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Never Have I Ever-Chapter 1

分级:Explicit

作者:Sabeley

原文➡️Never Have I Ever

授权➡️这里


Summary     

“和男孩接吻是什么感觉?”

“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


或者,Isak和Even是室友,时不时亲热到一起去的室友(当然,是完全柏拉图式的)

                                                                         

Chapter 1


“Even!”Jonas, Magnus和Mahdi同时喊出声,声音盖过了Isak正在大声外放的Nas Spotify歌单。他有些惊讶地转过身,看见自己的室友斜倚在门框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脸上是明朗得不像话的笑容。

也许是喝醉的缘故,此时站在厨房刺眼的灯光里的Even看起来美得不可方物——这是Isak在清醒状态下永远也不会承认的事——但这样很好,终于可以不用带着自己的直男滤镜看待一个帅哥。显然也很危险,因为Even正穿着紧身牛仔裤和白色的修身T恤,让Isak只想甩掉身边的朋友,爬到他身上去挂着。

“Halla,男孩们。” Even跟他们打招呼,肩膀轻轻抵了一下门框,站直了身体。“Halla,Isak。”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他的舌尖划过,Isak的心里涌起一阵异样的感觉。他故作淡定地喝了一口啤酒,以免自己不小心说出什么尴尬的傻话,然后伸手将音乐调小。“不用特意把音量关小。”Even笑着说,转过头在冰箱找啤酒。“我马上就走,不打扰你们。” 

“不要,你得留下!”Magnus马上哀嚎着挽留他,Isak感激得恨不得想亲一下他。Even终于拿出了一瓶啤酒,在柜台边上把瓶盖敲开,扬起眉毛询问地看了一眼Isak。 

“Magnus想让你留下。”他耸耸肩,指了指身边的空椅子。Even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还把椅子往Isak的方向拉了一下,仿佛坐得离他近一点是最正常不过的事。Isak不知道胸口涌上来的暖意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还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靠近。

“我们在玩‘Never Have I Ever’。”Magnus开口直截了当地说道,Isak和另外两个男孩无奈地呻|吟起来。(一个酒桌游戏,以“我有没有……过”的句式问问题,答案是“有过”或者“没有过”,如果有过的话,就得喝一口酒。)

“还玩?Magnus,拜托。” 

“是的,Isak,我们接着玩。” Even侧过脸冲Isak笑了笑,然后喝了一大口啤酒。Isak醉眼朦胧地看着他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一上一下。“你想玩吗?” 

Even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将啤酒瓶放在桌子上。他们都没有用杯垫,Isak知道Eskild明早又要冲他嚷嚷了,但他现在懒得多想。“当然,来吧。为什么不呢?” 

他们玩了几轮,一开始问的问题都很无害。Isak知道了Even从来没有纹过身,也没有玩过3P,但倒是被拘留过一次,不过他拒绝透露相关细节。游戏一直到轮到Magnus问的时候才变得有趣了起来。“我有没有…亲过男孩?” 

不幸的是,Isak正喝了一大口啤酒,听到问题后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导致游戏暂停,在座的所有男孩都转过脸关切地看着他呛着的样子。你可真棒,Isak他在心里暗暗诅咒着,努力地在咳嗽间隙吸入空气。表现得还真是不动声色。Even把啤酒朝他的方向推了一点,他很感激地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

“你还好吧?”他终于快咳完了的时候Jonas问道。

“嗯。”Isak冲他摆了摆手,他的声音很沙哑。“只是呛着了。”另外四个男孩满脸关切地盯着他看了好几秒,仿佛在等着他复发一样,直到Even终于善良地解救了他。

“刚刚问题是什么来着?”他问道,谢天谢地终于把大家的注意力从Isak身上转走了。

“哦,嗯…”Magnus开始回想问题。他的眉头紧皱着,仿佛在很努力地回忆的样子,有那么一秒,Isak满心希望他已经忘记了。

“你亲过男孩吗?”Jonas及时地帮他说了出来,Isak的心一路沉到了谷底。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没有亲过男孩,所以这个问题不用当做是针对他的。可是,这样想的话,Isak不由得觉得太虚伪了,坐在这里,假装在晚上的时候,他的幻想对象不是一个男孩的嘴唇一样。

而那个男孩的嘴唇现在正包裹在长颈瓶上,得意地吞下了最后一口啤酒。操。难道——

“不是吧,兄弟!”Magnus非常激动地大喊了出来,“那你喜欢那个感觉吗?” 

