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All the glory that I bare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作者:diamondjacket

原文➡️All the glory that I bare

授权➡️点这里


Summary:

“你的头发怎么回事?”他脱口而出,语气可能下意识的有些凶狠,因为Isak的表情很受伤。

但…他刚刚…居然就那样…从门外走了进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仿佛这个世界他妈的没有整个颠倒了过来一样。仿佛Even的世界没有轰然崩塌了一样。


或者:Isak在一个赌中剪掉了他的头发。而Even经历了难过的五个阶段。


Notes:

标题来自Lady Gaga的Hair



正文⬇️



拒绝 


Isak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Even冷静了两下。


好吧,也许是五下。不过谁他妈去数这个?


“你的头发怎么回事?”他脱口而出,语气可能下意识的有些凶狠,因为Isak的表情很受伤。


但…他刚刚…居然就那样…从门外走了进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仿佛这个地球他妈的没有整个颠倒了过来一样。仿佛Even的世界没有轰然崩塌了一样。


所以,好吧。鉴于这个...这个事实...确实不能怪Even过激的反应。


“很糟吗?”Isak有点害羞地挠着后脑勺,问道。“我们昨晚喝醉了,我记得Magnus打赌要我剪头发,但我不记得我居然真剪了。”


Even需要找到Magnus。他要找到Magnus,然后跟他谈谈。男人对男人。兄弟对兄弟。拳头对脸。


好吧,也许不要最后一个。Even不是一个暴力的人。


不过你懂意思就行了。


“然后今早我在Mahdi家醒来的时候,”Isak继续说,完全没有注意到Even凌乱的情绪波动。“就...成这样了。”


他叹了口气,看起来有些不安。突然地,Even的大脑清醒了许多,他有些奇怪地镇静了下来。


“没事的。”他冷静地说。


Isak有些惊讶地挑起了眉毛。“真的吗?”他问。“你没有...觉得很惊吓很奇怪吗?”


Even摇摇头。“Nope。一点点也没有。”


Isak放松地小小的微笑了一下,走到Even跟前,手一直从他的胸口滑上了脖子,搂住了他。


“抱歉我太蠢了,”Isak害羞地笑着说,他的耳朵红红的。“我知道你…之前很喜欢我的头发。”


没错。Even也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告诉他这个的机会。或者表达出来,热情地表达出来。


“你不用担心我。”Even说。


Isak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谢谢,”他喃喃地说,从怀抱里挣脱出来。“我得收拾下东西,去Sana家复习考试,不过在你上班之前应该能回来,好吗?”


“好。”Even机械地回应道,看着Isak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地把皱巴巴的课本和笔记本塞进背包里。


“Love you!”Isak出门之前喊了一句,Even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他愣愣地盯着他消失的地方看了几分钟。


他就那样…看着。


最后,他终于好笑地摇了摇头。


刚刚的一切显然是因为压力过大出现的幻觉,都怪他现在多出来的上班时长。他的大脑就是...太累了。到时候找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他决定小睡一会儿。等他醒来的时候,Isak会像他们初遇时一样有一头浓密的金发。



生气


没有。


Isak学完习回来的时候,头发还是...那个样子。Even在KB下班回家后,头发还是...那个样子。


第二天醒来之后也一样。


第三天也是。


等到他终于不再每看一眼Isak都要被吓一跳,接受了Isak的新(光头)发型这个事实后,他开始想找一个人,随便什么人,好好地骂一顿。


Magnus,他那个愚蠢的、醉醺醺的、不顾后果的赌,毁了Even的人生。


Mahdi,他当时可能在旁边笑死了吧,他眼睁睁地目睹了一场暴行,却不阻止。


Jonas,他居然不自愿牺牲一下他自己的头发。这算什么朋友啊?什么样的朋友会允许自己最好的朋友毁掉那么美丽、重要的东西,还不帮他打一架?


Isak的父母,他们生下了Isak,还让Even爱上了他浓密美丽的头发…结果一眨眼就没了。


Even没有让他的愤怒——他完全理由正当的愤怒——在Isak身边表现出来。他还没有那么混蛋。


不过真的好难。


他发现自己开始在Magnus又说了什么蠢话的时候恶狠狠地回应他,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被逗开心。店里顾客要求稍微多一点的时候他也会很容易生气,以往他都是一笑了之的。


“你还好吧?”一天晚上他们做晚餐的时候Isak问道,也许是因为Even正在很暴力地切蔬菜。


Even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他努力微笑了出来。“我很好。”他说,试图制造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冷静的氛围出来。


Isak似乎信了,他嗯了一声,转头继续搅拌他的意面。


“我真的很好。”Even又说了一遍,这一次声音很小,Isak不会听到。



试图挽回


他不好。


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注意促进头发生长的产品,偶尔幻想一下怎么把它们悄悄地加到Isak吃的食物里去。


