Isak压在料理台上,站在他两|腿中间,热情地吻他,除了Even的嘴唇Isak什么也感受不到。


Even的手探进Isak的T恤下摆,在他光|裸的皮肤上游移,在他背部下方画着小圈,在他身上点火。他想把上衣脱掉,让Even更好地摸他每一寸皮肤,但他们还在厨房里,而Eskild非常严格的制定了‘不准在料理台上干’的规矩。但Isak身上还是燥热难耐,他的老二在裤子里正在快速地抬头。而且他现在已经出柜了。之前这是唯一阻止他的东西。


经过几分钟的上下其手之后,Isak强迫自己退开嘴唇说句话。Even一秒钟没耽搁地继续往下移动亲吻他的脖子。


“我们可以,你知道的,”Isak喘息着说,感受到Even的舌头舔舐着他的脉搏。“我是说,干。”Even很快一把把他推开,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也许不是今晚。今晚我没有东西。但很快?” 


Even只是一直盯着他,Isak知道,如果他现在的大脑跟自己一样当机了的话,那么他得耐心,给他时间慢慢消化Isak刚刚说的话。等他终于闭上因为惊讶而大张的嘴巴,有些害羞地朝Isak微笑的时候,感觉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


“我有东西。” 


Isak惊讶地眨眨眼,“你有东西?” 


Even从Isak身前退开,走到厨房的另一边斜靠在桌子上。谢天谢地Even不碰他的时候他的思路清晰了许多。“我知道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谈过这个,但你现在每天回家之后都想尝试点新玩法。上次你说要跟我口的时候,我很抱歉我没有安全|套,所以我就出门买了一些。”他一定是注意到了Isak脸上的那一点点慌乱,因为他马上又继续说。“但不是说我们非得今晚干。我只是说我有东西。你知道的,如果你想的话。” 


操,Isak当然想,但他同时也超级紧张,因为他没有经验。不管跟女孩还是男孩。他比起自己更信任Even,但他还是有些害怕要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另外一个人的想法。Isak盯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漂亮男孩看了好几秒,仔细地看。“该怎么做?” 


“性吗?”Even笑了。“我看过你的浏览器搜索历史了,Isak。你不是应该知道了吗?” 


Isak翻了个白眼,但这个玩笑让他放松了一点。是Even而已。他可以做到的。“道理我都明白,”他怼了一句。“我只是…”他停下了,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暗自希望自己听起来不要太冒犯了。他之前有听说过,如果你做不到谈论性的话,那说明你也没做好准备面对它。所以,该死的。他要说了。“我们应该谁当真干的那一个?” 


“哦,”Even的脸也红了。“呃,你来决定吧,我想。我无所谓。”他停了一下,很紧张地咽了口口水。“Isak,你之前…你之前有过经验吗?跟别人?” Isak慢慢地摇了摇头。“好吧,如果你想在上面,那么你应该在上面。可能会容易一点。我不知道你…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什么,但我用过手指。我有用品。” 


Isak闭上了眼睛,想象了一下Even用震动器搞自己的样子。老天,他想把他逼疯吗?尽管Isak非常想要,光想象一下Even包裹着他的老二的画面都很火辣,但在Even体|内的想法现在暂时让他有些承受不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也知道自己肯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一想到这个夜晚接下来的走向他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不确定他可以支撑着自己办完全套。不,今晚他需要另一个人来照顾他。


“你能过来吗?”他问道,朝Even伸出手。他需要触碰他。需要感受到他的心跳和他真实的存在。Even走了过来,把年轻一点的男孩拉入温暖的怀抱。“今晚我想让你干我。”他在Even的脖子上低声说,他感到他在自己的臂弯里颤抖了一下。这句话有点太直白了,于是他加了一句。“我现在太性|奋了,没办法清楚地思考。比起我自己我更信任你。拜托了,Even。” 


Even点点头,然后把他拉进最后一个深吻中。“如你所愿。”他捞起Isak的大|腿,把它们缠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把他抱了起来,往床边走去。Isak一路上都在忍不住大笑。


zine已经永远失去了我


之后,他们躺在Even的床上,下|身还亲密的相连着,Isak的脑袋搁在Even的胸口。他们可以等会再动,但Isak现在没力气了。再等几分钟他就起来。再让他享受一下这单纯快乐的几分钟。


Even紧紧地搂着他,手指缠绕着他金色的卷发,Isak感到心里满满的幸福感甚至让他难以呼吸。“我有没有过…”Even开口道,Isak抬起脑袋好奇地看着他。Even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Isak。和任何人。” 


Isak止不住脸上傻傻的微笑,他不好意思地倒了回去,把脸埋进Even的颈窝。 “我们永远不要告诉Magnus这个。”几分钟后他说道。


“什么?”Even问,Isak忍住了笑声。


“我们永远不要告诉Magnus是他那个蠢游戏让我们在一起的。不然他要说个没完了。”Even也跟着他笑了起来,Isak可以感到震动传到他们还紧紧相连的地方。如果还不赶紧分开的话,他马上就可以准备好来第二轮了。


“不过,这是个很棒的故事。”Even说。


Isak同意他的说法。这是一个由意外开始的故事,但他知道他会把这个故事炫耀一辈子的。Even是他许许多多个第一次:他第一个真正的初吻,第一个男朋友,他的初夜。第一个爱。他还没有说过爱这个字,但他知道是真的。他感到轻飘飘的,忍不住想笑。他很确信,这就是他想度过余生的方式,温暖而满足地躺在Even的臂弯里。


“是呀,”他同意道,在他男友的嘴唇上又吻了一下。“很棒的故事。”



FIN


评论(16)
热度(169)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