Even把空啤酒瓶放在了桌子上,被Magnus的热情给逗乐了。“是的,Magnus。我亲过男孩,而且我喜欢那个感觉。” 

听了Even的坦白后,Isak试图假装成一切都没有改变的样子,不过他怀疑自己是否成功了,一束电流穿过他的身体,点燃了他的神经末梢。他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天空还是蓝的吗?二加二还等于四吗?他不知道,因为在跟Even合租的这两个月里,他们之间确实有过火花四溅的对视和没有及时收回手的触碰——但Isak一直以为这是因为他太饥渴了才出现的幻觉,毕竟据他所知Even是直男。不管他妈的怎么说,他特么都有女朋友了。

或者,至少,曾经有过。

Even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没有其他人了吗?”Isak抬眼朝他看去,有些惊讶地发现Even湛蓝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他一边的眉毛微微挑起,仿佛在问无声的问题。他摇了摇头,游戏继续。然而,Even的视线没有移开。

他一直看着Isak,似乎想用视线把实话逼出来,但Isak确实也没有说谎。也许是幻觉,但在Even终于转开脸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一闪而过的失望。

时间本来就已经不早了,所以Jonas, Magnus和Mahdi没有再呆多久,Isak心里暗暗开心,因为他的注意力早已不在游戏上了,好几次都没听清楚问题,结果尴尬地被Jonas奚落居然从来没有给女孩口过。如果不是这么分心的话,Isak一般是会对这种问题撒谎的。

男孩们离开后,Isak转过头看向Even,好奇他是否发现了过去几周自己眼睛里的那一点点渴望在今晚已经变成了如饥似渴的火焰。如果Even察觉到了什么的话,他一定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对上Isak的视线,调皮地挑了挑眉毛,然后开始收拾空啤酒瓶,把它们扔进垃圾袋里。Isak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跟Even一起收拾。

他们随意地在厨房里做着清洁工作,把没喝完的啤酒倒进水池,把脏盘子放进洗碗机。没有身体的触碰——他们甚至都没有看着对方——但厨房狭小的空间和Even近在咫尺的距离让Isak的皮肤叫嚣,即使他没有看他,也能感受得到,不管Even站在哪里。今早的时候,他们也站在同样的地方,但没什么特别的,仅仅几个小时之后,一切又好像不同了。因为现在,如果Isak可以奇迹般地鼓起勇气去亲Even的话,他回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了。

Isak满脑子都是这些想法,直到洗碗机的门咔嚓一声关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厨房已经收拾干净了。他的心因为这一声响绞痛了起来。他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但他还没准备好。Even会跟他道晚安,他们会回到各自的房间,再也不会提起那个幼稚的“Never Have I Ever”。这是当然的了。一个很蠢的游戏罢了。不意味着任何东西。

他的大脑不受控制地飞速旋转——一半是在努力思考怎样暗示Even可以亲他的——但当Even终于转过身,在牛仔裤上擦着手上的水的时候,他准备好的漂亮话却一句也讲不出来,最终说出来的话在他自己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会不一样吗?”看见Even困惑地皱起眉头,Isak的脸迅速地涨得通红。他的大脑尖叫着让他赶紧住嘴,但他却控制不住自己想继续说下去。 “我是说和男孩接吻?会和亲女孩不一样吗?” 

Even似乎很惊讶,但没有反感的样子。那一瞬间的尴尬渐渐过去之后,Isak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个问题还真有点好奇。

Isak第一次亲女孩是十二岁的时候,因为一个真心话大冒险。他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几年后他也没有从Sara身上感受到什么,之后的Emma也一样。一开始他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一个骗过了所有人的玩笑。哦,你还真相信那些电视上的说辞了吗?你真以为亲吻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吗?那你还真是傻。直到后来Jonas开始花几个小时跟他吹嘘Eva的嘴唇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也许这跟亲吻没有关系。而是亲吻对象的问题。

几秒钟的思考后,Even耸耸肩。“会有一些胡渣。”Isak意识到这是个玩笑的时候已经慢了好几拍,他随后硬挤出来的笑声让Even停止了微笑,似乎才意识到Isak是认真的。Isak本能地想逃离那里,但Even在他转身之前继续说。“不过,如果你男孩女孩都喜欢的话,其实没什么不一样的。” 