他开始有点担心自己现在的状态,因为他发现他开始可怜兮兮地习惯性翻手机相册,而且一看就是好长时间。他看着那些以前拍的那些照片,希望某种神奇的力量可以让他回到过去,让他回到出事故的那天晚上,在Magnus张开他愚蠢的大嘴巴讲话之前,让他闭嘴。


一次,他甚至发现自己在用指尖摩挲手机屏幕上Isak的金色卷毛。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惊呼了一声——感谢上帝当时家里只有他一人——然后把手机一把扔到了床脚。


越来越糟了,他知道。


但这并没有阻止他向他其实并不相信的神明祈祷。祈祷Isak的头发能神奇地恢复原样。祈祷Isak能被什么放射性的头发精咬一口,从此拥有能快速长头发的超能力。祈祷他能得到小时候一直期待的霍格沃茨录取信,这样就可以学一些跟头发相关的魔法。老天,他真的一直坚信他会在咒语方面很有天赋的。


真的,他现在愿意做任何事。他愿意放弃自己的X-Box。他最喜欢的连帽衫。或者一整年的KB小费。


去他的,他甚至愿意放弃自己的头发,只要Isak的能长回来。


只要那头迷人的金发能回来…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抑郁


现在是没头发之后的第七天,他开始感到悲伤。


这不是那种抑郁 (他知道自己在抑郁期是什么样的,行了吧,这种抑郁跟那种不一样),但还是让人难过,每当他瞟到大街上的卷发男孩的时候,他都会心口绞痛。每次他洗澡的时候,下水道口的一小团都是他深金色的头发,而没有Isak浅金色的。他们在床上相拥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想用手指去缠Isak浓密的、柔软的发丝,结果每次只抓了一手空气。


他知道自己开始变得闷闷不乐、无精打采,而且越来越明显。


“你最近怎么了?”一天下午他们坐在尼森外的长椅上等Isak的时候,Jonas问他。


Even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Jonas翻了个白眼,吸了吸鼻子。“别装了,兄弟,”他说,“我们都注意到了,Isak剪了头之后你有多…不在状态。”


Even叹了口气。“是啊。”他放弃了反驳。现在没有否认的必要了。


“真有那么夸张吗?”Jonas有些不敢相信地问。Even有点想骂人了。“如果不夸张的话,你早就该把你的眉毛剃剃了。”但他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他只是很伤心。


他也喜欢Jonas的眉毛,还喜欢他就让它们那样自由生长的态度。


“你有没有想过…”Even开口道,仰头表情庄重地看着天上的云朵。“你有没有想过,就是,一切都有结束的时候?比如,美丽会消亡,人们会老去,森林会被夷为平地…”


“头发会被剪掉?”Jonas打断了他的话,Even模模糊糊地想到,也许Jonas是在嘲笑他。但他现在太难过了,他没有心思纠结这个。


“是的。”他说。头顶上正飘过的一片云朵很像之前总会落在Isak额前的那一束,那一束美丽的卷发。Even觉得自己要哭了。他真的好喜欢那一撮。


在他边上,Jonas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


“呃,兄弟,”他嘟囔了一句,从兜里掏出手机。“祝你好运吧。”



接受


之后,有一天,Even看着Isak。就是,很认真地看。而不是试图找到以前的Isak的影子,怀念他的头发。他很认真地看着现在的Isak。


他开始注意到Isak脖子后面的那个小凹陷有多么柔软、多么可爱,以前那块地方是被头发盖住的。还有他害羞,或者开心,或者因为用力而激动的时候,他的耳尖会变得红红的。还有他的头骨,形状真帅气——这是变化最大的一个地方。他的眼睛真他妈的绿,现在没有头发再去遮住它们了,阻挡Even的视线。


还有他的微笑,仍然是Even见过的最美好的东西。还是会让Even的膝盖都软下来。


现在,Isak在他的臂弯里,他亲吻他的时候,Even让自己的手摸他。他的手小心地游走在Isak被剃光的头皮上,感受着柔软的碎发在指肚下擦过。


他即使这样也很美。绝对是惊艳的。


Even是怎么忽视掉这一点的?他是怎么否认了一个多星期的?


😤😤😤


他低头冲他笑了笑,一只手轻轻地摸着Isak的头顶,享受着手掌心扎扎的感觉。


“我喜欢拉你的头发,”他妥协地说。“但我也喜欢这样。”他忍不住笑了。“我很喜欢。”


“是吗?”Isak问,他似乎很惊喜。


“超级喜欢。”Even确定地说。


他感到Isak贴在他皮肤上开心地咧嘴笑了,他低头看着他的笑脸。


“好吧,希望不会花太长时间,”Isak说着,一条腿|缠|住|了Even的|腿。“今天我照了下镜子——已经开始慢慢长回来了。”


Even放任自己想象了一下,想象着把手伸进那片浓密的金发里的感觉,把鼻子埋进去,还有在Isak学习的时候帮他把额前的头发撩起来的样子。


他等不及了。


但同时…


Even在Isak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微笑着说。


“不急的。”



*Fin


评论(12)
热度(217)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