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Never Have I Ever-Chapter 4

分级:Explicit

作者:Sabeley

原文➡️Never Have I Ever

前章➡️Chapter 3


                                                                         

Chapter 4


从第二天早上起Even开始变得很不自然——Isak只能这样解释。他过于公式化的礼貌,问他睡得怎么样,想不想吃他做的鸡蛋。然后他又说了整整七分钟的二战中德国对挪威的影响,显然是他历史课业的主题,一直到他离开公寓之后,Isak才突然意识到从他告诉Even“不,我不想吃鸡蛋,不过谢谢你”之后,自己一句话也没说。


又一次的,Even似乎在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Isak能理解,虽然他无法对此感到开心。他们不必说什么——两人都知道前夜在Even的卧室里已经越界了。虽然他们从来没有特意地强调过什么界限,但Even稍微意识到了Isak的那一点小心思之后,他当然有权利做出从此保持距离的决定。Isak几乎可以确信,Even可不想成为一个深柜小男孩倾泻感情的对象,如果他想要的只不过是能随时随地的来一发,他自然没有当人家性|觉醒对象的义务。


不过还是让人伤心,在他面前假装着自己前夜没有哭着入睡。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接受再那样被拒绝一次,所以他小心地保持着距离,像Even那样假装自己没见过对方裸|体和高|潮时的样子。


因为Isak太过专注于回避Even,所以又过了几乎一个星期他才意识到那个男孩也在回避他。他小心地跟他永远保持五英尺的距离,只要Isak稍微靠近了一点,哪怕只是从碗柜里拿只盘子,Even也会马上退开。一旦他注意到了这点,他也开始注意到一些其它的事情。比如Even下午回家越来越晚,在自己房间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当他在公共客厅里的时候,他跟Isak的对话都无关痛痒。他们谈论天气或者上的课或者Magnus这周准备勾搭的哪个女孩,但他们从来不谈论他们之间的事,也没有谈过不管他们之间曾经有什么情况,现在显然也已经不存在了的事实。结束得无声无息,没留下一点痕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一开始他有点担心Even是不是正在发病期。他一搬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就跟Isak和Eskild解释了他的躁郁症,现在的征兆和他当时描述的挺像的。但当他跟Eskild提起这事的时候,他很快地打断了他的话。


“他在我身边挺正常的。也许是你做的什么事把他惹生气了。”


Isak叹了口气。“是啊,也许。”


他伴随着心中的疼痛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他想念的甚至都不是亲吻。他只是单纯地想念Even。他们之间曾经很简单,可现在却在一团糟中寸步难行。如果当时他知道Even是他要为知道亲吻男孩是什么感觉而付出的代价的话,他宁愿自己像以前一样继续无知下去。


或者至少这是他试图说服自己的话。事实是,Even为他打开了一扇门,一扇通往对Isak来说是未知世界的门。在那个世界里,做真实的自己不再像他想象的那么可怕。但这个世界也带来了很多他不曾经历过的痛苦。在Even的事之前,他曾经不怎么相信爱和心碎这之类的事,可现在一切结束之后,他对这两样可算是了解的相当的透彻了。


几乎已经两周了,Isak努力地想把Even从他的房间里勾引出来,和自己谈谈真正的问题,于是他裹在毯子里,坐在电视前,看Even的《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还有一半就要结束了,就在Isak几乎已经放弃了自己小算盘能成功的希望的时候,他听见Even的卧室门打开了。可是他走出房间的时候,身上穿得可不像是来看电影的。他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穿着深色的牛仔裤和好看的衬衫,显然是准备出门。Isak的心沉了下来。


Even愣在了走廊里,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视屏幕,虽然Isak知道他不会留下,但他还是稍微感受到了Even投向沙发的渴望的目光。这是这些天来他在Isak面前流露出最多情绪的一次了。


“你要去哪?”Isak开口问道,让Even把注意力转向他。


“呃,”Even开口道,终于转过头来看他。房间里很暗,但Isak可以确定Even的脸要比平常红一些。“晚餐。要是我找得到钥匙的话。你看见过我的钥匙吗?”Isak摇摇头,看着Even在屋子里找钥匙。最后他在Eskild的躺椅垫子里找到了钥匙,他取了出来,开心地哼了一声,然后揣进了口袋。


Isak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就这样让Even离开,但他的好奇心占了上风。“你跟谁吃晚餐?”他往毯子里缩了缩,因为不用Even回答他都已经猜到了答案。他需要的只是亲耳听到,再确认一遍他们真的已经结束了,然后他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Sonja。”Even承认道,移开了视线。他的眼睛紧张地在屋子里扫来扫去。Isak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但这没有让他好受哪怕一点。他知道他们在卧室里做的事让Even觉得一切失控了——他可以从Even之后的每一样表现看出来——但他不希望这成为把Even推回到Sonja身边的契机。