Isak点点头,假装Even解释得很清楚了一样,其实并没有,他转过头,低头看着水池,不敢再多看一眼Even帅气的脸。Even在几步外的地方,斜靠在料理台上,但Isak可以感觉到他在一步步靠近,直到他滚烫的体温贴了上来。他很惊讶地抬起头,发现他们之间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距离。他一口气窒在了喉咙里。

“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 Even说着,把手搭在了Isak身后的料理台上。他们没有真的挨上,但挨得太近了,Isak完全可以想象出还剩下的这一点距离也合上的感觉。

他吞咽了一下。“展示给我?” 

Even点点头,像只小猫一样低头看着他。Isak本能地偏过头。“我可以展示给你看,亲吻一个男孩是什么样的感觉。” 

“喔。”Isak知道自己的脸一定更红了。他想后退一步,但Even把他完全圈住,他无处可逃。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很好奇…”Isak大脑里还残存着的一点理智尖叫着要他赶紧闭嘴,所以他没有再说下去。Even点点头,他靠得太近了,Isak可以感到他的一束金发蹭过他的脸颊,他整个人都被尴尬和欲望弄得晕晕乎乎的。现在是什么情况?

“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们可以不必这样,”Even轻轻地说,他温暖的呼吸扑在Isak的脸上。“不过要是你好奇的话?” 

Isak强迫自己抬头看着Even的眼睛,然后他融化在了里面。他的眼神如此单纯。如此温柔。如此Even。“我的意思是,也许我们可以试试,”他改口道,Even的笑容加深了。“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就是,告诉我我做得对不对,你懂吗?” 

Even轻笑出声。“你担心你会做得不对?” 

Isak翻了个白眼,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但他没什么机会继续犹豫了,因为他一个白眼还没翻完的时候,Even合上了他们之间那一英寸的距离,将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哦,好吧,哇喔,原来人们穷其一生追求的就是这个。他们用电影用诗歌来描绘。这…这种感觉。

Even的嘴唇慢慢地描绘着他的,仿佛哄骗一样引诱他,短暂的一秒惊讶后,Isak回吻了他。之前亲吻对他来说更像一个技术活。要注意偏头的角度,小心牙齿的磕碰,还有嘴唇的湿润程度,又不能太湿润。但一切问题在Even这里都不存在了。瞬间点燃的激情清空了他那些杂乱的思绪。他不用想着怎么避免撞到鼻子或者要不要用舌头什么的。他只用跟着Even的节奏,让自己的理智慢慢无影无踪。

Isak本来期待的是一个简单的纯洁的吻,以为Even只会让他尝一下就推开,但Even毫无预警地加深了这个吻,还往前走了一步,把Isak的背抵在了料理台上,大|腿挤进了他的两|腿之间。Isak想伸出手,想用手指缠住Even的连帽衫绳子,把他拉近一点,但他不确定自己可不可以这样做,所以他的手只好老老实实地垂在身体两侧。

五秒变成了十秒,然后Even的舌|头|探|了|进|来,仿佛这是两个纯洁的室友会做的事一样。Isak惊讶地倒抽了一口气,感到自己的老二在牛仔裤里硬|了,他不知道Even有没有感受到抵在他大|腿上的感觉。如果他感觉到了的话,他也没有表现出介意的样子。他在Isak的嘴唇上低|吟着,好像很开心的样子,Isak开始想着自己愿意这样一整晚,只要Even愿意的话,然后,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分开了他俩。

Eskild走进厨房的时候,Even已经退回了他原来站的位置,斜靠在厨房另一头的料理台上,而Isak还呆站在原地,惊讶得没法动弹。他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很红,嘴唇很肿胀,他知道Eskild在跟他说些什么,但他一个字也听不到。谢天谢地Even帮忙转移了Eskild的注意力,Eskild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之后就离开了厨房,Even跟在他身后。

“嘿,Isak?”Even出去之前微笑着对他说,“那个吻?你做得很完美。”他轻快地拍着门框,加重语气强调,然后消失在了转角处。又整整过了五分钟Isak才慢慢缓过神来,跌跌撞撞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在下一次亲Even前还需要等多久。


TBC


评论(25)
热度(232)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