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翻】Untold scenes of Isak and his Even-Chapter 2

分级:Mature

作者:imissedyourskin

原文➡️Untold scenes of Isak and his Even 

前章➡️Chapter 1


Summary

隔壁桌传来的一阵笑声拉回了他的思绪。一个男孩正笑弯了腰站在朋友面前,那个朋友的脸上沾满了奶油一样的东西。男孩干净的手里拿着一顶红色的帽子,显然刚刚是戴在朋友脑袋上的,现在他深色的卷发没有帽子的遮挡全支棱在了外面。“哈!偷我的帽子就是这个下场,Jonas。”男孩笑着说,一屁股坐在了Jonas旁边的位子上,然后把手在另一个金发男孩递过来的纸巾上擦干净。他的笑容,明亮得不像话。

--

或者,Even开学那天第一次看到Isak


Notes:

章节的时间线➡️chronological order 

文中粗体来自罗密欧与朱丽叶,莎翁写的不是我


BGM:Halsey – Colours

  Causes – Teach me how to dance with you



Chapter 2: Mandag 12:12


Mandag 12:12

  

“第一天过得怎么样?我现在在吃午餐,已经开始想念以前你在这里跟我一起吃的时候了<3”


Even将这句话读了两遍。Sonja给他发了一早上的短信,询问他是否还好,这比他妈妈还要烦。至少,妈妈的短信只要他回复了就不会没完没了。


老实说,他其实很高兴今天没有在Sonja工作的地方吃午餐。他需要一些时间,远离过去的记忆。最后一次发病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仿佛惊醒梦中人,使他开始对自身的一切产生了怀疑。那天之后他开始隐藏自己所有真实的感受,也使得他从未停止过的自我怀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Even一时还无法面对这一切。他真的喜欢画画和音乐吗?他真的爱Sonja吗?他的朋友真的还是他的朋友吗?所有他曾经确信的事,一夜之间都变成了未知,也意味着他需要从头开始寻找自我。转学是第一步,他需要一个新的开始。

 

几乎一跃而下,最后被从窗台上拉下的那段记忆模糊而焦躁。除了妈妈找到他后的啜泣以外,他还记得的不多。母亲心碎的样子让他感到惊讶。他暗地希望那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可惜并不是了。她把他拉回来的时候,手指缠绕着他的手腕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他几乎立刻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显然,他的腿已经伸出了房间的窗外,还胡言乱语地叫嚷着自己是耶稣什么的。他说他会飞,他要用自己的能力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如果不是母亲救了他,也许他现在已经被埋在土里了。他不是真的想要跳楼自杀的。都是因为狂躁期的缘故,不是抑郁,让他做出了这种举动。Even感到,如果他混乱期的大脑可以让他相信自己是耶稣的话,那似乎什么疯狂的想法都可以有。


 “我很好。学校不错,没什么重要的事。”他回复道,心里清楚如果不这样,不出几分钟就会有电话打进来。然后他收起手机,无视了新短信的提示音,拿起付完钱的三明治,走到餐厅靠后的位置。不过不是最后面,他还不想让大家觉得他故意不合群。不管怎么说,他是来这个学校塑造一个全新的自己的,而不是把自己隔离起来。


他打量着餐厅里的学生,排队付钱的、坐在旁边桌子的。除了一些一年级,似乎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大家跟自己的老朋友互相打招呼。他看见了一些班上的同学,不过他还不确定是不是可以把他们当朋友。


三明治的味道还不坏,可不值这个价钱。他在心里暗暗记下一笔,明天开始还是自带午餐吧。手机又响了,他叹了口气,也许今天没有他想的那么顺利。当个新来的感觉很糟,一个人也不认识。上英语课的时候,老师要求两人一组,他是唯一一个没找到伴的。后来当——


隔壁桌传来的一阵笑声拉回了他的思绪。一个男孩正站在朋友面前,笑弯了腰,那个朋友的脸上沾满了奶油一样的东西。男孩干净的手里拿着一顶红色的帽子,显然刚刚是戴在朋友脑袋上的,现在那朋友深色的卷发没有帽子的遮挡全支棱在了外面。“哈!偷我帽子就是这个下场,Jonas。”男孩笑着说,一屁股坐在了Jonas旁边的位子上,然后把手在另一个金发男孩递过来的纸巾上擦干净。他的笑容,明亮得不像话。

 


我从前的恋爱是假非真, 


今晚才遇上绝世的佳人

 