他们看着对方,直到时间长得开始变得尴尬,但两人都没有移开视线。没有说出口的话沉甸甸的挤在他们之间的空间里。Isak希望Even能主动点,给他一个解释,但就像往常一样,Isak发现他得是先开口的那一个。


“哦,”他说着,挤出一个微笑。“好吧,玩的开心。”


“不是约会。”Even纠正道,仿佛这是什么很重要的点一样。Isak耸耸肩。他在这间屋子里住的短短几个月里Even和Sonja已经分分合合快五次了。即使现在不是约会,马上也会是了。


Isak曾希望Even能改变主意,回到他身边,给他不仅仅只是他的身体,但如果他有Sonja的话,他根本不需要Isak(不是说他一开始就有多需要)。他可以从一个漂亮的女孩那里得到他需要的亲吻和高|潮,一个知道自己特么在做什么的女孩。“不过我觉得她可能希望这是个约会。”Even轻轻地加了一句。好的,谢谢,不用你提醒,Isak自己已经猜到了。


他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所以只好点点头。他希望电视机的光线不要暴露出他有多失望,但如果他可以看见Even正紧张地咬着嘴唇的话,Even也应该看得到他的表情。


“我是说,你怎么想的?”几分钟气氛紧张的沉默之后,Even问道。“你觉得我应该跟她复合吗?”Isak吸了吸鼻子,闭上了眼睛,这个问题让他实实在在的难受。他的喉咙紧紧的,所以只好耸耸肩,不想因为回忆起一段他幻想中的感情而哭出来。


“Isak,”Even几乎是乞求着说,他的声音在念出他的名字的时候破碎了。他听起来很难过。他听起来很心碎。Isak猛地睁开了眼睛。Even还站在原地,但他之前自信的样子已经荡然无存。他踉跄了一下,手埋在口袋里,Isak第一次注意到了他眼底的黑眼圈。“我不知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得给我点什么呀。”


突然他恍然大悟。Even声音里的绝望、慌乱,让Isak想起了每天早上镜子里的自己。Even跟他一样迷失和无法自拔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可…


Isak知道他必须得说点什么了,但他的喉咙干干的,一个词也说不出来。Even看起来快崩溃了,但他还是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承认你想跟我在一起的话,至少承认你不想让我跟别人在一起好吗,我不会的, Isak。我保证我不会的。”


Isak坐在那里愣住了。真有这么简单吗?他还是有些犹豫。他想起之前Even总是等着他主动的吻,还有bj之后他就退缩了的样子,他知道自己不想再经历一次那些了。他还没来得及整清楚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Even就悲伤地叹了口气,转身往门边走去。“晚安,Isak。”他说,这一次他没有试图隐藏自己声音里的苦涩。Isak看着他的背影,他心里知道,如果这一次让他走了,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门已经被打开了,Isak终于找回了开口的勇气。


“等等,”他说,情不自禁地伸出手,仿佛这样可以真的把他拉回来。Even转过身,似乎就等着这句话一样,但他看起来还是有些犹豫。Isak咽了口口水。“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我以为你知道。” 我以为这就是你逃避的原因。


Even的脸上慢慢绽开了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Isak感到自己也被Even的开心传染了。


“真的吗?”Even问道,兴奋地颠了颠脚。Isak被他的热情逗乐了,他点点头。“呃,那好吧。”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盯着Isak,也许还有点迫不及待的饥|渴在里面,但Isak不太确定。“靠,”他喊道,手挠了挠头发。“但我还是得去见Sonja。我得去结束一下那边的事,如果我们要——”他没有说下去,不过他没说出来的话让Isak心里像小鹿乱撞。“我不会回来很晚的。你能等着我吗?”


再一次怀疑自己开口说话的能力——不过这一次是因为完全不同的原因——Isak只点了点头。微笑又回到他脸上,Even低头看着他,开心又不敢相信地摇摇头,然后离开了。


门在他身后关上后,Isak倒在了沙发上,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


Isak一定是中途睡着了,因为下一件他知道的事就是一个温暖的身体跟他一起爬上了床,抬起他的手臂,好跟他抱在一起。Isak眨眨眼,醒了,看见Even的金发正抵着自己的下巴,他把他拉近了一些,Even的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腰。


“嘘,”Even安抚着他,看着他的眼睛。“继续睡吧。我们可以明早再谈。” Isak点点头,嗯,现在睡觉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但他必须先完成一件事情。他倾过身,捧起Even的脸,吻了他一下。这一次只是很纯洁的吻,轻轻地碰了一下,但足以让他满足到明天早上。他推开的时候,Even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笑,又往他这边挤了挤,直到两人的腿脚都交|缠在了一起。


“我能说个事吗?”Isak问道,把手指伸进Even的头发,过去几周他一直想这么做来着。“如果我现在不说,我会睡不着觉的。”他想了一晚上,他害怕如果又睡过去的话,他会把要说什么给忘掉。Even点点头,温柔地吻了一下他的脖子,鼓励他继续说下去。Isak被弄得有些兴奋,他不再觉得不确定了。就是现在了。现在是他一直害怕的一刻,但Even应该成为第一个听到这个的人才对。


“我之前还不确定,”他说道,“或者至少我假装我不确定。但我现在知道了。” 他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我是gay。”


Isak说出了这句被禁锢了几年的话。他同时也感到了解脱。他知道Even已经知道了——估计他已经知道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他还是觉得有正式跟他说一下的必要。这算半个道歉,但同时也是坦白:我是gay,所以吻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吻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


Even贴着他的脖子笑了笑,加紧了搂着他的力度。“你亲过男孩,而且你喜欢那个感觉?”他在Isak皮肤上喃喃地问道,忍不住又笑了出来。就像从瓶子里喷出来的香槟一样,太美了。


“是啊,我想没错。”他承认道,俯身吻了一下Even的额头。


“继续睡吧,Isak,”Even说,鼻子又往他脖颈里蹭了蹭。“我们早上再谈。”


*


几个小时后Isak醒来的时候对上了一双湛蓝的眼睛。“早上好。”Even说,伸出手把一束卷发绕到了Isak耳后。Isak本来有些怀疑自己醒来的时候会发现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现在他没法止住自己脸上傻乎乎的笑。


“早上好。”然后他们开始慵懒地亲吻,就像Isak想象中的情侣会在无所事事的周六早上做的一样——他们面前有一整天的时光,无限的可能性,而他们唯一想要的是和对方一起度过。


Isak不知道他们亲了多长时间,但他觉得是很久的。久到足够他开始性|奋起来,但Even不让他真的贴上来摩擦。每当Isak想迫不及待地加深这个吻的时候,Even就会微笑着啧一下,放慢节奏。其实还不错,只为了亲吻而亲吻。


等Even终于推开的时候,感觉像是过了好久好久了,Isak的嘴唇胀胀的,还有些麻,他得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嗨。”他微笑着说。


Even笑了,他的手还停留在他的脸上,抚摸着他。“嗨。”


他知道现在是风雨前的平静。


最后,Even终于叹了口气,靠过来吻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在床上坐了起来,被子一直滑到他的腰部。Isak还没有准备好离开他们分享的床,但他知道是时候了,所以只好也盘着腿坐了起来。


“So…”他开口道。


“So,”Even跟着他说。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Even伸手抓住了他的右手。“听着,”他开口道。“我很抱歉我最近有些…疏离。”


“疏离?”Isak哼了一下。“你特么一直在逃避我。”


Even翻了个白眼,但Isak不确定是因为他说的话还是因为他打断了Even说的话。“好吧,行,Isak,我确实在逃避你。高兴了?”是的,Isak高兴了。“我只是没办法再那样跟你随意下去了。我真的很抱歉,但跟你在一起,却不能跟你真正的在一起?快他妈的把我逼疯了。有时我觉得你想要更多,但有时我又不确定了。当时你特么说要给我口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一刻终于到了,也许会发生点什么,结果你后来就那么走了。我很伤心啊。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以为你只是想跟我玩玩,这是很可能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谈过我们的关系,但我没法再当你的炮|友了。让我太难受了。”


“我没有跟你玩玩,”Isak摇了摇头。“我以为是你想跟我玩玩。你从来没有表现得想亲我一样。每次都是我开口。”


Even不敢相信地盯着他。“靠,Isak,”他提高了音调,手松开Isak的手摊在他面前。“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想亲你了。厨房那一晚之后?我只想不停地亲下去,但又不想把你吓跑了。我知道你还没有出柜。我不想把这个搞砸了。但后来你又要我吻你,然后我——天啊,我不认为你知道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那个口|活?我一直在不停地回想。我也没办法停止想你。” Isak感到自己脸红了,他有些害羞地看着Even。“我只是——我不想给你压力什么的,但我需要知道。我们到底算什么?”


Isak试图把自己的感情用语言描述出来,但他不认为存在可以形容他在Even的臂弯里感到多快乐、被爱和被接纳的词语。等沉默的时间有点过长之后,他有些无奈地耸耸肩。“你是我的一切。”他不是有意说的这么肉麻的,但Even对电影的品味也就那样,他不会介意的。毫不意外的,他的眼睛亮了,就好像Isak刚刚对他说了“我爱你”什么一样。


“是吗?”Even问,身体开始往这边靠了过来。Isak点点头,Even又把他拉进一场绵长的、足以让他蜷起脚趾的亲吻中,他紧贴着他的嘴唇开心地笑了,轻轻地许下承诺还会有更多。



TBC


评论(23)
热度(161)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