Even的世界突然安静了,空气稀薄了起来。他眨了眨眼,努力地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这头晕目眩的感觉走开。男孩的笑容收敛了一些,但他的眼睛里还有神气的光彩。他伸出一只手,正了正已经戴在自己头上的帽子,金色的卷发调皮地探出了帽子的边缘。他的落下手的时候擦了擦自己的脸颊,一些奶油粘在了上嘴唇上,然后他伸出舌尖舔开了。


Even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美好的人。他收回视线,看着手中的三明治,现在跟他刚刚看见的那张脸比起来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他迷失在思绪里。这是因为躁郁症的缘故吗?可没道理啊,不过,似乎不管哪种可能性都没什么道理。他一生中见过最美好的人。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吗?他一直以为莎士比亚用这种比喻只是为了偷懒加速故事情节,但也许,是真实存在的。这可能吗?


Even再次抬起头,看见男孩正大口地吃着一片奶酪吐司,一边同朋友们聊天。他的心里涌起一阵陌生的感觉,幸福与害羞交织在一起蔓延过他的全身。男孩又笑了,因为Jonas脸上的奶油还没有擦干净,Even强迫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


 

起来吧,美丽的太阳


赶走那妒忌的月亮


她气的面色惨白


因为她的仆人比她美丽得多


 

“操,Isak。”他抬起头,看见Jonas正冲着那个男孩讲话。Isak。所以这是他的名字吗?Isak。


 “抱歉,兄弟,但你活该。你拿了我的帽子,然后带着出门玩了一个月。这场酸雨是你应得的。”Isak说道,另外两个男孩笑了。“酸雨?没开玩笑吧?”其中一个人挑着眉毛问。Isak似乎很满意自己说的话,“这个双关不错吧?你们应该对我俯首称臣,因为我太厉害了。你们又烂又操蛋,难怪Jonas现在看起来像有人在他脸上爽了一发一样。”


Even轻轻地笑了,眼睛盯着桌上的一点,侧耳倾听他们的对话。“呃,Isak,老天啊。”Jonas大声地抱怨了一句,另外一个人干笑了一声,“你看起来确实像有人射|了你一脸的,兄弟。”


Jonas把椅子往后推,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然后起身离开了,Even抬起头看另外几个人会不会跟上。Isak冲其他几个男孩耸了耸肩,但看起来像犯了错一样有些不知所措。“我跟他走,等会上课见,好吧?”他拿起书包,甩在一边肩膀上,把皱进去的连帽衫领子扯了出来,然后将椅子踢回原位。他又笑了一下,视线似乎要往Even这边方向移过来,Even赶紧低下头,不想被他发现一直在盯着看。当他再次鼓起勇气抬头的时候,只剩下了Isak离开时的背影。


 

晚安!晚安!离别是这样甜蜜的凄凉


我想向你道别直至天明

 


上生物课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笔记本的角落里一遍一遍地写Isak的名字,他想划掉,但他做不到。也许他还不明白Isak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使得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他的名字,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见Isak时心里的感觉。不仅仅是在餐厅里的第一天,之后的每一天也一样。当他去上下一门课,在走廊或者教室里看见他时。


每次看见Isak的时候,他的心脏都会雀跃地欢呼一小下,仿佛在说’看,那是Isak’。随即而来的开心让他感到无比的幸福。他开始每天期待这样的时候,无时无刻地寻找Isak的身影,渴望感受胸腔里那一小下雀跃,似乎上瘾一样地想修补什么。慢慢增长的不止是感觉,同时还有渴望。从渴望看见Isak时那一瞬间的感觉到渴望眼神的接触,再到渴望一声打招呼,一段对话。他开始渴望友情,想跟他一起玩,听他的笑声,逗他笑。他渴望一个完美的初吻,让Isak也一样渴望他,让Isak也有和自己一样的感受。他渴望得太多,这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他想寻找回自我,但Isak的出现使这一切变得复杂,因为他开始绝望地渴望自己想象的世界是真实的。他想确认,没错,他喜欢画画和音乐。没错,他爱Sonja。可Isak不是Sonja,所以他想象的世界显然(有一部分)是错误的。这让他感到焦虑,但渴望没有走开。他无法摆脱掉这种感觉,所以他只剩下了一件事情。他焦虑的心只有一个选择。


像Isak得到他一样得到Isak。



评论(9)
热度(129)
  1. 驴子Colorful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王驴子
©Colorful | Powered by LOFTER